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响(哥哥番外一)

橘子:

番外在这里!


------------------------------------------------------------------------------------------


我叫王俊凯。


怎么说呢,该如何介绍我自己,比如性格特点怎么样,其实我是个很冷静的人,收到女生情书很冷静,参加各种竞赛,篮球比赛,很冷静,小时候在商场走丢很冷静,揍别人很冷静。


原本我现在,站在学校礼堂舞台上,望着乌泱泱的观众,唱完歌,接受掌声,欢呼声,应该很冷静。


可耿直地说,我腿在发抖,因为穿越人潮看着他,那个永远闪光,夺目,好看,迷人的,我的小竹马,如果一会儿他答应我,就可以说是小男朋友了-----


王源。


我知道外面怎么传我,那帮女生议论时候从来不会小声点,以为我带了耳机就听不到,无非是好帅啊,睫毛好长,那眼睛看个柱子都深情,学习好,这次数学竞赛又是一等奖,打篮球好帅啊,腿好长,苏神。


我曾经自己在洗手间对镜子照,究竟为什么要说看个柱子都深情呢?哥明明很犀利很凛冽好么,后来被推门的王源吓了一跳,他倚在那里,看神经病的表情,嘴角抽抽。


“嘛呢?”


我从镜子里看他,穿淡蓝色睡衣,不知道从我衣柜哪个角落翻出来的,号码有点大,袖子遮盖手背,松松垮垮,小小一只,我脑子里千回百转想到,明天可以和他在一张床上醒来,或许他调皮一点又滚来滚去,脑袋正好蹭到我胸膛,领口斜着,露一点点锁骨…..


所以当他摇着头嘟囔,王俊凯疯了,一边转身出去时候,我回神,才发觉自己方才目光,多么深情。


如果柱子也清清瘦瘦,身上有柠檬味道,笑起来眼睛眯着,头微扬,很得瑟,挨骂了嘀嘀咕咕撅嘴辩驳,哭的时候唇角向下,拉扯着很委屈,还哽咽威胁我,你别弄!


如果柱子也有一双宛若辰星的眼睛,看一下就迷失在细碎光芒之中流连忘返神魂颠倒,如果柱子也陪我从小到大,在我第一次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嚎啕大哭时候安慰我,在我数学竞赛第一名时候鼓掌,在我喝醉酒昏天黑地时候尽心照顾。


那么我心甘情愿深情。


因为他是王源。


就在刚刚过去的十几分钟前,我对着全校学生,说喜欢他,这个喜欢若要追溯,可真没开端,想不起来,大概是某天他从我怀里醒来,带着清晨的光明和温暖,也大概是他做错数学题撒娇,样子很可爱,也大概是在远离市区的乡村,他身上有旅途寒气,站在漆黑天空,灿烂繁星下面,对着我笑,那一刻好像无数烟花点燃,光亮和响声挤在心里完全反应不来,他就这么勇敢地一个人来找我,农家院里一盏黄灯,映照他却光彩夺目。


也许是这些吧,希望你们能理解,如果一个人,在你要对这个世界树立观念时候就闯进生活里,完整成长过程,黏人期,中二期,叛逆期,细碎感情融入心里,慢慢长大懂事的所有时期,他一直占着空间,扬着笑脸,那么好看,你就能知道,这不单单是喜欢可以说清,依赖也好,羁绊也好,更坦率讲,就是,我的生命,不能与他分离,因为在生命完整充实的构造过程里,他添加美好原料,复杂成分,太多太多了。


最初也是挺烦他的,所以后来我听到过一首歌,那个词说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整个人抖三抖,因为对于我这样不太会说话不太会形容的人来说,这句话简直可以放大字体做个条幅贴在我和王源脑门上。因为我慢热,不习惯和人太亲近,偏偏他自来熟,认识没几天就在路上叫住我,要一起上学,我冷脸听他讲话,从小区里新开的花居然还有紫色,到他们老师是隔壁班很凶那个女同学的妈妈,竟然有这么多事情可以说,我一直挺嫌弃,可后来有天他生病了,感冒发烧躺在家里,我自己去上学,一路上空落落,心一直悬着,课都没上好,他的喋喋不休成了我生活一部分。


在我成长的每一个细微里,他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教会我爱,教会我责任,教会我心动,教会我生命的真谛。


我绝对不会失去他。


即使他有喜欢的人。


能是谁呢,从那天看到草稿本上的字,我就惶惶不安,怎么说,其实喜欢王源这件事情是个秘密,大概在我心里环绕了好多年吧,从刚明白爱情时候就将全部心动给了他,所以我在想,他喜欢的家伙是什么样,得有多好看多优秀才能配我的弟弟,更戳心是因为那个他字,单人旁,如果是姑娘,我心疼我不舍我全当这些感情是青春期苦涩过往,可他妈的一个男的,王源要是喜欢男的怎么不得必须是我?


