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要吃掉我吗(四)

想不出昵称的Kitty:

*又名《黑道兄弟的养成游戏》


 


 


前文回顾:(一)       (二)       (三)      番外1


 


 


 


王俊凯现在慢慢接手家族里的生意,有的时候忙起来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有次王俊凯回来,看到王源穿着睡衣裹着毯子抱着粉红小兔子丢丢窝在沙发等他,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心疼不得了。


 


于是王俊凯就和王源约法三章,等到九点就必须上床睡觉。被王俊凯抱回房间睡觉的王源,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一手揪着小兔子的长耳朵,一手扯着王俊凯的衬衣,就是不撒手,也不知道到底听到了没有。


 


不过第二天等王俊凯回来的时候,王源真的抱着小兔子蜷缩在床上乖乖睡着了。王俊凯俯下身,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去另外一间房间休息了。因为王俊凯起的比王源早,每天又会准时来叫王源起来床上学,王源一直都没有发现哥哥已经不和他睡在一起了。


 


直到有天晚上临睡前因为牛奶里加了蜂蜜,王源咕咚咕咚多灌了一杯,半夜爬起来去尿尿,才发现王俊凯没有睡在旁边。从洗手间回来,就抱着他的小兔子丢丢开始了寻找哥哥之旅。很快就在对面的房间里找到了睡着的王俊凯。


 


王源蹑手蹑脚掀开一边的被子钻了进去,还凑上去吻了吻王俊凯的嘴角:“哥哥,晚安。”睡下去之后,又不甘心地加了一句“不要让我一个人睡嘛。”还学着王俊凯每次在他不乖时捏他鼻子一样,也捏了捏王俊凯的鼻子“你当初答应我的,说话要算话。”这才安心地闭上眼睛睡觉了。


 


其实在听到王源毛绒拖鞋在木地板上吧嗒吧嗒的声音,王俊凯就醒了。只不过怕一跟王源说话,小家伙就没有睡意了,所以才一直装睡。等王源睡着以后,王俊凯才轻轻回答说“好”。


 


 


 


周末的早晨是属于床的。王源属于那种精力特别充沛的小孩子,八点多就醒了,看到王俊凯还在睡,就舍不得起来了,窝在王俊凯的怀里极不老实地扭来扭去,一会儿摸摸王俊凯日益明显的喉结,一会儿摸摸王俊凯已经有了轮廓的腹肌,就像是在发现新大陆一样。


 


王俊凯被闹醒了,但是还想再睡一会儿,两条长腿夹住王源不安分的小腿,下巴压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蹭了蹭,嗓音还有点哑:“宝宝,再睡一会儿……”


 


“都说了不要叫我宝宝啦!”王源扭得像一条小蛇,努力抗议在十一岁还被叫做宝宝,“咦,哥哥,你的蘑菇立起来了!”说着就伸手握住了那根东西。


 


王俊凯眼皮一跳,睡意全无,一边拿开王源的小手,一边问:“宝……源源在学校没有上过生理课吗?”因为王俊凯从小接受的是偏西式的教育,所以在他的认知里,小学五年级也差不多该接触到这些知识了。


 


“没有啊!”王源一只手被王俊凯握住拿开了,立刻换了另一只手握了上去,咯咯笑了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好玩的玩具。


 


看着王源明净无辜的小眼神,王俊凯忽然感受到了身为哥哥的神圣使命(?),准备给王源上一堂课:“其实这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叫晨/勃。从男生小时候就会有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注意过……”


 


这边王俊凯讲的一本正经,那边王源听得心不在焉,隔着薄薄的睡裤握着王俊凯的“蘑菇”,忽然心血来潮地上下动了几下,王俊凯头皮一炸,掀开被子就翻身下床了。


 


“哥哥,你去哪儿?”


 


“……我去洗个澡。”


 


“我也一起嘛~”


 


“……下次。”


 


“你不给我讲蘑菇的故事啦?”


 


“……老师会给你讲的。”


 


王俊凯的哥哥小葵花课堂上课一分钟,下课。


 


 


 


在接到电话的时候,王俊凯正带着一批人在码头看货。因为这批东西的性质比较敏感,王俊凯不放心还是决定亲自过来验货。


 


“人、丢、了……是什么意思?”听到王俊凯一字一顿地吐出几个字的时候,旁边几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今天去接王源放学的司机和保镖,在学校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等到人,进去学校一问才知道王源他们班早就已经放学了。又问了下王源的同学,他们说王源和平时玩的很好的小Z一起从后门走了。


 


如果从后门走了自己乘公交车的话,差不多也该到家了,可是电话回去问,却说小少爷还没有回来。打王源自己的手机也提示不在服务区。保镖知道事情不对了,就汇到给了王俊凯。


 


听完那边的汇报,王俊凯铁青着一张脸,狠狠把手机掼到了地上,瞬时间四分五裂。整个仓库里一下子鸦雀无声,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深呼吸了一下,王俊凯强压着怒火吩咐旁边的人:“打电话叫人查一下王源现在的定位。”手下立刻照办,没一会儿有些难以置信地说:“小少爷……现在就在我们隔壁的仓库。”


