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短篇】楼梯拐角

signor lemon:

01


“哎你看到了吗,就昨天那边楼梯拐角,有个学长站那看书,特别帅!”


“啊,我没走过那个楼梯,哪一个?”


“哎呀,不知道今天在不在,走走走,我带你去看看。”


“那快点。”


下课铃一打,众人皆是从数学课沉闷的气氛里解脱出来,男生捞了教室角落的篮球疾步奔向操场趁着打几场,女生慢条斯理的收拾着东西,一边呼朋引伴的三三两两聊天。


王源揉了揉眼睛,听到女孩子嬉笑的讨论,手里的动作顿了顿。


自从上高中,自己就没从女孩的茶余饭后解脱出来,走在走廊里有同级的女孩叨念那个男生好好看男神级别,打个球有学姐窃窃私语说那是学弟吗简直了我为什么没晚生一年,就连女老师也会笑眯眯的调笑几句,小伙子真精神真帅。


无论是谁,被团团的赞美包围,都会不自觉地高高翘起尾巴来,更何况是青春期里的男孩子。于是,当有一个人蹦出来与你分享赞美的时候,王源打心里觉得,真的很不爽。


这人谁啊,有我帅?你们这些喜新厌旧的地球人,哼,愚蠢,真是愚蠢。


他从桌洞里抽出几本作业塞进书包里,一个狂炫酷拽的甩包,带上门扬长而去,对,没错,就是去会会这位传说中帅气逼人的学长,能帅到那儿……


我去。


 


王俊凯最近有点烦。


长得帅是我的错吗?


为什么我要承受这超乎我年龄的帅气。


其实也习惯了回头率特别高这种事,高二文理分科,自己默默地选了文,差点就引起了文理班女孩的撕逼大战,理科女孩甩着手绢拭着泪,打滚哀嚎尔康手,文科班妹子温婉的笑容就差把嘴角咧到耳根了。


而迎来了学妹之后,自己的人气又疯长了一大截。


这其实也不算什么。


中午放学,王俊凯不想去食堂挤,呆在班里又会被女孩围攻调戏,费了好大功夫找到了个好地方,南楼梯的拐角,空旷,安静,适宜装逼。


只是最近,王俊凯老觉得似乎有煞气。这种感觉开始于某一天,先是一群学妹挨挨挤挤,指指点点,像一群小麻雀一样慌里慌张的从自己面前踱了半天步子才恋恋不舍的走了,之后。


之后,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让王俊凯把视线从地理知识点里移出来,脚步声也就此停止,王俊凯和面前的男生,面面相觑。


王俊凯的脑海里迅速飘过一排又一排的弹幕,面前的男生套在宽松校服运动衫,宽肩长腿,单肩背包,头发很长,毛茸茸的,长得,嗯,和自己有的一拼。


以及脸上不可忽视的敌意。


王源看到这位移动的荷尔蒙更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迅速调整成盐模式,幻化成移动于冰箱上的人,抬脚走了,看都不看孤独寂寞的学长第二眼。


王俊凯被莫名的敌意盐了一脸,这叫啥,向我们这种长得好看的人见了面不应该一见如故抱头痛哭吗,这是什么展开?


长得帅这他妈是我的错吗!


02


“下面下一个通知,请学生会文艺部全体成员马上到一楼大厅集合。”


王俊凯作为一个被强迫塞进学生会的传奇人物,听到要开会甚是不爽,边吐槽边走到班门口,又折了回来,顺了张数学卷子。


“那个,大家也知道,高一要办合唱节。”


tan75°等于……


“所以呢,今天和大家商量一下,分配一下任务。”


这题用诱导公式,没错,机智如我。


……


“王俊凯!”


“啊?”


