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里糊涂爱上你 4

Deborah:

写着写着发现还是喜欢写ky...至于文名...(╯#-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逆


录完少年GO天色已经不早了,一群人闹哄哄的作鸟兽状散了。本来还笑着录节目的王源不知怎么的,一阵空虚感从胸腔滑过了喉咙,突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他对正在整理试卷的Karry说让他先回去,自己想再练会儿琴。王源还是习惯叫Karry小凯或者连名带姓地喊王俊凯,因为他从开始到现在,认识的都只是荧幕前闪闪发光的王俊凯,不是Karry。


他走回练习室,坐在长长的琴凳上,纤长的手指按在白色的钢琴盖上,用力到指甲泛红充血,指骨均匀地分布在手背上,浅色的青筋暗暗在半透明的皮肤下跳动。


“我等你吧。怕你晚上回去不安全。”突然Karry握着手机出现在门口,王源一抬头正好看见他噙着笑看自己的样子。自己好像一下子变小了,任性一下也没关系。


“你不是快中考了,不用回去做作业吗?”尽管王源开口还是一副赌气的语气,可嘴唇却是微微撅起,明明就是在故意闹脾气。


“没事,作业明天也来得及。”说完把手里的书包一放,人直接往沙发上一摔,手托着脑袋看王源练习。


王源早就熟悉了Karry的目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多了一份炙热和隐秘。刚开始接触这种目光,王源都会紧张到喉咙沙哑,尴尬的转过头不去看他。久而久之,他习惯了在Karry的目光下淡定地撇开视线,却用余光假装不经意地扫过,再迅速收回,而Karry却以为他真的看不到,盯的肆无忌惮。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被人一直这么盯着总是不舒服的,可是又有一种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很微妙。不知不觉,王源便依赖上了这种变态的快感,他觉得,在Karry的注视下,自己有无限的潜力可以发挥。


而看着王源弹钢琴,就像一部自带情节和渲染的电影,只是跟着主角的一抬手,一低眉,一个转眼,便已是一个春秋。


春天的温差还是很大,可王源还是穿着中午的大T恤,宽落落的袖口里伸出两截细嫩的手臂,细细瘦瘦,就连肘部也比别人好看了许多。


忽的,Karry觉得呼吸一窒,一股热流直往下腹冲,虽然知道这是青春期正常的反应,可他不知道原来自己光是看着王源细嫩的手臂都会起反应。只想变态用一段段白色的缎带,将他那纤细的胳膊一寸寸地缠上,然后托着他的咯吱窝像抱孩子一样将他举起,放在腿上,让他用同样细嫩的长腿夹着自己的腰,瘦弱的胸膛颤巍巍地贴在胸口,两只手无力地环住自己。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梦就开始变得如此荒唐,王源一次次地在梦里出现,他已经从最开始的反抗变得期待,甚至每天上床前都会看一眼王源的照片,把他印在脑中。然后闭上眼,等王源在梦中与他缱绻,找到共同的频率。毫无疑问,每天醒来,Karry都会发现自己身下湿哒哒黏腻的一片,双腿间的的小柱子还高高挺立着。然后他习以为常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用哗哗的水声将心中的那些躁动抚平,最后再强压着喘气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迅速将内裤搓干净晾起。


Karry的视线不知该往哪里放,王源弹的越来越专注,本来还会是不是朝自己方向看几眼,现在已经完全投入到练习中去,动情处还会跟着轻轻哼出歌词。


Karry的指甲在沙发上划出痕迹,一点点朝腿跟处靠近,越靠近越激动,视线一动不动直勾勾盯着王源侧后方圆圆的后脑勺,仿佛要盯出洞来。就在自己控制不住想要轻轻覆上的时候,手机屏幕突然亮了,随着叮咚一声一跳短信弹了出来。Karry被吓了一跳,立马朝王源的视线方向看去。


嘘,幸好。Karry深深吐了一口气。同时感谢那条短信解救了自己的不可救药。


是马思远的。这个喜欢跟他抬杠一直要跟他作对的小学弟。可是心思却很纯,干净的跟白纸一样,Karry还挺想跟他交个朋友的。


 


——Karry学长,你和天宇文很熟吗?


呵,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呢。总不好说和天宇文熟悉是因为他答应自己每天都从小卖部帮他把王俊凯那款酸酸乳买光,然后再通过别的渠道全部卖给别的学校吧。总不好说因为看到另一个自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对着一群不认识的人蠢笑感到害臊吧。最关键的是,马思远应该是王俊凯的粉丝吧,那就更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了。Karry突然有心逗逗他,不仅大大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在现在这个就差提着枪上阵的尴尬时刻,有件事来分心也是极好的。


渐渐的,身上的难耐被压了下去。Karry整理了下情绪,拿眼瞥了一眼王源,便啪嗒啪嗒按着屏幕,回些有的没的。


——嗯。还行吧。怎么问这个?


