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王先生。

HeyLyo:

王先生。


 


文/知道这个名字被用了很多次很担心被卷进抄袭门的Lyo


Cp:凯源凯


Attention:脑洞产物


        成年向


        作者成年了


        


 


part 1


“实话,大实话,不想跟你站在一块儿唱歌。”


这会王源和王俊凯坐在早餐摊上准备吃饭,王俊凯刚给他撕开缠在一起的两根油条,正拿着桌子上辣椒瓶子里面的勺往豆腐脑里面倒辣椒,听见这话手顺势一抖——辣椒又放多了。


“又怎么了我的小祖宗……”王俊凯表情平和,动作有条理,把还浮在豆腐脑上面没沉下去的辣椒拨了四分之三出来,劈开一次性筷子搅了搅。


“我起床之前看了一下上个礼拜演出的重播,”王源伸手接过王俊凯递给他的油条,撕成小段泡在了豆浆碗里面,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面前的豆腐脑,“一首歌四分三十秒,落在我这的特写没有超过一分钟。我还唱不唱歌了,要不要上台了,说出去——我一个偶像派,我的特写竟然没你多,丢不丢人。”


王俊凯习以为常,心说长得帅是我的错吗,然后把自己面前的豆腐脑端了起来递到王源面前。王源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嘴里有东西说话也含糊了起来。


“我甚至觉得剪片子的是你的唯饭。你看吧过一会肯定要有人说希望电视台一碗水端平。”


王俊凯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心里怒吼这到底关我什么事儿?关我的唯饭什么事儿?关电视台又什么事儿?但他的表面依旧无比平和,开口很没有气势,态度诚恳又谦虚。


“我错了,我的错,你快吃吧。”


 


这一年王源十九王俊凯二十,风华正茂的年纪。以上对话每周都会出现三次以上,主要发生时段在早晨,主要原因就是王源没睡饱故意找事儿。


王俊凯懂他的起床气,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并且是各种意义的在一起这么多年,对方的生活习惯和脾气秉性早就被他摸了个一清二楚。面上也是数年如一日的忍让和妥协,但毕竟是男人,心里总想着呵呵等晚上你不要哭着求饶。


晚上求饶这个梗他只敢用在心里叫嚣,他没那个胆子在天蝎座面前埋下缺报复的种子,而且他们忙了一天晚上也是在提不起兴致做事,任何意义上的兴致。


 


起得早主要是因为要录节目,吃完了东西王源也清醒了不少。凌晨五点的早餐摊实在是没有几个人。今年春天来得迟,这个点没出太阳说实话也还是冷飕飕的。一整风吹过来王源整个人都精神了,裹紧了大衣等着公司来接。


经纪人听见他们俩在外面吃早点整个人就怕怕的,生怕他们做出什么不雅举动被媒体抓着尾巴一通乱写。两个人刚上车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训,但又不好意思说得太重,绕着原点画圈尽量说得委婉。王源和王俊凯两个人早就一副被喷惯了的模样,半躺在车上不约而同戴上了耳机。


经纪人讲了半天道理发现没人应声,透过后视镜发现两个人早就戴着耳机开始假寐,心头一痛也立马闭了嘴开始心疼自己浪费了半天的唾沫星子。刚起床谁都没有好气,但是谁也不敢跟台柱子跳脚。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闭口不言,沉默是金。


 


Part 2


电视台要做个10周年特辑,从夏秋一路放到刚出的专辑。王源看到自己当年的模样鸡皮疙瘩都快长到头顶去了,给自己上妆的化妆师是个小姑娘,怯生生的看着他说我妹特喜欢你你能给我签个名吗等一下。


王源条件反射回了句好啊,谢谢你妹。转头又觉得自己像是在骂街。偷偷的瞟了一眼另外一边也在上妆的王俊凯,看见他眼眶下面一片乌青却盯着自己笑,王源没好气的说了句你闭着眼歇会儿吧,王俊凯转过头去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


妆化到一半主持人进来套近乎,王源认识她,因为她是个王俊凯的唯饭。


 


王源其实是很爱吃醋的一个人,小心眼,而且还特别傲娇。傲娇这个词还是他在粉丝写的乱七八糟的同人小说里面学会的。他闲的时候总喜欢刷刷网页看看同人小说,看自己和王俊凯在短短几千字里面变换无数种身份,做各种各样的♂事,但始终万变不离其宗。


有的时候他也哭闹,自己那些隐秘的心事早就昭然若揭,怎么还有人说他是个直男?


 


胡思乱想之际主持人递过来台本,他瞄了一眼就撂在面前的台上——里面的话每年都要来一次他心里早就记得滚瓜烂熟。偷偷地瞄了还在假寐的王俊凯,又看看女主持的身体在自己旁边心早就飞到了那个还在装睡的人的旁边,觉得心有点儿累。


他看着主持人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尽量放轻了声音,心想你怎么可能叫得醒一个装睡的人——然后又故意省略了后半句①,自己暗爽了三秒钟,故意咳嗽了一声说:董姐,他昨儿晚上没睡好,你歇歇吧。


 


王源讨厌这个女主持不光是因为她是王俊凯的唯饭,王俊凯的唯饭混在娱乐圈的简直多了去了比方说自己就算一个,但这主持竟然姓董,王源觉得真的没办法忍。心里翻来覆去把掌握的那点脏话骂了个遍,妈的董小姐就是给我一个人唱的就算我不姓董。


