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茬儿

生鱼片:



王源这么些年来,发育一直都比王俊凯慢。




这也是王俊凯压制他的众多理由之一,比如捏着王源的腰或者手臂说啧啧啧,你看你,发育都没发育好。亦或者拉过王源,手掌比着他的头顶,缓慢的将手掌移过来,中途还会贼兮兮的将手臂往下压个半公分,与自己对齐,理直气壮的说,“你才到我下巴!”




然后在王源快要炸毛的时候赶紧借着高一个头的身高差把他反手摁在墙上,用嘴堵住他的嘴,完完全全不留余地的侵犯他的唇舌,扫荡他的口腔。王源炸起的毛就一根一根的软下来,他受不住王俊凯这样对待他,太温柔了,太他妈让自己心动了。




事后王源总气的半死,又不敢做多抵抗。不管他怎么闹,王俊凯总有法子来治他,柔的,刚的,软的,硬的。应有尽有。




然而王源却没想到,发育这个事情,终究有一天居然能成为他压制王俊凯的理由。




没错,是王源压制王俊凯。




王俊凯爱去王源家,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然而几乎每次去,王源家里要么就是有爸爸,要么就是有妈妈,更有甚者爸妈齐聚满堂,再来几个客人。




王俊凯每当那时都会黑下脸来,满脸的灰溜溜。王源看他不高兴,也不好受,就好声好气的顺着他的背哄他,说下次还有机会嘛,你下次再来。




王俊凯耷拉着嘴角不情愿的点头,然后沉着一张脸,把王源悄悄拉到门后,在他的脸上和唇上落下撒娇般的亲吻。“那我走了,宝宝。”




王源从头到脚红个遍,推着王俊凯的手说你快走吧,到时候我妈来了又该多想了。




进门的时候却还是被王妈看出端倪,“源子,怎么咯?被同学欺负啦?脸啷个楞个红?”




王源不自然的捋捋刘海,“没四,没四,妈你别操那闲心咯,我脸红是外头太热了撒。”




然后噔噔噔的跑回房间关上门,脸还是烫的。




王俊凯盯着王源拿钥匙转门锁的手,说:“祈祷你爸妈不要在,一个人也不要在。”




王源就笑着骂他:“你怎么这么黑心眼咯,那是我爸妈,在家里也是正常事。”




王俊凯撇嘴,“我就是表达一下我的理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




令王源讶异的是,他转了一圈门锁,没有开,又转了两圈,门才吱呀一声开了。




他心里激动的跳了一下,门是锁过的。




果然进门以后,两人眼前皆空。




王俊凯扯了扯王源的小指,“怎么样,现实骨感吧。”




王源心里是高兴的,却故意翻王俊凯白眼,脚尖却不作罢的去踩王俊凯的。




王俊凯半蹲,一把握住王源的脚踝。“宝宝,乖一点。”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王俊凯抓着脚踝整个儿横抱起来了。




“我靠王俊凯!你干什么!”




王俊凯本来是只想亲亲王源,但是一把王源放到床上就忍不住要使坏心眼。手鬼鬼祟祟的探到王源的腰窝,手指弯曲,两小无猜似的挠他痒痒。




王源痒的不行,边笑边在床上扭来扭去。王俊凯骑在王源的腰上,手一刻不停,甚至伸到了王源的脖子。




王源脸都红了,一个劲的说凯哥饶命!凯哥饶命!

王俊凯的手背拍了拍王源的脸说,凯哥要是不饶呢?




王源气的想一脚踹死王俊凯,但他对付王俊凯,硬方法从来不行。




王俊凯还没继续自己的罪恶行径,王源已经直起腰来,一口轻轻咬住了王俊凯的脸。




刚刚好,咬在苹果肌那里。




王俊凯呆滞住,脸红的要透明,像秋天的大石榴,红的吓人。




“王源……”




王源本还想逗逗王俊凯,表情却一下严肃起来,“等等,王俊凯你别动。”




“怎么了?”




王源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王俊凯鼻子和上唇中间隔离的那一块皮肤,摩挲了一下。“哎,你长小胡子了啊?”




王俊凯的眼神一下有点紧张,“怎么可能!”




王源也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就凑近了看。




“没错的啊,上面一片小绒毛,就是胡子。”




王俊凯转了转眼珠,从王源身上起身。“正常,正常的事情。”




后来他也没心情待在王源家了,找了个要补番的理由就跑回家去了。弄得王源纳闷的很,自己家里不是也有电脑吗?王俊凯何必回家呢?




纳闷之余还有点失望,他以为王俊凯特别期待自己爸妈不在家的这一天,现在看来,也就是那样。




实际上王俊凯心里是揣着心事回家的。一进门就跟他妈喊,妈我镜子呢!




等他妈把镜子拿来以后,王俊凯对着它左照右看,盯着胡子那处看,越看越沮丧,心情down到低谷。




完了,王源该不是嫌弃自己吧。




接下来几天王俊凯的表现都很出乎王源意料。平时拽兮兮的小老虎现在就像一只收起爪子的小花猫,萎靡不振。更重要的事王俊凯就像被催眠了一样,王源叫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王源原来让他去帮自己买烤肠,王俊凯总是以味道太大的理由来拒绝。现在完全相反了,王俊凯不仅去了,还是屁颠屁颠的跑去的,回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一袋子的烤肠。




王源啵的在他脑门儿亲了一口:“乖!真孝敬源哥!”




王俊凯只是干干的笑几声。他做这些不为别的,他想用过度关心的方式来弥补王源对他的嫌弃,希望王源还能对他回心转意。




王俊凯原来不知道自己长胡子,就不怎么注意。现在知道了,就每天都要盯着那东西看上几眼,越看越不满意,越浮躁,还觉得它越长越多了。

王俊凯终于忍受不了了。




他连觉都没睡好,三更半夜起来找出他爸的刮胡刀和泡沫。泡沫糊了一头一脸,弄到嘴里很难吃,他还得坚持着去刮那胡子。




王俊凯毕竟才十五岁,哪里懂刮胡子是怎么一回事。手一抖,未免就会误伤自己。




于是王源再见到王俊凯的时候,王俊凯是戴着口罩的。王源看他遮遮掩掩,也不拆穿他,本着道德良心品质问:“怎么了?”




王俊凯故意把手握成拳,捂在嘴前方,咳嗽几声。“感冒了,怕传染给你。”




王源心想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回答,就伸手趁王俊凯不注意,一把扯下那口罩。




王俊凯像被发现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双手捂住嘴。王源急,说你到底干嘛了!就去掰王俊凯的手。




最后王俊凯拗不过王源。王源倒吸冷气,王俊凯脸上长胡子那块地儿有几个尚未愈合的不太明显的血痂,猩红的,很吓人的颜色。




王俊凯这个时候还躲躲闪闪的,王源赶紧拽好他,指尖贴上破了的那块地方。




“你是不是背着我刮胡子?”




“……嗯。”




“这伤口是不是刮烂的?”




“是……”




“疼不疼?”




“疼……”




王源捏了他耳垂一下,“自作自受!作茧自缚!”




王俊凯赶紧圈住王源的腰,讨好他,“我这不是怕你嫌弃我吗……”




王源好笑,手又摸了摸结痂的地方,替王俊凯带上口罩。“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的要命!就算你王俊凯胖成一摊肉,黑成一匹煤,我照样喜欢你!”




王俊凯笑的嘴都歪了,走上去嘬了一口王源的舌头,“讲真?”




“讲真!”




End.



评论
热度(605)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