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舍得吗

苏水墨-K:

深夜鬼故事,明天,开学,了。

——

王源一直不喜欢撕名牌这个游戏,他觉得既粗暴又无聊,容易受伤不说,撕的认真了还容易伤害和朋友的感情,如果打起来多不好。

可王俊凯喜欢这个游戏喜欢的不得了,一到周末就给王源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各种鬼哭狼嚎召唤他过去玩,可王源又不傻,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比如说今天要去姥姥家奶奶家爷爷家大舅家三姑家四姨家六叔家,今天要写语文作业数学作业英语作文历史作业政治作业好多作业,今天头疼胃疼手疼脸疼肾疼肝疼胳膊疼膀胱疼。当然,最后这个理由不敢轻易用,用了容易出大事。




“源源,你跟我和腿腿他们撕名牌去吧”

周六那天请假不用训练,带着口罩从公司出来就被王俊凯拽住胳膊。这下可惨了,王俊凯知道自己作业写完了,也知道自己今天哪里也不去,没法拒绝就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王俊凯走。

学校后面的空旷操场。

“哟,王源儿也来了?”

腿哥瞪大了眼睛,旁边的同学也笑得一脸我很懂。王源扁扁嘴把脸别过去,有点不太好意思,倒是王俊凯不嫌害臊的一把揽住王源的肩膀往腿哥那个方向走,眼睛都笑没了。

“说吧你俩,是想黑幕呢,还是想抽签呢”

一个男生抓出一把纸团,轻轻抬了抬示意王俊凯,那人弯起的嘴角把奸诈写到了脸上。王俊凯倒也没说什么,偷偷看了一眼王源通红的耳朵,刚想张口说在一个队就被王源打断

“谁要和他黑幕啊!好好玩就遵守规则,我要抽签”

王源气鼓鼓的瞪了一眼,可这在王俊凯眼里有满满撒娇的意味,一双桃花眼里温柔如深潭水,恨不得一片落叶进去都要溢出来。腿哥受不了的让那同学把签都撒在地上,随手捡了一个

“哎王俊凯你别这么看着我好不咯…”

王源拽过王俊凯衣服的一角,轻轻靠在他耳边。呼出的气体有些烫,灼到了耳廓

“嘘…你不要那么撒娇的瞪着我才对。你这样容易让我想…操了你”

王俊凯捡了一个纸团塞到王源手里,又趁机咬了咬他的耳尖,轻轻吸允一下。看他彻底红了脸才放过。

“王俊凯,我已经举起了手里的火把。请不要虐单身鳖,我可以送给你膝盖”

“快点开始吧,单身鳖还有这么多废话?!”

取开纸团,是单数号。偏头看了一眼王源的,是双数。把脸转向腿哥

“腿腿,我们腿,我们可爱的大腿腿。给你商量个事儿呗”

王俊凯把兰花指放在下巴下面,可爱的像朵花,还眨一个wink。腿哥浑身起鸡皮疙瘩,皱皱眉,

“我日王俊凯你干啥你直说!别恶心我!”

“哎哟,腿腿,你懂得~”

用指尖轻轻戳戳王源,朝腿哥挤挤眼睛。王源更不好意思了,用手掌捂住脸,不太忍心看现在的一幕。

“腿哥,你别理王俊凯,我和双数一队”

被捂住的闷音从指缝遛出来,王俊凯先是有点黑脸,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喜笑颜开。

腿哥,王源,同学A和同学Z一组

王俊凯,同学1,同学B和同学3一组

兵分好几路大面积的散开,腿哥腿长手快,趁他们还在转身跑的时候就把名牌拽下来。滋啦一声,背后只剩残留的胶痕亮闪闪的发光。

场面很混乱,王源和腿哥搭档又撕掉了同学3,王俊凯那队只剩了他和同学B。而同学B却又把王源堵在了小路里,不好转身,容易被偷袭。只能一步一步的后退寻找机会。

王源咬着嘴唇呼哧呼哧的大喘气,发际线那里已经有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刚刚跑的太激,有些岔气。总而言之,王源遇到了危机。

“腿哥快帮我撕了他!”

王源一脸惊喜指指同学B的身后,等他回头拔腿就跑。能拐弯就拐,不能拐也得狠命跑,直到听不见那同学的脚步声才想停下来松口气

谁知道直接撞进了正在寻找他的王俊凯的怀里。气的王源直骂娘,运气差到爆,这下惨了,脑袋都在王俊凯怀里,手臂因为惯性而牢牢抱住了王俊凯的腰。

这下死定了,肯定完蛋了。王源有些绝望,刚刚脱离狼口又误入虎穴。

王俊凯没动他,也没撕他的名牌。就任王源这么抱着,只是呼吸越来越重。王源暗叫不好,心想赶紧从他怀里退出来以免出了大事,却不料王俊凯扯着王源的胳膊就往那间小小的、树围成的圈里走

“王源儿你和腿哥配合的挺好哈,挺默契哈。嗯?”

用了些力道把他推到树干上,捏捏他的脸,又把头凑过去,离的很近很近,呼吸都感受得到

“我…不能怪我呀,咱俩又不是一组的”

王源心里怕怕的,怕他在这里做些什么,只能撅着嘴巴小声辩解

后来啊。后来王源感受到了来自王俊凯唇齿的温度和被吸允的感觉,还有王俊凯的长睫毛和粗重的鼻息。

“完蛋了…被人看到就惨了”

王源心里的兔子砰砰砰四处乱撞,睁着大大的眼睛到处观望,倒是王俊凯一脸享受。

“哎哎哎你干嘛啊,他们还在外面,一会可能就过来了”

王源用手阻拦王俊凯扯下他上衣领口的手,可似乎没什么用处,精致的锁骨和肩膀露了出来,王俊凯像饥饿的老虎一样,又是啃咬又是舔舐,红色的吻痕从脖子到肩膀,从浅红到深红,还带着整齐的小牙印,只是虎牙弄得有点疼。

“王俊凯…你别这样”

王源被弄得手脚发软,王俊凯掀他上衣的时候也只是轻轻推搡,毫无力度可言

“没用。你今天反抗我一整天了,我必须好好惩罚一下”

衔住一颗小小的乳尖,门牙悄悄使劲,又用舌头舔弄,坏心的画圈圈,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揉啊揉,揪起来再松手,就好像在玩一只有弹性的皮筋。

王源闭着眼睛,呻吟从嘴里不听话的遛出来,还是有些抗拒的推王俊凯的肩膀,可越推王俊凯就越使劲。他有些吃不消

“王俊凯…不对,王源儿?你们在哪呢?快出来要回家了”

王俊凯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塞给王源。手有些颤抖的接起,腿哥还是听出了他的声音

“腿,腿哥,嘶…我俩…我俩有点事,先回去了。你快回家吧,小心点”

听到最后这句话里关切的意思,王俊凯的醋意又爆发了,狠心捏了一下,王源没憋住呻吟出声

“怎么了王源儿?你俩…”

“呼…没事儿,我磕到腿了,王俊凯给我上唔…上药呢”

王俊凯笑着看了一眼王源,睁着眼说瞎话,不对,闭着眼呢

“没事吧?以后注意点,让王俊凯看着你”

“好…好”

报复一样的抓了抓王俊凯的头发,红着眼睛挂断后放进裤子口袋。




“王俊凯你下次再这样就滚蛋吧”

“你舍得吗?”

“……滚滚滚”




END




评论
热度(206)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