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王俊凯自传书 短/完

已逾期:

(又名《拐个皇帝回现代》。一看就知道在逗你系列。脑子有黑洞系列。没吃药就乱晃系列。


(画风同《队长泡主唱》。慎。江江 @江园正寂 20岁第一天快乐!给你看点开心的!


 






我叫王俊凯,你翻翻天福国的史书没准能翻到我这名字,毕竟登基第一天就驾崩了,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哦,也不一定。虽然我长得比一般的皇帝帅很多,智商也高,可我死得早,还不具什么知名度,知道我真名的人缪缪无几。史官估计也就记下了我十五岁时闹着玩儿给自己的封号:大哥。


全称:大哥王。


是不是很酷?


呵呵。


 


我父王,呸,我爸,我爸虽说已经算个高富帅,可是每一个高富帅都想更高更富更帅。因此每天早晨,他都要取御花园里最漂亮的狗尾巴草熬成汁液,给自己做面膜;寻遍每一寸国土找来最美的玫瑰花瓣作染料,给他冲破云霄的飞机头染上鲜艳的红;偶尔,他也会在某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忧伤地问嫦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整容技术,今朝哪家强?


 


嫦娥当然没有回答他,只是跺跺脚把乌云散了,皎洁的月光泻在我爸血红的头发上,如梦如幻。我看着父亲忧郁的侧脸,忍不住告诉他:父王,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丑。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我都不忍心告诉他。我们全家就我和他两个人。


 


你问我我妈去哪儿了?你为啥戳我的伤心事?你是不是傻?让你那为了增高而生的大脑稍稍运转一下就知道,一个出生在深宫的男主角,怎么可能有个活生生的亲妈?


你先别说话。让我含着热泪,抬起头,看看天空。


 


好了,眼泪已经倒流回去了。做一个深呼吸,我,还是坚强能干的我。


 


我爸大概在我十六岁时到了整容癌晚期。听说甜符国有个男爵深谙此道,我爸不惜一切代价,想方设法把他弄到了天福国。因为这事我跟我爸也闹不愉快,但一想他也就这点乐趣,现在国泰民安鸡犬升平的,我帮着长几个心眼就是了。


 


甜符国是个很神秘的国家,不怎么外交,听说举国上下都跟着魔似的搞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术法。大伙儿最擅长的那个叫什么……什么时空穿梭。这是王源跟我说的——


 


哦,王源就是那个男爵。他跟我说的不止这些。我的白话文就是他教的。如果这篇自传体我没写好,人身攻击他就好,不要人身攻击我。


 


我姓王呢,是因为我以后得做个皇帝,皇帝必须姓王。而王源不一样,他姓王只是因为他爸姓王。天福国国民为了避讳皇家不冠王姓,除了我爸和那几个亲戚,我还没见过别的同姓人。因此在他没来这里前,我还是挺期待这个小王的。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王源的脚步近了。


 


他有点无措地走进殿里时,我一路定睛打量。确实长得很是精致漂亮,整成这样也是很不容易了。就是这个飞机头竟然比我爸还要高半寸,装什么逼呀,傻逼吗。


我偷偷看我爸,见他并没什么不满,才放心地回头继续欣赏这个王源的脸。


 


我爸慈祥地问他:你名唤王源,跟我们家挺有缘分的呀。


他有些拘谨:也许吧。


我爸:原本看你才十岁有五,觉得你不咋靠谱,现在看你的脸我就放心了。


王源:啊?


我爸:??


我好心插嘴:我父王的意思是你整得真帅真精致,让你来整容他放心。


王源快哭了:我没整啊。你们咋都说我整了?


我爸:????


我瞅了眼我爸铁青的脸色,心下也有点着急,竟然口不择言起来:无风不起浪。全甜符国的人都知道你整了,你怎么证明你没整?


王源:我证明不了。可我就是没整。


我爸:????!!!!


我:那你来天福国干嘛?你之前怎么不说?


