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王炸薯片:

昨天发了一遍不满意就又修改了一下

r15预警 受不了的赶紧出去

架空 但是是21世纪 狐妖×人类

9000字 慎点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首歌 不听也可以 只是比较欢乐而已



1

 

王俊凯是一只狐妖。

说起来狐妖似乎不大好听,那且称为九尾狐。他出生于康熙年间,当时正是我国专制主义达到顶峰的时期,人民生活压抑,反倒他一介公子哥终日无所事事落得清闲。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王俊凯,他若是生在一个普通家族大概也如其他人一般了,考科举,上朝廷拿俸禄,最后娶妻生子,平淡一生就这么过去。可他偏是个九尾狐,家族繁盛,上至千年老祖,下有新生尾狐,实在无暇顾及到方方面面。而王俊凯平日生活低调,不爱吹嘘,不惹人注意,又有自家父母尽心养育,才得以安稳避开道士过了三百多年。

民国三年左右时期王俊凯也曾遇见过一个书生,生得眉清目秀,谈吐举止温文尔雅。王俊凯粗俗惯了,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人儿,心里好奇得紧。他怎么说也在世上活了这么久,见过的风风雨雨比常人定是要多得多,虽不是精通四书五经,知晓天文地理,但这几百年的历史还是略通一二,来来去去也就和书生熟络了起来。他俩游山玩水,偶尔还去唱唱小曲儿,饮酒作乐生活滋润。可惜好景不长,当时政局不稳,书生家牵涉政党纠纷,险些丢去了性命。王俊凯是九尾狐,命要比人类多。他听到消息时匆忙帮书生挡了一刀,但书生命格不好,还是给落下了病根子,没过几年就撒手尘寰。王俊凯心里难受得紧,他对书生抱着一种隐晦的心思,说知音似乎还不够,像是要更高一个层次。他这会暂时还没想明白呢,缘分就给生生断了。

大概又玩了那么个几十年,建新中国了,中华人民普天同庆,高唱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而王俊凯却感觉这索然无味,生活没了书生的陪伴他实在是对什么事也提不起兴趣。又过了几个年头,突然就跨入二十一世纪了。

某天王俊凯在家上网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想能不能问问算命的,就偷偷地跑了出去。算命的瞎了半只眼,说话含糊,摆个摊子在角落,看起来还挺灵。说拿来生辰八字便可算出下一世投胎的日子。王俊凯听完后就急了,他还真不知道书生的命格,只记得书生姓王,单字一个源。算命的摇摇头,说,这我就帮不了你了。王俊凯了然,走在路上思来想去就决定回家告诉父母自己要搬出去住。他爹妈听完后虽震惊,但也见不得自家儿子这么难过,点点头就答应了。

他们哪想得王俊凯是要去找前世小情人,走之前还不放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嵩嵩啊,你要是在人界看到喜欢的了就领回来给爸妈看看,还有你表姑给你物色了个对象,改天得去见见啊。

“行,我知道了,妈。”王俊凯一步三回头,表情悲壮,好像真的是要去完成什么大使命一般。“你们照顾好自己。”

 

2

 

王源这边和他妈闹起来了,原因是他现在要被逼着去相亲,对方还是一只妖。王源今年二十三,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前几次父母安排相亲未果,他被逼急了,一吼,说自己不想要人类,得是狐狸精。还要长得好,桃花眼,白尾巴尖。

所以等王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紧张得无所适从。本来他只是随口敷衍,想自己要求这么苛刻应该办不到。没想到他老妈还真给他弄来,实打实的狐妖,外貌还跟标准一字不差。

他大中午顶着烈日被推到了饭店门口,五星级酒店,金碧辉煌,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王源咂舌,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看起来年长一些的女人。女人是他母亲,正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与他对视着,露出一副“小样儿跟我斗。”的表情。