“你到时候在后台帮帮忙打打杂,勾搭勾搭小学妹就行了,好了,散会。”


王俊凯觉得自己真是日了狗了。


 


啥叫最无聊,能和后台打杂比吗,还不允许回班刷题,王俊凯的心在滴血,他索性搬了把凳子很大爷的往台侧的幕布后面一坐,此等vip席位,也还挺值的。


这种官方的合唱比赛其实挺无聊的,没新意没爆点,王俊凯看着一张张尚还稚嫩的脸,开始感叹起了青春,然后叹了口气,自己果然是老了啊。


上一个班表演结束,台上灯光熄了,急急忙忙的换场,王俊凯的身后响起了一声清凉的少年音:


“麻烦,让一下行吗。”


王俊凯踉踉跄跄的抬身勾着凳子往旁边让,说话的人从他让出的狭小过道轻松走过去,白衬衫,外扎腰的西装裤,他走到钢琴前面坐下来,双手乖乖的放在膝盖上,等待着表演开始,这不是,那天楼梯碰见的那个吗。


灯光大亮的那一瞬,王俊凯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一场春梦,美好的让人窒息。钢琴离他不远,可以清楚的看到坐在钢琴前面的男孩的面容,可以看到他细白的手指和他突起的腕骨。可以看到他手背上随动作起伏的脉络,可以看到他因认真而微蹙的眉和一张一合的唇。


王俊凯看醉了。


他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自己本质其实是一个肤浅的颜控。


以至于多年一回忆起来那还是一场无声的默剧,只有画面。


也足够了。


他翻出了节目单,记住了那个名字,他叫王源。


03


期中考试的余响迅速的被即将到来的班级联赛冲淡,对于高中的男孩子,耍帅和把妹是人生的意义所在,而刚好,篮球赛就是这种一石二鸟的活动,于是,男生们摩拳擦掌,挥洒汗水,王源也不例外。


高一高二混合组队,王源所在的队踩了狗屎运轮了空,直接进了半决赛,他在场子里拍球热身,甩着细瘦的膀子,一个三分稳稳进篮,惹得女孩儿的尖叫此起彼伏。


又是一片尖叫,这次的焦点却不是他王源。王源看过去,王俊凯正甩了校服外套,一副我屌我骄傲,我帅我自豪的表情进到场内。


WTF!How old are you?


怎么又是他!


王俊凯看着王源眼里熊熊燃烧的小火苗,觉得下一秒他手里的篮球就会以一个完美的直线砸在自己脸上。


 


这是一场颜与颜的较量,女孩们闻讯赶来,把篮球场围了个水泄不通,王源盯准了王俊凯,莽撞的小猎豹般的向上扑,相比之下王俊凯就气定神闲了些,一下一下拍着球,对着浑身紧绷的王源笑的一脸霸道总裁。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源哥,这不能忍啊,我能忍你也不能忍。


王源当然不忍,直接伸手夺球,一个转身带球小跑几步,一个上篮,球进了。


比赛变得异常激烈,王源和王俊凯暗中较劲,小宇宙爆发,你来我往,把分数吃的死死的,计算着时间,下半场仅剩五分钟,王源的队暂时落后三分。


队里一胖子,做事鲁莽急于求成,面对王俊凯带球几乎生扑,下一秒就连人带球被撞翻在地。


 


王俊凯是被架出场的,他因为疼痛而染得猩红的桃花眼在场上环了一圈,然后朝着那胖子忽的竖起了大拇指。


目睹了全程的王源,从骨子里觉得这男孩很酷,似乎,很适合做朋友。


04


然后他们真的成了朋友,阴差阳错,命中注定。


年级不同,他们也黏不起来,偶尔在楼梯间遇到了,打个招呼的交情。


慢慢热络之后,王源偶尔也跑到南楼梯拐角,和王俊凯一起等着过了食堂高峰期,再结伴去食堂。


他们有意无意的聊天,从代数几何聊到唯物唯心,从文理分科聊到大学志愿,从兴趣爱好聊到未来规划,两个高中生,半大不大,热血的,荒唐的,玩笑的,介于幼稚与成熟之间的对话,他们的青春,也是千万有志少年的青春。


聊起来才发现,他们有太多相似点,又截然不同,他们会就着对于问题的不同看法争论,会把辩驳延伸到食堂里面对的餐盘之间,不服气,不苟同,但就是聊得来。


像两块磁石,靠近了,吸附在一起,难以分离。


 


“王源。”


“王源。”


“王源啊。”


目光触及之处是横流的琥珀色液体,浓得化不开像是校外摆摊做糖画的中年人熬在锅里的糖水,四处弥漫的却是橘子汁水的气息,绕在鼻尖,在温热的氛围里剥离了少年的全部意识,昏昏沉沉之间,似乎只有最能触动心弦的词汇才能被放大再放大。


王俊凯听到了,王源,王源,王源啊,他的眼皮抬不起来,陷在和周公的棋局里,而他微张的嘴却跟着动着,呢喃着,王源,王源……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多蠢的事情,像是被丢进热水里的青蛙猛地挺直了身,意识恢复,桌子重重的顶在前面女孩微弯的背上,惹得女孩子趁着地中海的生物老师回身写板书的空档,压着嗓子笑他:


“你很爱吃豌豆吗?”


