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面〉(3) 民国向 军官凯X白狐源

纤尘suju:

“凯少,请留步。”易烊千玺站起身来,欠了欠身子,由佣人引着,出去了。


 


“易少。”


“凯少还有什么吩咐?”


 


王俊凯指尖玩弄着一支派克钢笔,眼珠转了转把笔放在桌上站起身来,掸了掸上衣:“易少前些日子在我这儿落了件东西,我让手底下人给饲弄好了,易少要不要移步去瞧瞧。”


 


“那劳烦了。”


 


王俊凯头也不回地从易烊千玺身边经过,手下连忙将大衣给他披上,他手套也不摘,脚下生风走在前面,几个回路,就引着千玺到了宠物院。


 


“我本是想着,等这物件好透了,派人给易少送回去,现在易少光临寒舍,这物件就完璧归赵怎样?”


 


易烊千玺给他的话一惊,才刚抬起眼来,就瞄见不远处笼子里的白狐。


显然不是当初那番惨淡光景。


 


狐狸后腿的伤已经完全好透,连着去了绷带,好吃好喝的身形也见长,黑葡萄般的眼,皮毛溜光水滑,远远望去竟遍体泛金,小小的笼子已经装不下它,现下养在一只大些的笼子里,正不安分地来来回回跳着。


不远处笼子里的龙太已经不敢挑衅它。


都说狐狸是通灵的动物,易烊千玺捏紧了手掌,他当初为表决心打伤了这只狐狸,谁知道这畜生日后又生出什么祸事,王俊凯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思虑辗转,易烊千玺微微仰头直视:“不是凯少提醒,易某倒是忘了,是报信的没讲清,这小东西是易某雪天有缘得来的,送予凯少解个闷儿,凯少要是嫌看着碍眼,杀掉便是,若是嫌污了刀,就交由易某带走处置,以后再不碍凯少的眼,如何?”


 


“易少多心了,这小东西现在伤也好透了,前些日子顾念着大雪,这畜生不好捕食,就将它养下了。”


“这狐狸能得凯少垂怜,倒也不枉此生。”


 


“所以,”王俊凯挑了挑眉毛,“现在开春了。”


 


“该放狐归山了。”


 


送走易烊千玺后,王俊凯叫人开了笼子,将狐狸拎着后领提出来,狐狸已经不再对他抱有敌意,温顺地卧在他怀中一动不动。


 


王俊凯伸手轻点了点它的鼻尖,黑黑亮亮,又很挺翘的样子,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清澈透明,一眼就望得到底,狐狸将漂亮的脑袋顺从地抵在他肩膀上,摆明是种信任。


 


“你这家伙…”他伸手抚了抚狐狸一匹雪缎似的皮毛,然后拍了拍狐狸的头,一抖大衣将狐狸裹在怀中,也不管下人,径自抱着狐狸走出门去。


 


外面已经有人备好车子,王俊凯上了车,只对司机说:“往树林里开,远些。”


 


白狐依偎在他怀里,伸着小鼻子嗅着他的气味,满足地哼哼了两声。


 


“你这家伙,与我也算是有缘。”王俊凯摸着他精巧的小尖嘴巴,“那么黑的晚上,偏巧你就出来觅食,偏巧叫易少逮着你,还没长齐毛的狐狸,倒成了易家的信使。”


 


“狐狸是通灵的家伙,有猫的精灵也有狗的忠诚,你倒好,上来就咬你的主人,没有我给你上药,你那腿指不定就瘸了。”


 


“我也不指望你个公狐狸能当个什么芙蓉帐暖的狐狸精给本帅解解乏了,我养好了你,你给我逗了闷子,顺便还帮我省了照顾龙太的功夫,也算抵清了。”


“跟你相识一场,也该散了,你该回你的地方去了。”


 


狐狸突然低吼了几声,然后后腿一蹬,用力地攀上他的肩头,嘴里哼哼叽叽的,大概是明白了王俊凯的意思,有些不舍。


 


“哎,你可别这样,你就是狐狸,该自己去打兔子的,现在兵荒马乱的,我带着你不方便,横竖是糟践了你一条命,狐狸的命也是命啊。”王俊凯将它扒下来按在怀里,将下巴抵在他的头上:“现在开春了,兔子什么的也好打了,看你个鬼灵精,不担心你会饿死,你就好好的回你的天地去。”


 


“我们相识一场,也没给你起个名儿,你团成个团子倒是可爱的紧,就叫圆圆吧。”


 


狐狸委屈地哼唧像是在呜咽,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扎。


“以后你就叫圆圆,不同于别的狐狸,你是跟人待过,曾经是王俊凯的狐狸,有名儿的,以后有缘,我也还能找着一只叫圆圆的狐狸,全天下就这么一只。”


 


“你好好地走,别再叫黑心的给抓住。”


 


“别舍不得我。”


 


他话音刚落,将狐狸顺着窗边,轻轻丢出去。


 


黑色的轿车在雪地上驶的飞快,转眼间不见踪影,有个白团儿在后面奔跑着,追了很久很久。


 


 ————————TBC————————


周末更保镖哥哥


希望喜欢


 



评论
热度(258)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