2 days

小嶋酸菜:

*未来某一天


 


<<< 


 


早上起来吵了一架,王源翻过身赌气不理王俊凯。王俊凯穿好衣服站在床边等他像往常一样揉着眼睛边坐起来边跟他撒娇,这样他就能走过去抱住他亲亲他的嘴角,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他们的许多次争吵都是这样轻而易举化解掉的。


王俊凯一边看时间一边观察王源。


到了八点半了,经纪人打了电话过来催促他快点下去。这次飞美国是他一个人的行程。


王源原本还乱晃动着的脚腕已经没了动作,王俊凯又等了一会儿,才俯下身子去看。


王源已经睡着了,呼吸均匀,长长的眼睫像蝴蝶翅膀一样上下翻飞。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他砸了砸嘴,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


王俊凯无奈地叹口气,拿出床上的外套,转身走了。


 


<<< 


 


醒转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王源睡得头痛,起来倒了两杯水,习惯性到厨房去找吃的。


“诶王俊凯你上次买的那个蛋糕放在哪儿了?”


满屋子寂静。


他皱了眉头,回过去寻找瘦瘦高高的身影,然而客厅什么都没有。茶几上还放着王俊凯昨天买回来的盆栽,没来得及处置,就那么放在那里。


王俊凯本来是计划着今早起来搬去阳台的,他这么个强迫症一向不愿意让家里的东西胡乱摆放,可盆栽仍旧安安稳稳地放在那儿,没有任何挪动的痕迹。可见他今早上走得多急。


王源心里半是松了口气,半是失落。


松了口气的是,刚刚问出那句话纯粹是习惯性。今早他和王俊凯吵完架还没和好,要是刚刚王俊凯还在家里,那吵架一定又是不了了之。他不想这么主动地去跟他和好。恋爱中总是喜欢闹点小性子,这点儿小性子他闹了将近十年。


失落的是今天的饭又没着落了。


王源开了瓶酸奶,边走边去客厅看电视。


忽然想起来上一次和王俊凯吵架似乎就是因为酸奶。


“跟你说了多少次空腹不能喝酸奶,得胃病了怎么办?”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还在眼前,“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什么都不懂?”


现在想起来很幼稚,王源忍不住笑了笑。


当时自己平白无故被他吼了,憋不下这口气,也很生气地吼了回去。


“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上次是楼下卖水果的大妈,这回是不是对面卖豆浆的阿姨?”


 


喝完酸奶,仍旧是饿。王源不得不换了衣服,下楼去买早餐。


为了防止被认出来,他戴了副大大的墨镜,小脸儿被遮了有三分之二。他对着镜子照了一阵,笑起来尖下巴更显尖削,心形的嘴唇自然上翘。


这么些年了,他仍旧还是这副青春无敌的模样。


王俊凯长变了不少,少年纤细的骨架逐渐长成,个子越窜越高。去年接了部打戏很多的好莱坞片儿,还得了国际上大大小小的不少奖。


戏里面王俊凯留着青青的胡茬,看人时一股狠戾之气。


当时王源吆喝了一大群朋友去电影院包了场看电影,王俊凯在跑宣传,忙碌之余给他打了电话过来。


电影正演到精彩之处,王俊凯翻身跳下直升飞机,降落伞打开又收拢,噼噼啪啪开枪放倒对面一波人。


王源忍不住跟着大叫。


“太帅了你!演得好棒!”


王俊凯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成年人的嗓音褪了几分清越,仍旧是那样低沉地、挠人心窝的性感声音。


“为了演这个我受了不少的伤呢。”


你少在这儿欺骗我感情了。


王源撇撇嘴,明明媒体问你的时候都一副大义凛然为艺术献身的模样,怎么一到了我这儿语气就像撒娇似的呢。


心里其实是甜滋滋地,不住冒着泡泡。


王源说:“那你忙完这趟了回来我给你奖励!”


“送我什么啊?”


“把我自己送给你!”