王源:皇上给钱给太多了。我家里就把我卖了。


我:……


 


我爸毕竟是个踩死一只蚂蚁都得作诗缅怀的忧郁颜控美青年,此刻也只好叹了口气摇摇头:罢了罢了,不整就不整吧。你走。回国吧。


想了想又说:回去以后,把钱退了。也别给我精神损失费了。退原价就行。


 


王源咬咬牙,竟磕了几个响头:皇上!如果我就这样回国还要退钱,我会被我家人弄死的啊皇上!


我爸脸色沉下来:你连整容都不会,还想来坑我的钱?现在的小孩真是越小越坏!


王源抬起头来,额头被磕得肿起一大块,红彤彤的很是可怜,一双漂亮的杏仁眼雾气氤氲,谁能拒绝这样一张脸?我反正是不能。


然后我说:好了好了,父王,就让他跟了我吧。你看他长那么好看肯定有用的。


王源感激地对我点头。


我爸沉吟几秒后同意了我的请求,然后竟对我绽放了一个猥琐的笑容。我觉得他一定想歪了,又不知道到底歪在了哪。


 


当夜我和王源秉烛长谈,不日而语(这个词是王源创的,他说用在这里很合适。我不懂,大家懂吗),他说他其实不是那个没有家族地位的小男爵,是一个在拍电影的过程中穿越过来的二十一世纪根正苗红好少年。除了飞机头造型和名字与那个小男爵相同外,其余地方无一相似,因此大家都觉得他掌握了整容术法的最高技巧,一传十,十传百,再传到了我爸那。


 


我没怎么听懂,但是我不能承认自己都没听懂,就一直面无表情故作高深:哦?


 


他摆弄了一下桌上的蜡烛,苦恼地舔舔嘴唇:总之,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那个家族最近在研究时空穿梭的某个奥义,不知怎的就把我从别的时空搞来了。我心里很苦啊。


 


我把视线从他亮晶晶的眼睛转到他水润润的嘴唇,咽了咽口水:嗯。别苦,总有办法的。


 


他瘪了瘪嘴,愁云满面,一头趴在桌子上,额头砸出一声闷响,再后知后觉地惊叫出声。眼睛都红了。


我同情地呼噜了把他的头毛,飞机头被我压下去,再翘起来:


刚刚已经磕头磕肿了,这会儿肯定疼。我给你下点药吧。


 


他警觉地撇开我的手:下药?


 


我说:上药!上药!


 


本来上药这种事情不该由尊贵的我来做,可我是个亲力亲为的好储君。


我回忆了一番小时候母亲给我上药的音容笑貌,心里苦涩了几秒;再看到王源眨着大大的眼睛那么可爱,说话的手又不知往哪儿摆了。


我俩都不说话。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味道,啊,青春。


王源皱眉:这什么鬼药啊味道真难闻。


我:……


 


王源:还是谢谢大哥王子了。


我:不用谢。你叫我名字就好。


王源:大哥王子的名字是?


我:偶叫王俊凯。


王源:好的。俊凯大哥王子。


我:……你不觉得奇怪?


王源:不敢直接叫你名字。我被砍头怎么办啊?


我:砍头太暴力了吧。我们文化人不干这种事。你叫我俊俊吧。


王源:俊俊。


我的脸可耻地红了:还是算了。叫小凯好了。呵呵。


 


 


此后我就经常跟王源玩,在一起疯打啊什么的。日子梧桐叶落一样晃晃悠悠地过。


王源的飞机头塌了下去,衬得他更加肤白貌美了,我常常忍不住碰碰他的脖子啊手腕啊,若有似无地捏一捏腰部什么的。这些小动作无异于隔靴搔痒,使我对他的渴望更甚。


 


不过王源一直挺忙,瞎忙,整天走火入魔般地修炼什么时空穿梭法则之类我懂也不懂的东西。


甚至期间还作了首令人不忍卒听的歌。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哦!这首歌,给你快乐!


——你有没有爱上我!!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有多寂寞如雪才能写出这种歌?