编辑完短信,Karry随手把手机一扔,怎么说呢,第一次跟自己的粉丝以这种方式交流,有一种很莫名的激动。激动到让Karry故意放下手机,心里却在意有没有回信。被别人认可,总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叮咚。


——他问我知不知道你下周要请假的事。我觉得很莫名其妙。


——下周我有事,可能要请一两天的假。


Karry回的很快,都没怎么认真琢磨这是什么意思。他觉得马思远心思真的直的很,就连不明白的事也清清楚楚告诉你他不明白。可他却不知道,这是马思远已经对他卸下了心防,才会那样坦露地无所谓说些什么。这跟王源很不一样。


王源的心思细腻地像江南潺潺流转过十八弯的溪水,是澄澈的,却也兜兜转转让人一下子把握不透。单纯透明地像水,你拼命地想去亲近,想去拥抱,却怎么也抓不住。Karry嘴角噙着笑,本来紧绷着的身体也慢慢有点放松下来,倚着沙发背两只手啪踏啪踏打字,叮咚叮咚的声音不绝于耳。


突然,砰的一声,钢琴盖被人狠狠的盖上了,Karry知道王源想来爱护钢琴,自己生活这么丢三落四,却记得每次来都给钢琴抹去灰尘,连忙站起问王源怎么了。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就是因为说好Karry是等自己才留下来的,现在却变成了一直在跟别人发短信,王源就是看的难受而已。注意Karry的一举一动是出于本能的反应,本来发个短信也没多大的事。可被Karry这么关切的一问,王源突然就觉得很委屈,也说不上来,就是胸腔被堵的难受,一吸鼻子眼泪就直接掉了下来。


“你哭什么啊。”Karry见王源哭了,也慌了,连忙上去握着他细细的手腕,就像猫咪的骨头一样柔软。


Karry的气息一下子包围过来,熟悉又安心,可是一想到这种感觉可能会被另一个人剥夺,心就刺痛的厉害,看着karry的眼神闪闪烁烁,就像黑夜里迷路了的小鹿。


“我也不知道,你不用理我就好。”王源用力甩开Karry的手,“你不用理我,你去找马思远就好。我想回家了。”


浓浓的鼻音加上闷闷的声音,王源的性子就像是被Karry宠坏了,尽管他也不想这样,可以看到Karry,就控制不住。karry知道王源就是小孩子脾气,不爽了就翻个脸,可即使是这样,karry也狠不下心来责骂他,只想把他扯过来,拉在怀里好好哄哄。


不过…


“你知道马思远?”Karry似乎抓住了什么,不由地逼近王源。


“你们学校论坛上炒得这么火,我能不知道嘛。”王源现在非常讨厌他一味的靠近,拧巴着脸去推开他,心里的酸涩翻江倒海的涌上来,最后被自己用力锁住在眼眶。


看着王源倔强的移开脑袋,Karry突然轻声笑了,握着他细细的手腕轻轻放了下来,“原来你是吃醋了啊。我说王源儿你心里想的能不能和嘴上说的或者动作做的保持一致啊。”


语气里有些戏谑。


“那我应该怎样?”王源的声音很弱,抬着亮晶晶的眸子问他。


“是这样吗?”王源握住Karry的手腕,借力踮起脚凑在他嘴上亲了下去。眼泪温热的直接滑到Karry脸上,沿着耳际落入了耳道 ,很不舒服的浸润。


然后又很快闪开,呓语般低喃:“对啊,我就是吃醋,我就是小心眼。我就是想要你看我哄我抱我宠我不行吗?”


“王俊凯,我知道这一切对你有多重要,我也知道你对我的想法,我不傻。可我又何尝不是每次想要多靠近你一点点。每次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跟你撒娇闹脾气,可是最后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就算让观众知道我生活十二级残废也没关系,我就是想让你照顾我!现在你知道了吧,你认识王源就是这么个费尽心思机关算尽的人!”


看着王源的失控,Karry也手足无措,胸膛止不住地起伏,眼睛哭的红红的盯着他,小兔子一样竖起耳朵浑身充满戒备。


Karry看着心疼地厉害,贴在后腰上的手一用力,就禁锢住了他不足一握的腰肢,贴在他耳边问声细语:“王源儿,不用害怕,还有我呢。”

评论
热度(13)
  1. 微微这样讲Deborah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