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象 5

柒書:

上篇




05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那天吃饭竟然异常安静,王源没说话,王俊凯揣着只上了发条的闹钟似的,一口菜一口饭吃得飞快,不多时就放下碗筷逃也般上了楼。留下王源和张阿姨大眼瞪小眼。


“我也吃饱了,阿姨您慢慢吃。”王源还是标准少年的微笑,起身把吃过的餐具拣进了洗碗池。他在客厅里走了两圈,想着消食,目光也飘来飘去的,最后有点儿笃定地落在了王俊凯房间那扇关上的门。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焦虑不安,王源想了下自己,觉得还是应该尊重他的隐私。于是换鞋拿钥匙,准备照常出去转一圈。坐在小板凳上,运动鞋穿了一只,王俊凯出来了,靠在栏杆,用非常随意的口吻问他:“去哪?”


“公园啊,你去吗?”他的邀请是顺便,可明显王俊凯没这么想,想了一会儿就下楼。他换下了西装,改穿一身灰色的运动服,整个人看着平白无故就年轻了好几岁。


“帅。”王源夸他,王俊凯听他这句话就止不住地想笑。


吃饭时候的尴尬又消退了些,只要不刻意去想,好像就没什么问题。王俊凯转念,再说了他自己还没想明白呢,何必两个人因为这个把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谊打回原形,同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他对王源不了解,反之亦然,所以何必折磨自己。


思虑太重,王源站在门口招呼他:“走不走啊。”斜着洒过来的黄昏,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夏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太慢,偶尔会让人十分想念黄昏。王俊凯不喜欢太热,现下却觉得阳光正好,勾勒出王源半边身体的轮廓,他歪头的时候牵扯起肩骨都微微一动,无意识地鼓起了一边腮帮子,含含糊糊又催了他一声。


“走啊。”


 


公园散步的人多,池塘边老年人在打太极拳,王源走过旁边的时候学模学样做了个白鹤亮翅,差点没站稳,王俊凯连忙扶住了他的手肘。少年吐吐舌头说谢谢哥哥,总是在这种时候恰到好处的乖巧,准确无误地搔中王俊凯的痒处。


斜坡,草坪,遛狗的人喜欢那。王源来得时间不长,却和好几条温顺的大狗很熟络了,比如赵家的萨摩,李家的哈士奇,都喜欢围着他转。而王源也好脾气地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狗饼干,摊在手里,任由几条舌头舔得湿漉漉。


王俊凯受不了这个,洁癖发作他觉得脏,就站在几步开外看王源抱着这个玩,又去摸那个的头。小时候他养过兔子,无奈太臭,从那时候落下毛病。


等待的时光有些无聊,王俊凯下意识地掏出烟,还没叼到嘴里,想到第一天住在同个屋檐下,王源皱着眉说烟味不好闻,从善如流地收回去。一抬眼,看王源正和萨摩亲昵地闹,笑开时没有酒窝也很甜,王俊凯没来由地想起了自己养的那只兔子,吃胡萝卜时也是这样的两颗牙。


散步变成了王源自己的玩耍,他终于和大狗玩够了收工,蹭到王俊凯旁边就要拿脏手去擦王俊凯的鼻子。青年伸手格挡,王源不依不饶,如此你来我往两下,王俊凯突然怂了,就在一恍惚间,王源如愿以偿。


鼻子上一团灰色,王俊凯有点恶心,但看王源开心,他竟然大发慈悲地决定就这么算了,也难得没有报复回去,宽容地笑笑,跟他说回家吧。


就这样吧,谁让他是王源呢。


冒出了这个念头,连王俊凯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还没有意识到,却已经愿意去为了一个人改掉某些习惯,只因为那人不喜欢。


 


那以后王俊凯接了一个大case,忙起来就忘记了许多事,包括他尚未说服自己的那颗沾了毒药的甜美果实。两个人的相处变得自然,每天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有笑声的。王源是高考生,每天早出晚归的,三中虽然不上晚自习了,可他还是经常等到七八点才回来,又在房间里用功到半夜。


一天都打不上几次照面,如此这般过了一段日子,九月开学。对王源来说,不过是把之前的补习变得正大光明,外加老师无处不在的施压而已。


张阿姨真的兑现了她之前的话。这天王源从学校回家,一开门就闻到一股香味,听到动静张阿姨从厨房里出来,擦着手帮他把书包脱下来:“小源儿回来啦,今天喝鸡汤,还有山药一起炖的。吃粮食长大的老母鸡,可补了!”