接着他又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改姓的可能性。


胡思乱想之际已经有人进来通知可以上台了,王俊凯拉拉正在出神的王源,两个人肩并肩走了出去。


 


场下有许多观众,这种周年庆祝活动的票真的是让人挤破头,王俊凯想了想公司发票风格一贯的鬼畜,不由得有点心疼起下面的妹子来。


他们动作无比整齐地向台下鞠躬道谢,礼貌回答主持人的问题。王源在台上总有点小聪明,撒娇耍浑一样不落,王俊凯半真半假的说“你还不是仗着我宠你”,惹得台下举着蓝绿相间的牌子的妹子捂着嘴尖叫。


他们说着无比官方的台词,一遍又一遍的鞠躬,讲到这些年有多么不容易的时候王源总是不说话,王俊凯则是笑笑,摇头,表示没什么大不了。


他说:“辛苦归辛苦,但有人陪着总是很快乐的。”


这句是真半点虚言都没有,王俊凯被自己感动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扭头看了一眼王源,笑的像只摇尾巴的大黄狗。


 


主持问,两位有什么择偶标准吗?


王源笑,说不要眼睛太大的,不要太白的,喜欢短头发。


王俊凯说,我喜欢眼睛大皮肤白的,声音好听一点。


这话自然半真半假,掺杂的感情倒是昭然若揭,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脸,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继而又安慰自己什么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何必拘泥那点形式,但看着那人近在咫尺却又不能遵从那句“灯光再亮,也抱住你”,心里还是有点惆怅。


他什么都不怕,哪怕曾经组合深陷泥潭,哪怕他们从此举步不前,哪怕以后全是苦日子。


他只想要这人陪他一路。


 


Part 3


王源是个喜欢把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节目的后半段录得力不从心,最后补好镜头出棚天都黑了。


五月份,变天,风有点大。经纪人拉了拉王源身上披着的外套,掏出一张纸看了看行程。


“还有一个粉丝见面会,在东城,耽误的时间太多了饭只能在车上吃了啊。”


王俊凯点头表示没问题。


王源看着天不说话。


 


车里很黑,王源有一下没一下的用筷子插饭,吃了两口菜又因为急刹险些送到鼻孔里面去。接着外面一段红黄的路灯把饭收好放在一边,又看了看在旁边扒饭的王俊凯,心里巨不是滋味。


哎,他故意出了口长气,果不其然就看见王俊凯撂下饭盒。


“咋了嘛?”


“哎——”声音加了一倍。


“王源儿,”王俊凯含糊不清的嚼着饭,抬手捏了捏他的脸“别不高兴了~”


“哎你手上的油都蹭我脸上啦!”


王俊凯立即放下手,手忙脚乱的抽出纸去给他擦脸,像只笨拙的狗熊。


王源死死地盯着他看。


王俊凯本来就不白,周围一片漆黑也实在是只能看个大概轮廓。行驶一段路灯出了故障变得更暗,王源觉得四周一下子全部坠入黑暗,只剩下王俊凯那一双发亮的眼睛,变成了这个世界的唯一光源。


眼神与眼神电光火石般交汇,王源想起很多他们平时的出格举动,耳朵开始发热。


 


“咳。”王源咳了一声换了个角度。


气氛变得非常的尴尬。


 


“好了到了!”


经纪人盯着前方攒动的人头缓缓减速,车子的隔音有些不好,能听见非常大的喧哗声。造型姐姐给他们补了粉弄了弄头发他们就下了车,一路被人完好保护簇拥着进了屋子,拿着麦克风打招呼。


麦克风没有调好,拿起来的时候有尖锐刺耳的声音,王源一只手拿着麦克另一只手捂住耳朵,浅浅的笑。王俊凯在一旁背着手站着,像王源高中的时候那个特别严肃的年级主任。


王源说:“大家好,谢谢大家。”


 


人群中爆发止不住的欢呼,和许多年前生了变故时只到场的寥寥数人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王源的手有点抖,尽管是小型的见面他也依旧控制不住心里的喧腾。他偷偷瞟了一眼身边的人,下垂的嘴角又开始上扬。


“我真是三生有幸,才能在攀到高峰跌到低谷的时候都能有你陪着。”


 


Part 4


两人唱了许多年都没怎么再唱的歌,一首董小姐结束后全场欢呼。有个粉丝在下面开玩笑说今晚我们都姓董。


王源笑笑,其实有的时候他连粉丝的醋都吃。


 


活动结束再回到公寓已经是深夜了。


王俊凯坐在客厅里面调试吉他,王源正在厨房一边刷杯子一边出神,没过多久就被王俊凯的叫声唤回来。


“王源儿,你过来听一下谱子。”


“诶来了!”


 


弹了一半,王源觉得这歌怎么听怎么耳熟。


“这是董小姐,我重新编的曲。”


“王源,你听我说。”


“我们还有有很多个十年,我非常的爱你。”


王俊凯一边弹琴一边说,耳朵发红,眼睛也一直盯着琴弦,然而声音无比坚定温柔。


四分十二秒,王俊凯开口唱了第一句也是唯一的一句歌词。


——跟我走吧,王先生。


 


Fin



评论
热度(52)
  1. 大方向前看HeyLyo 转载了此文字
  2. 微微这样讲HeyLyo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