 


王俊凯冷着脸,拉开了随身配枪的保险栓,二话不说带着人就往外走,身后一只手机被踩成了碎片。


 


 


 


王源在放学的时候,被同学小Z拉住了,小Z跟他说学校后门口新开了一家甜品店,约王源一起去吃。王源不疑有他,就跟着去了,结果刚走出校门就被从一辆黑色面包车上蹿下来的人用沾了乙醚的毛巾捂住了口鼻,失去了意识。


 


绑架王源的人正是这段时间被王俊凯狠狠整顿的赵家人。王俊凯觉得如果想要整顿道上的秩序,不是查漏补缺,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制定一套新的游戏规则。


 


道上不少有点根基的家族开始都不服气,但是王俊凯的手腕铁血强势,虽然还有几个月才到十八岁,可是风采更甚其父当年。王俊凯在经商方面也很有天赋,接手的几家频临倒闭的娱乐城、度假村没多久就起死回生,重现光彩。


 


如今无论在哪个道上都唯钱是亲。有能力会赚钱的人自然是备受推崇。老一辈们多数都在家里含饴弄孙,看到王俊凯不免会想起自己当年打拼的样子,自然会照拂一下。同龄的一辈多是纨绔子弟,玩豪车泡女人还拿手一点,说到经商赚钱那可是两眼一抹黑,对王俊凯是又嫉恨又佩服。


 


所以王俊凯这段时间在道上也算是风头无两。赵家和王家这段时间在争一块地,眼看着王家占据了优势,被逼急了的赵家居然想出了绑架王源来威胁王俊凯的损招。


 


 


 


“你还别说,这小子长得还真是好看,怪不得他哥哥把他当宝贝一样。”


 


“反正又不是亲兄弟,谁知道姓王那小子是怎么宠他的呢~”


 


“嘿嘿……”


 


几个人正说着呢,其中一个忽然起了兴致,蹲下去伸手想摸王源的脸,就在这时,仓库的门“哐”一声被踹开了,那个蹲着的人手都来不及缩回来,就直接被王俊凯一枪打穿了膝盖,惨叫着抱着膝盖滚到了地上。


 


旁边几个人脸色煞白,被跟在王俊凯后面的人几枪解决了。一步一步走到那个伸手想摸王源的人面前,王俊凯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问:“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宠他的是吗?”


 


那个人吓得哆哆嗦嗦,顾不上膝盖上的伤,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凯少您高抬贵手……”


 


“告诉你,我是这么宠的:凡是未经我允许碰他的人,手指碰的就断手指。”说话间王俊凯一枪一枪打断了他的手指,“出言侮辱的,就割舌头。”旁边几个手下已经捏着那几个嘴里不干净的人的脖子,上小刀割舌头了。“心思龌龊的,就剜心吧。”


 


赵家的当家人当晚被发现惨死在住所里,心脏不翼而飞。


 


 


 


王源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找王俊凯,微微红着眼睛,不声不响冲坐在床边的王俊凯伸出了手。王俊凯会意地把人抱进了怀里,抚摸着王源的小脑袋安慰道:“没事了,不怕啊。”


 


“哥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王源把脸埋在王俊凯的胸口闷声说。“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但是希望你以后要记住,除了我以外哪怕是家里的人,你也不要完全相信。”王俊凯在王源耳边认真地嘱咐道。


 


乖乖地点了点头,王源忽然想到了什么,从王俊凯的怀里钻了出来,晃着王俊凯的胳膊说:“哥哥,你怎么找到我的?好厉害呀~”


 


“因为哥哥很厉害,所以就找到你了啊。”王俊凯用哄小孩一样的语气说。看到王源眨巴着眼睛一脸崇拜的样子,王俊凯飘飘然起来。说到底他也是个大孩子。


 


其实当初在给王源纹身的时候,还缝进了很小的一块芯片,用来追踪定位,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其实王俊凯一点也不希望有用到它的这天,只不过真的用上的时候还是觉得庆幸。


 


 


 


后来管家跑来跟王俊凯汇报说小少爷表示要去学打架,王俊凯问原因,管家学着王源的样子,握着拳头说:“因为不能总是让哥哥保护我,我也要保护哥哥。”


 


王俊凯听了很感动,同意给王源安排老师去学习一些防身技巧,并表示要是管家以后再随便模仿王源说话就扣工资。


 


 


 


 


*其实一开始写这篇文是因为想写养成而已,没想到被我写的跟杰克苏一样(捂脸ing),而且苏到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想弃坑的地步了。




但是作为一个很有源则的人,我还是决定把它写完。




所以以后画风大概会变了,宠还是照样宠的,但是我很迷恋黑道、强强、兄弟,所以会变成啥样呢,我也不造_(:з」∠)_





评论
热度(799)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