好吧我就说说,其实在他的问题上我一向不冷静。


才会在那个温暖被子里轻轻拥着他说,就算有喜欢的人也不要表白。


我很少低头,不是装,不是中二,不是骄傲自满,是习惯,我的性格特点,怎么说,王源也总那样讲,说好听了,好强不服输,说不好就是输不起,所以即使错了也梗脖子不低头,何况其实从小到大成长经历里,除了王源,鲜少有值得我垂下眼看的人和事情,我自己可以把很多事情游刃有余处理完毕,无需帮助。


所以你知道当时我心情,是怎样酸涩,虽然也想吐槽自己,太失败了,但他清瘦身体吸引着我抱紧,然后恳求。


王源让人欲罢不能,他其实做过很多让我有瞬间错觉的事情,比如经常,忽然扑到我怀里。被需要,尤其被他需要的感觉让我特别满足,那瞬间我几乎以为他喜欢我,可在终于要探开色彩斑斓,蓊蓊郁郁的花草树木,见到那背后神往的新世界,忽地就从山崖一挂瀑布,拦住我已经迈开的腿要走的路,水流冰冷清晰告诉我,你不要越界。王源在气氛醇美时候固执又突然起身总让我内心尔康手,他在害怕什么?更大可能他只是平常待人如此,而我太在乎我在他心里位置,才要质疑他在害怕什么。


也比如他愿意等我放学回家,即使最后因为我粗心忽略惹他哭了一晚上,心疼死我了,给他做了好吃的,看那个眼睛红红的家伙,瞬间有种他在为我吃醋的感觉。


没有没有,是你要求亲近更多吧。


于是我强迫自己别对这些感动有非分之想,一步不走他还是我弟弟,可以拥抱可以吐槽,可以同床共枕,你打我闹,可真要走了那步,他将永远后退,躲着我,一切关系瓦解无影,自作自受。


我不至于这么蠢吧,怎么才算聪明呢,可以解开甚至大学高等数学微积分的我,整个年级都称赞天才的我,收到不计其数情书的我,父母眼里优秀而无所不能的我----


在王源这里像脑袋套了盒子的小丑,笨拙愚蠢,胆怯懦弱。


就像后来他真躲开我了,后悔都说不出来,那段时间我心里不停骂自己,收敛收敛,说了这么多年收敛,还是没拢住,但真不怪我,每次看到王源亮闪闪的眼睛,玩游戏时候抿一抿撅一撅的嘴,就想发问他到底喜欢谁。人家不想说了,我还是步步紧逼,活该最后落个孤零零。


哎呦喂,惆怅死我了。


真不懂他到底怎么回事,装作凶巴巴问一下又抓不到人,我妈还说呢怎么源源不上来吃饭了,好久没见他,你俩该不会闹别扭了吧。我拿筷子戳鼓囊囊冒热气的饺子,说,没有,男生闹什么别扭,有事打一架行了。


我妈筷子直接劈过来,你敢欺负源源,个小兔崽子!


最后我躲着,还是认命端起一盘送到楼下,果不其然他不出来见我,抓心挠肝夜不能寐,一腔忧愁无可诉说,半夜睁眼看天花板,实在憋气实在难过,我两经历的事情跟放幻灯片一样哗啦啦闪来闪去,全是他大大眼睛里面诱人光芒,好看嘴唇弯起弧度,和尖下巴,牛奶一样的皮肤。


于是我只能抓着头发起身,自己到阳台上抽烟。


这个毛病,怎么学会呢我也忘了,王源不知道,他没见过,我平时不碰,实在难受了才抽几根,看着小火星在夜色里明灭,想到楼下他是不是睡得好,今后他双手拥抱的温暖,真诚甜蜜的笑,包容,喜欢,痛和爱,将给别人,与我再无关。


现在拿烟头烫我怕是都没感觉吧。


心里面疼起来,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好在我骨子深处不服输,既然问他躲什么也不说,问他别扭什么也不说,干脆赌一把,把他抢过来,成了就成,不成死皮赖脸求成。反正王源是我整个生命里最不能丢的,除非我死。


王俊凯这次要从冰箱上下来了。


因为要自己弄完这码事情还挺艰难,所以思来想去我找了路行,虽然挺冒险,但以我猜测他应该早猜清楚我的心思,没等说完宏伟计划,远大蓝图,他就拍着大腿笑倒,我一个巴掌糊他后脑勺上。


“好了不闹,需要我做什么,哎呦我去,不行,太有意思了,你也有今天。”


烦!