 


要了几个小炒打包带走,餐馆老板娘早在他进门的时候就认出了他。笑眯眯地问:“小凯今天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王源咬着一个刚刚出笼的包子,口吃含糊不清地道:“不知道。”


“哎哟,你们这些做明星的真忙啊,三天两头的到处跑。你看看他,忙着忙着都把你给忘了,这么大天了早饭也没吃。”


 


街边放着他们的新歌,王源心情好了许多,哼着歌一路走回家。


客厅电视对面的墙中央挂着王俊凯王源的结婚照,两人都是西装领结,当时王源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跟他赌气,嘟着嘴没看镜头,王俊凯却笑得虎牙尖尖,紧紧地搂着王源的肩膀。真的是用肉眼能看出来的那种紧,王源的肩膀上布料有很明显的、被揪起来的皱褶。


当时说得再好听有什么用,现在出个门招呼都不打一声了。


王源放了小炒到茶几上,边吃边想。


完全忘了是因为自己耍性子让对方没说上任何话。


 


<<<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王源给自己煮了碗面,吃完后往床上一躺,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王俊凯仍然不在。


他并不知道他是出国,所以觉得这情况格外反常。


难道就因为我跟他耍个脾气,他就玩儿离家出走?


王源心里委屈,刚准备给王俊凯打个电话过去问清楚,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是经纪人。


新的广告拍摄在今天开机,让王源赶紧过去。拍摄地选来选去最终还是选在了重庆,近得很。


他开车过去,化了妆,拍了整整一天,总算闲了下来。


 


嘉陵江流得静谧,江上飘着亮着灯光的船只,船头导游拿着喇叭就着沿途风景跟游客讲述。


这座城市,怎么怎么大,怎么怎么景色优美,建得怎么怎么好。


夜色里对面的山脉悄无声息地绵延在这片土地上。


这片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被自己和王俊凯,用双脚去丈量过的土地上。


 


“一起去吃个宵夜吗?”经纪人凑过来问。


王源站起来,摆摆手说不了。


 


然后他开车去了解放碑。


 


小时候在这里唱唱跳跳的时候,还是个未经世事,格外懵懂的模样。会为了对方一个飘忽不定的眼神红着脸别开头,走路时手背不小心碰到一起,就是触电一样的往旁边跳一步。


南方的空气湿润又清新,一路走下去满心满眼都是绿意。


于是生机勃勃地肩并肩走了十多年。


 


王源想着是不是去好吃街吃点东西,找了个位置停车,就步行去了好吃街。


找了熟悉的摊位坐定,要了碗热辣辣的小面。


等面的时候,瞥见旁边桌的妹子的手机,在放视频。竟然是美国的一个综艺的直播,屏幕里王俊凯笑出虎牙,桃花眼弯成月牙。


妹子没关声音,在吵闹的街市,王源凭着那两人的口型分辨着谈话内容。


年轻的女主播有一头波浪卷的黑发。


“So,how do youlike our country?”


“Fantastic,crazyand free.”


对话持续进行着,时不时有客人大声叫菜,王源听不清中间在讲话。


只是最后,王俊凯讲的一段话,居然心电感应一般的,清清楚楚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Actually Itold a lie when I was 15, I said I wouldn’t fall in love before 25.But,things got out of control at that time.I have to tell you that I have a lover when I was 15, he is my light,my world, my everything.”他像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隔着屏幕,隔着半个地球,隔着世间种种,他的声音不缓不急地响起。“His name is Roy.……yes, my teammate.”


 


<<< 


 


王俊凯开了门走进去,长途跋涉让他心神俱疲,换了鞋子再抬起眼皮看时,王源抱臂斜靠着一个储物架站着,低着头好像是思索什么。


“怎么还不睡觉?”


对方不予置理。


王俊凯继续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熬夜对身体不好,你本来身体就处于亚健康状态,居然这个点还在这里……”


“王俊凯。”


王源突然出声喊他。


“嗯?”


王源走过来,轻轻捧住他的脸,吻了吻他的嘴角。


他的脸近在咫尺,杏核眼亮闪闪的,漆黑的瞳仁发着妙不可言的微光。


“我爱你。”


王俊凯抬了抬嘴角,伸出双臂拥住他。


“我也是。”


“我们以后,少吵架。”


王源环过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衣服里,说起话来闷闷的。


“吵架也没关系。”王俊凯回答,“因为我会一直一直跟你和好。”


FIN


千万不要过于注意我烂透了的英语

评论
热度(280)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