 


我心想,大概这是王源儿对我的暗示,左手右手什么的。重播什么的。爱。上。什么的。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那天王源儿不知炼成了什么惊天大招,笑得花痴乱颤花团锦簇花好月圆,反正就是笑得跟个花似的。


我搂着他的脖子问:今天咋这么高兴?


王源荣光焕发:我觉着我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家了!开心得想放三天三夜!三更半夜!的烟花!


 


我僵直了腰身:你,你说啥?你要回家?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王源:回现代!!


我急了:现代在哪儿啊?


王源:跟你说你也不懂……要跟我一起去吗?


我:不是,我过两天要登基了啊。你有没有搞错?


王源有些不开心了:你不想跟我一起回家吗?那里可好了。我们可以一起打CF,打QQ飞车……


我:听不懂。


我表面一张面瘫脸,其实肺都要气炸了,感情这家伙每天都想着走?


王源:就是我们可以一起玩很多更好玩的东西,一起做更有意义的事情,或者一起浪费时间,就我和你。


我:浪费时间的事情我做它干嘛?


王源:……你真不浪漫。


我:先别说那么多。你一定要走吗?


王源愣了愣,开口时有些艰难:我以为你会跟我一起……


我:你一定要离开我吗?


王源:……


我:好,你走,你走了就别回来!


 


我没等他说话就自个儿站起来走掉了。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六步七步,靠我一首诗都快作出来了他咋还没叫住我?


数到一百步,我捧着破碎的心,形单影只地回房了。


 


三天后,我穿着黄澄澄的衣服登了基,成了真正的王者。


王源还没有走,他站在众人中间,安静得如一只鹧鸪。看到我被戴上王冠,就一声不吭地走了。


 


悲伤逆流成河的我,当晚失了眠,四更后才勉强入睡。


半睡半醒间,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声,心想:大胆,有刺客?


我暗中取出枕头下的匕首,闭着眼睛,放慢呼吸。


脚步声步步临近。


我辨认着距离,在那人离我不到半米时睁开眼睛一跃而起,将匕首刺入他的心脏,一边洋洋得意地说:别以为老子失恋了就会放松警惕!说!你是谁派来的?是不是华苏王那个傻逼?


他闷哼一声,应声倒地,不知嘴里在喃喃些什么。


 


我僵在了原地。这声音,这声音。


 


颤巍巍又急匆匆地下床。甚至用不着开灯,我跪下来触摸他的眉骨,眼睛和鼻梁,还有不断涌出鲜血的唇。他是,他是,天哪。我做了什么啊。


 


我紧紧抱住他不断滑落的身体。我在颤抖,他因为我的颤抖而颤抖,他嘴里吐出的每个单音都被抖得支离破碎。他的生命力流水一样簌簌散去,而我无能为力。


我无能为力啊。




他说:我……回,回……去了。


我低吼: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他不再回应我。头一歪。失去了呼吸。


我悲痛欲绝,仰天长啸,把他胸前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王源死了!我怎能独活!


 


番外:


 


王俊凯睁开眼睛,自己竟然活着!还穿着那身黄澄澄的登基服!


一个杀马特发型的男子见他醒来,翻了个白眼:睡醒了?是有多累啊拍个睡觉的戏都能睡着。


王俊凯:??王源儿呢??


杀马特:他拍他的爵迹你拍你的长城,你俩不在一个地方啊!真是没有谁能把他带离你身旁。


王俊凯:王源儿呢??


杀马特:你有什么事跟小马哥我说啊。你复读机啊?


王俊凯:王源儿呢??


杀马特:……我给他打电话还不行吗!


 


 


*不日而语:没有日,只有语。意思是没有OOXX,就先聊起了天。(微博上看到的)




(看了这篇以后 你们还爱我吗?


如果不爱了就去看看我的左边啊宇宙啊之类的呜呜呜我是个严肃的写手

评论
热度(357)
  1. Karroy_0715已逾期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