“我闻到了!”王源这么说着,熟能生巧地跨进厨房从冰箱里摸了根甜筒,三两下撕了包装,站在客厅中央吃。


舌尖都是清甜的牛奶味,驱散了高温,王源满足地叹息。一只手伸过来抢了他的甜筒,王源抬头看到王俊凯站在自己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兔口夺食,是可忍孰不可忍,王源怒目而视:“那是我的甜筒!”


然而王俊凯没理他,径直给甜筒翻了个个儿,“背面没吃,我吃背面。”


王源跳脚:“为老不尊!”


王俊凯把甜筒还给他顺手揉了下头发:“嗯,太甜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源没舍得把只吃了两口的甜筒扔掉,忍气吞声地继续吃。而旁边王俊凯特别正常地倒了一杯水,冰激凌的味道太冷,其实并没有说的那么甜,只是一低头对上那双黑眼睛,小九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吃了蜜,舌尖止不住的甜意扩散到喉咙,然后水一样的一路淌进心里。


他眨眼的频率变快,看向水杯里一圈一圈荡开的涟漪,喊王源的名字:“看你起得挺早的,要不以后我送你上课?多睡两分钟,反正我早点去公司也没坏处。”


“不用不用,公车方便,出门就有的,早上人也不多。”


“还是我送你吧。”


“呃……”王源没回话,可也不那么强硬地拒绝。


张阿姨叫他们去开饭,一时间房子里都是中年人欢快的语气,像是喊着自家孩子。王俊凯自然地一搂他肩膀:“走吧,先吃饭,一会儿再说。”


“行啊。”他蓦地抬头,跟王俊凯这么说,“你起得来就,送吧。”


“你也太小看我了。”


 


九月的早晨,丢失了睡眠。


事实证明,王源在他说完这话后那个似是而非的眼神是没错的。第二天六点四十五的闹钟响,王俊凯一翻身就按掉了,他只觉得浑身都疼,最疼的是太阳穴,突突地跳。


神志模糊地坐起来,王俊凯脚下踩着棉花一般飘到洗手间,小窗外透过晨光,太阳还没出来。清晨薄荷色的风流淌进房间,等冷水扑到脸上那一刻,王俊凯彻底清醒了。


他含着牙刷站到阳台上,花园里站了个人,王源还穿着睡衣,领口很大,向后扯,脊骨凸出得明显,从上往下看,王俊凯想自己明明有点儿近视了,怎么还是能看清那颗棕色的痣。少年在浇花,哼歌的声音伴随着手指的动作,蔷薇花明艳动人。


放下水壶,王源双手举过头顶又按下,伸了个懒腰,新鲜空气和C城没有雾的黄昏一样都很奢侈,他又做了几组伸展运动,这才揉着肩膀从花园离开。


秋千还在轻轻晃荡,王俊凯被牙膏的清凉沁得眼睛发酸。


过了会儿王源来敲他房门,大概是以为他起不来,看到人已经洗漱好了露出惊讶的神色,眼睛圆溜溜的,旋即在王俊凯得意的表情中笑,咬着下唇,像只偷了腥的狐狸,“你真的起来啦,哎我知道有家生煎特别好吃,走不走?”


王俊凯在那个早晨吃到了人生当中最好吃的生煎。


店面不大但生意红火,老板动作快也架不住食客的热情,排队排到了大街边,店里早就没位置坐。王源下车去买回来的,还附赠两大杯豆浆,有王俊凯开车,时间绰绰有余。


把王源送到校门口,王俊凯如之前一样目送他走进校园,直到身影看不见。王源融不进其他人,他总能一眼就认出来,更别提他一直凝视着的时候。


生煎还是热的,王俊凯咬了一下,满嘴生香。


 


王俊凯心情好去得早,公司员工吓得够呛,他们都还记得那一天王总提前五分钟上班的恐怖。今天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手豆浆一手公文包,走路的步子都轻快。


办公室的沙发很软,座椅舒服,但他实在是太困了。头天晚上想七想八的,又因为想和王源一起吃早餐,这下事情告一段落,睡意立刻就涌上来。林小姐端咖啡进来时,就看到狂霸酷炫的王总趴在桌上——打瞌睡。


轻手轻脚地把咖啡放在桌上,又调高了空调的温度,林小姐做好这一切正准备出去,王俊凯就醒了。他叫住林小姐,却不是和工作有关的事:“小林,我有个事想问你,私事。”


王俊凯斟酌用词,最终拐弯抹角:“你和你男朋友……当初是怎么……在一起的?”