所以在我眼刀把他戳个千千万万遍以后,他终于停止嘲笑,表示会帮我联系校艺术节网络部的负责人。


懒洋洋感谢过他,末了,这家伙很神秘冲我眨眼。


“你会成功。”


借吉言了。


大概我把青春期该有的浪漫全用在这场演出之上,选照片时候心里百感交集,原来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那是别人无法参与不能参透的时光,每张照片里面,两个孩子相貌轮廓清晰变化,提醒着,我们一起度过了怎样漫长岁月,紧密贴合,无法分开,那王源不属于我,又能属于谁,谁有这个资格站在他身边,谁能代替我陪他度过难眠夜晚,春去冬来,谁能有我了解他小习惯小个性,他开心时候下意识的动作,他手纹形状,他不吃的东西,他嘴里上边右数第三颗牙那儿有个小豁子。


将来要接吻的人会舔到那个小豁子,好笑,谁有这资格,除了我谁有?


能成为密友总要带着爱,我是他独一无二的密友,我这一腔爱没人能比,我是他相亲相爱的哥哥,朋友或伴侣,唯一的选择。


算了,说归说,做归做,收获掌声和喝彩再多,我还是告诉你,背后闪过照片,我弹唱时候都不敢抬头,怕是与他对视那一眼就沉沦,无法发声。


一定是的,如现在,站在这里,豪言壮语宣读完毕,看他那双要将人融化的眼睛,我不冷静地,发着抖。


他站起身来,被前后左右同学簇拥,看向我,耳边自此寂静无声,只有他影子从明亮到模糊,我盯太久不敢眨眼,于是远方泛白,甚至看不清他表情,惊讶么,还是厌恶,懊恼,不可思议?


我们就这样互相遥望,直到礼堂舞台大幕布降下,我需要退场,下一个节目上演,一切恢复如初,我来过么,他喜欢过么?


到后台抱着吉他,我心里和脑子一样发空,几个化妆的同学试探走进,问说,你还好吧。


怎么回答呢,我摆手,没事的。


没事个鬼啊,给个痛快话!


停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平静下来,我思考要不要继续爬回冰箱,刚把吉他放到袋子里,休息室门咣当开了,我眼前一晃,一个身影就扑上来,把我撞个踉跄,下意识伸手抱住,就看到王源,低我半头的王源,头发顺顺乖乖的王源,将手圈上我脖子。


他喘着气,心跳很快,透过衣服传到我胸膛。


一下子把我炸个神魂颠倒,现在应该干嘛?我想俯下身子看看他表情,手箍着后背好紧!是不是要说些啥?一会儿吃什么,表白喜欢么,不喜欢咋办,不喜欢我再给你表一次?…..啥子鬼!


没等我僵着身子弹幕飞完,他抬起头。


怎么形容,就是,怎么说呢,你体会过坐火车穿越山间隧道的感觉吧,在黑暗和焦虑的时候,看到远处那片白光,心底喊着近了近了,终于紧绷着情绪,火车轰隆隆,当走出隧道一瞬间,那逐渐放大的白光铺天盖地而来,给你满眼明亮和满心喜悦,你懂吧。


这是我看到他抬头,仅有的感觉。


真好看啊!


我看了十年的脸,此刻依旧美好到心动,因为呼吸急促嘴唇微张,好多话要说眼睛瞪得圆溜溜,里面闪着光,睫毛那么长,抖动着像春雨打湿蜻蜓翅膀,脆弱温柔。


我不由自主伸手,想要触碰一下他光滑皮肤。


却被拦在半路。


他抓住我已经抬起的胳膊,咬了下唇,很认真开口。


“王俊凯你喜欢我?”


嘿!说啥呢,不喜欢我刚才是跟鬼说啊!


“废话么你这不是?”


他居然嘿嘿笑了,眼睛眯起来,特实在。


“你个傻子,别笑了。”


他趴在我脖颈处轻轻咬了一口,可能是舌头无意滑过,这感觉,我脊柱像通了电,火花直接窜到头顶。


“好了我不笑,


  王俊凯,那我跟你说啊


  这是我喜欢你,第五年,现在是你和我在一起,第一天。”


轰!电火花在头顶炸开,带着火星子流遍全身,点燃所有细胞,我整个人,目瞪口呆,动弹不得------


你说什么?!


傻子!


 


END


谢谢喜欢,鞠躬~

评论
热度(748)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