王源感觉两眼发黑,他咽了口口水,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又分析分析局势后,他发现自己现在完全无力反抗。他想他妈还真厉害,要什么有什么,且逃了这次还有下次,只好抬起双手作投降状,顺从的进去了。

酒店内部设有很多不同的区域,王源一路七拐八拐,又是坐电梯又是走长廊的,终于被侍者带进了一个包厢。王源在心里发着牢骚,心想要不是这里是他妈订的地方还真会以为自己被卖了。

门是推拉门,格外厚重。王源静默了两秒,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机到裤口袋里,用双手推开。他瞪大了双眼扫视一圈,只看见里面一个水晶吊灯,一张大圆桌子,侧边还坐着一个陌生男子。

“你好……请问你是王俊凯吗?”

王源对自己声音还是很引以为傲的,从小就被夸赞好听,辨识度高。王俊凯自然也是记得。他先前并不知道自己相亲对象是谁,抱着好奇的态度来看看,没想到歪打正着,碰上了自己苦苦寻觅的人,心里也是惊讶得不像话。

侍者捧着菜单在边上等候,王俊凯低头交代了几句就把人打发去了。他迅速平复了自己的情绪,试图魅力全开。他抬头看王源,柔顺的头发微微朝两边散开,笑着露出了虎牙尖尖,继而又绅士的起身抽开身旁的凳子。

“坐这来。”

王源有点生涩,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最后干脆握住了手机。他问王俊凯怎么会来,王俊凯说是自己表姑给介绍的。王源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们家一向从事这种行业的人较多,认识些妖实属正常.

菜没过多久就上桌了,荤素俱全,香喷喷的,王源顿时两眼放光。他吃东西的时候一直在偷瞄王俊凯,意外发现那人也在笑眯眯地盯着他。王俊凯见王源吃得这么开心也很舒坦,他毕竟仅是凭着多年前的回忆想起王源爱吃什么,没想到却歪打正着。

“看来我点的东西很合你的口味。”

“是真的很好吃啊!”王源吃得急促,把左手腾出朝王俊凯比了个大拇指。王俊凯不禁被逗笑。

“喜欢就好,多吃点。”

“你也吃!”

虽然王俊凯对王源没有及时的认出自己有些失望,但仍表示可以理解。毕竟前世今生,记忆消失了也正常不过。他拿起筷子,又往王源碗里添了点肉,王俊凯想,大不了重新再来一次。

 

王源看到王俊凯的时候心一直砰砰跳,好像他们本该就是这样相处一样,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毕竟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又不觉得不妥。回到家后王源实在是累得很,直接把自己往沙发上放倒。王母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敷着个面膜就坐到了王源边上。

“今天怎么样?”

王源脸涨得通红,眼睛都不敢抬起来。他好面子,怎么会跟母亲说自己这点怀春小心事,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挤出来几个字。

“还行吧。”

王母懂自家儿子,她估摸着这样子十有八九自己儿子是看对眼了,‘噢’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神神秘秘的把王父拖到房里去嘀咕。王源平日里伶牙俐齿的一个人,这下被人抓到了软肋心里虽有不服,但他自认理亏,话也说不出来,只好一个鲤鱼打挺准备进房间去拿干净衣服。

—— 微信

千年等一回 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验证消息:王俊凯。

王源出房间的时候发现手机屏幕亮着,信号灯还一闪一闪。他凑近一看就发现有一条未读消息。今天王源刚和王俊凯刚交换了手机号,还正寻思着要不要加微信,结果对方就先发过来了,省了他一道程序,王源心里满意。

他盯着屏幕一看,立马就乐呵了,噗嗤一声给笑了出来。心想王俊凯这取得是个什么名字啊,还真是搞笑。又暗自腹诽了一小阵,王母突然从房里探出头来催促他去洗澡,王源应了一声,手滑到了那个绿色的小方块。

已添加。

 

3

 