“啊?”


王俊凯茫然的看着黑板上罗列着的词语,真是巨大的嘲讽,黄圆黄圆,怎么听成了王源?不过是听错了,又何来这么大的反应?他带着愠气,把压在补觉的同桌男生手肘下的生物笔记一把扯了出来,黑着脸把书页翻的沙沙作响。


王俊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气的是大冬天在外面就裹得像只蠢熊,回了教室门窗一关,空调带着不自然的热风,加之密集的学生吞吐的热流汇集形成令人昏昏欲睡的温度?气的是上着课有人胆大包天公然剥了橘子像是挑衅?气的是前桌女孩儿的马尾总扫到自己的笔袋和她说话时尖细的嗓子?或者气的是同桌睡得四仰八叉像是要冬眠?


不,他气的是王源闯进他的世界,来无影,去无……


他敢!


王俊凯觉得,这个问题很严肃,需要和王源好好谈一谈。


05


“你对,额,那个,gay,啧,就是同性恋,怎么看啊?”


王源今天来的晚了一点,王俊凯靠在楼梯拐角背完了一遍滕王阁序,才看到王源慢悠悠的逛过来,他好像有点累,步子发轻,这就是俗称的期末综合症。


但王俊凯觉得有些问题不问清楚他安不下心,他一边拖着几乎下一秒就要睡过去的王源往食堂走,一边支支吾吾的问他话。


“什么啊?没,没什么看法,各有各的选择。”


“那……”


王俊凯想了想,又把如鲠在喉的话咽了下去,他说不出口。


他明年高三,注定要投入知识的海洋之中,压在卷子之下,然后他会毕业,会进入大学,会进入社会,而这些,哪里还能有王源的影子?


他想和王源爬最高的山,和王源看最蓝的海,和他一起骑马,喝酒,吃肉,和他闲聊,和他一起租房子,听他弹钢琴,他想看王源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一直到白发,一直到皱纹,一直到眨眼的频率越来越缓。


王俊凯凭着一张脸,天大地大这么多年,没喜欢过什么人,却在王源这里栽了个大跟头,措手不及。


他咬了咬牙,不能怂,谁先表白谁是攻。


“哎,王源,我觉咱俩挺配的。”


“瞎说什么,爸爸我比你帅多了,你哪配得上我。”


“我说真的。”


“哈?别闹了你。”


后来,王源剩余的两年高中时光,再也没在那个楼梯拐角等到王俊凯。


 


大学四年,又在社会里混了两年,王俊凯觉得他有必要怀念一下自己作死的青春,不是青春电影里的堕胎车祸,而是本本分分,勤勤恳恳,迷茫又充满朝气的那三年。


除了王源,最疯狂的那个部分,他一直一直记得,有时候也会叱责自己太娘气,这点有始无终的事一下记这么久。


趁着校庆回学校,他翻出了当年的校服,混进人群里还和当年一个样,翻新的教室,重修的礼堂,铺设的新跑道,更换的篮球架。


唉,青春啊。


顺着南楼梯上去,一层,两层,拐角,他停下了。


这里没变。


“王老师,王老师,你以前也是这里的学生啊。”


他看到一群学生簇拥着一位年轻的男人往这边走,他觉得他在做梦。


“王源儿。”


他也穿着当年的校服,宽肩长腿,毛茸茸的额发。


以及吃惊却含笑的眼睛。


后来,他和王源爬最高的山,和王源看最蓝的海,和他一起骑马,喝酒,吃肉,和他闲聊,和他一起租房子,听他弹钢琴,看王源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一直到白发,一直到皱纹,一直到眨眼的频率越来越缓。


----------------------end--------------------------------------


我朋友挑衅我,说我脑洞太宏大不会写校园,然后我用生命证明给他看,我真不会写。


一写校园就矫情说废话也是一种很特别的技能


觉得今天的自己特别温柔


以及“聊得来”是我的爱情观


凯源就是真的聊得来


依然不检查错别字,任性,睡觉去

评论
热度(359)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