林小姐醉倒在花海水乡。她表面竭力保持着镇定,“王总,您是指在一起的形式,还是发现彼此喜欢的感觉?”


“显然是后者。”


“啊,我们是大学同学嘛,他帮我提过水桶。”她说,“没过多久,又一起去图书馆,出去在陌生的城市找好吃的好玩的。可要说喜欢,大概就是,从某个时间点开始,一想到他,心里就开出一朵花,时间久了变成花海——这样的感觉。”


“……”


“王总,您不像是没恋爱过的人啊。”林小姐心直口快,说完立刻又纠正,“不是,我的意思是,您不是会问这种问题的人。”


“是吗。”肯定的口吻,王俊凯挥挥手,“行了没你事了,去忙吧。”


林小姐笑着走了。留下他独自纠结,办公室里王俊凯茫然地对着刚打开的电脑,桌面是风景照,蓝天白云,湖水翩跹。


吃醋只是在意,不是喜欢。占有欲,也不是喜欢。


王俊凯尝试着去回忆自己每一段无疾而终的情史,却发现没有哪次出现过林小姐形容的“开花”那般又明媚又灿烂的感觉。说完全没有付出感情,也不太对,可他把那当成一种义务,必须要履行的责任,甚至上纲上线地去记住交往对象的生日——好感,也不是喜欢。


二十五年,他有过好感的人都是相似的,听话,温顺,不嚼舌根,长得好看家世也不错,从不忤逆他的意思。


毋庸置疑王源不同于他自认为的“理想型”,切实出现的时候才会闹得不知所措。太别致了,就像小时候橱窗里造型独特的飞机模型,每天路过都恋恋不舍地看好久。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等拿在手里又不再稀罕。


他很怕误以为自己是喜欢的。王源还那么小,这种感情会伤害他。


 


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还难的问题。


所以他也想不通了。


 


王俊凯试图用工作来转移注意力,就像当初一样。他中午在办公室换了件短袖,旁边衣柜门拉开就是个简易的起卧间,配有盥洗室,王俊凯脱下衣服看镜子里的自己,竟发现了以前从未注意的地方。


在脖子一侧,靠近后颈,和王源一样有一颗小小的痣。


就想镜面,两相对峙。


于是那个百无聊赖又炎热无边的日子,王俊凯在电脑前坐了一整个下午,什么事也没做。他打开表格和文件,所有的事都处理好了,剩下一些大宗他也没心力去细看。脑子里兜兜转转都是那颗痣,他本是不信命的人。


工作彻底泡了汤,晚上有个饭局要应酬,王俊凯喝了点酒,等司机送他回家时已经过了八点钟。他跌跌撞撞地按响了门铃,手臂和双腿都有点发软,意识却很清醒。


开门的是王源,手忙脚乱地扶住他,连问了三句你怎么了。


王俊凯摇摇头:“白酒红酒混着喝,上头了,晕。”有点儿可怜的语气,再软一些几乎像是撒娇或者告状,王源把他搀进去扶到沙发坐好,又泡了解酒茶——这是王俊凯家里常备的,终于派上了用场。看王俊凯好像并没有很失态,王源放心地去做自己的事。


花园里养了许多花,喜欢植物的少年特别钟意这儿。夏末秋初的时候最惹人注意是一株昙花,花苞长了许久,吸足了天地灵气,终于有了要开放的迹象。


他站起来,头重脚轻的感觉少了许多,走过去也顺利,他坐在秋千上,王源就蹲在旁边一心一意守着那盆花,不时抬起手表看看时间。王俊凯没说话,口中还有酒的苦味,他隐约记得旁边的那人滴酒不沾。


今夜有满月,低矮地挂上了蔷薇藤蔓,被一片叶子勾着。


饱胀的花骨朵用尽全力撑开缝隙,一缕幽香,随后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不多时花瓣全部展开,像莲,又纯白无暇,暗红的花萼,墨绿的叶子。


嫩黄花蕊入眼,王俊凯觉得自己心脏跳动暂停了一瞬。


王源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拿手机拍下惊心动魄的美,很满意地回首看他。杏仁眼里乘着别样的欣悦,像是海边的夜,为浪花镀上银色的尖,一波一波涌上来,满天星光。


那一刹那,王俊凯很笃定自己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去你妈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喜欢就是喜欢。




tbc.




听说嫌快,接下来剧本切换,《好想急死你》,可好?


921对于“喜欢”的挣扎和他作为年长者所表现的宠爱,我觉得并不矛盾啊=。=


to 王总和他的侄子:我认怂,我争做一股清流。

评论
热度(1590)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