王俊凯在这个世界想要生存下去必定得找些事来做,比如说上上班什么的,用来赚钱养(wei)家(bao)糊(wang)口(yuan)。王源还在学校读研,目标是硕士学位。王俊凯旁敲侧击地打听到了王源的学校,又找人托了点关系进去。他虽看上去年轻,但好歹也活了几百年,证书、资历什么的也少不了,自然顺理成章的就成了王源他们学校的导师。

王源平日里学业繁重,他虽有心与王俊凯再见面,可学位来的压力把他逼得紧紧的,也没办法。王俊凯这下来到他们学校倒好,把王源吓了一跳,但更多的是惊喜。他虽不是负责王源那一专业,但两人距离毕竟是近了许多,日常也会有交流。

其实王俊凯周日几天除了和王源闲聊也没空着,他找王源妈要了他的生辰八字,说是要看看两人合不合。王源妈当然愿意,二话没说就翻箱倒柜给找出来了。王俊凯笑得点头哈腰,后脚刚踏出门就打了个的士,想到小胡同里去找算命先生。那先生双手魏魏颤颤,捧着写着生辰的纸,神叨叨的往上面撒了两滴水。王俊凯在边上站了约莫有五六分钟,等得有些不耐烦,就问,先生,您这算得有结果了吗?

算命的摇摇头,又过了好半天才说。

“此人命格极为复杂,老夫道行尚浅,实在是看不清。但吉人有天相,还请勿要做亏心事,广结良缘。”

王俊凯自然是懂了算命先生的话中话,他为九尾狐,过得再像人类也终究是妖。若是自己不多加注意,可能会给王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从算命先生手里收回王源的命格纸,付完钱又道了个谢后便离去了。

 

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好吃,特别是夏天,似乎还有些馊味。王源瘦,本来就爱吃零食,现在食堂弄成这样啦就更不愿意去了,王俊凯怎么会让这种情况发生,自从他确认了生辰之后就对王源格外殷情,经常陪王源跑到各个地方去品尝美食。王源为此还抱怨了许久,说自己连论文都写不完了,不如在宿舍吃泡面。可每当他看到王俊凯,只要对方稍稍勾一勾手指,马上就又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

王源想,自己还真是个怂逼。

吃了这么多大街小巷,王俊凯和王源最喜欢的还是学校后面的面馆。王俊凯每次去都会点一碗清汤挂面,加上一个荷包蛋,辣椒也不放就直接吃了。王源对此嗤之以鼻,他觉得不加肉和辣椒的根本不能叫做面,但吃完后鼻子上又总会冒出一两个小痘痘。王俊凯反讥,气氛其乐融融。

“王俊凯,你跟我讲讲你之前的故事呗。好奇。”

老旧的电风扇在头顶摇得吱嘎响,王源大汗淋漓的搅拌碗中的面。王俊凯要他不要弄了,他不听,将油溅得到处都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王俊凯皱着眉头擦拭王源的污渍。

“我以前有个挺喜欢的人,但是还没等到在一起他就先离开了。”

王源不是第一次要王俊凯说老故事了,只不过这是第一次他主动提起。撑着下巴的王源兴趣盎然,催促着王俊凯继续往下说。他倒是很好奇什么样的人能将王俊凯迷得七荤八素,自己好好做个对比,努力一把说不定还能成功。

“因为染了病。”王俊凯开口道。

王源自是不知道那个人就是自己,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他想王俊凯能牵挂那个人这么多年,自己应该是没机会了,情绪又低了几度。他使劲戳着碗里的荷包蛋,仿佛在揉搓王俊凯的脸。

“那你应该很喜欢他吧?”

“是。”王俊凯回答地干脆利落,王源撇撇嘴,心里抱怨着那为什么还要跟自己这样有牵扯,让人心生误会。

王俊凯既然开始说这个话题,那就说明他心中自有把握。之前两人如此关系好,不禁令他回忆起从前,但又害怕王源并没有对他产生别样的情愫,此番对话也是为了试探试探。

“那人姓王名源。至于脸,和你是一模一样。”王俊凯忍住嘴角表上要溢出来的笑意,“也就是上一世的你。”

“什么啊…”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试?”

 

4

 

今年暑假放得早,C市就像个大火炉,但这并不能阻止恋爱中的人的热情。

要说王源前段时间还别别扭扭不愿意出去相亲,这一阵子就是盼星星盼月亮跟王俊凯出去玩了。他们这段时间关系突飞猛进,放课后还经常用微信保持联系,王源喜爱拍照,经常发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王俊凯。王俊凯全都默默存到了手机中,其中一张王源的自拍还被他当作了屏保。

他与王源相约当天下午在市中心新开放的游戏厅见面。王俊凯先前从未到过这些地方,约会地点是王源定的,他吃了中饭后就到约会地点,想熟悉一下环境,免得等会丢脸。可刚下公车却发现王源已经在树下靠着了。

王俊凯走近,喊了一声王源的名字。王源大概是因为低着头玩手机玩久了,目光有些呆滞。王俊凯就顺着风吹过去的方向理了理王源的头发,露出挺拔的眉毛。

“别在太阳底下玩手机,眼睛会坏。”

王源抬起头看王俊凯,太阳刺得他眼睛疼。他想,王俊凯这会应该觉得自己特别帅。

然而事实也确是如此。

王源看久了觉得不好意思,他几乎是用小跑到柜台前的。柜台后面摆着个大大的板子,写着买一百送十个。王源激动,两眼放光,蹦蹦跳跳的指着说给我来一百个。王俊凯看见王源这样不禁笑出了声,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个皮夹子,抽出一百说,我付。王源有点不开心,虽然都是要磨合,但他总归还是个男人,要对方出钱好像是只有小女生才会做的事,况且只是一百块,似乎不太好。好在当时人不多,王源和王俊凯稍微争执了几句后就有了结果。营业员看到是两个帅哥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笑眯眯的从机子里取出一叠硬币,装进塑料袋子里递给他们。

“祝你们玩得愉快。”

其实一开始王源想要王俊凯陪他去玩扣篮机的,他从小就喜欢篮球,即便是来游戏厅也不会放过。但好巧不巧,每个机子前都沾满了人,大家好像一时半会也并没有要结束的意思,王俊凯怕王源扫兴,就扯了扯他,手指向夹娃娃机的方向,说,要不我们去玩那个吧。

“……”

虽然一路嘟嘟囔囔的说自己不愿意,可看到自己喜欢的玩具王源还是忍不住两眼放起了光。王俊凯领着王源走到了一个海贼王的机子面前,准备抓。王源看到一只乔巴躺在了洞口边上,就跟王俊凯说:“要这个要这个!”

王俊凯自然是宠着王源的,二话没说就开始摇那杆子。可这个游戏是一项技术活,夹子松松垮垮的,但娃娃笨重,经常刚吊起来又掉下去了。他俩在这砸了不少钱,却始终没弄到。王源有点灰心丧气,垂着头站在王俊凯边上,老半天没出声。其实也只是个游戏而已,王俊凯刚想拍拍王源肩膀安慰安慰,就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女声打断了。

“王源?是你吗?”

王俊凯回头一看,是一个梳着高马尾的女生。女生气质不俗,看上去还比较舒服。可王俊凯却不喜欢,女生刚出现的时候他心中便马上警铃大作。王源听到有人喊他也回了头,说,哇,好久没见了,真是巧啊,在这里碰到你了。

王俊凯不服,嘴角垮着,心想,我们也很巧啊,一百年没见都能碰上。不过这话他还是不敢说出来的,说了也没人信。

 

女生是王源初恋,高二那会谈的。那时候王源什么也不懂,和女生手也没牵过。高三的时候王源实在是忍不住了,就以‘学业繁忙’为理由提出了分手。其实王源想,自己繁忙个屁,玩都来不及,谈恋爱简直是束缚。

时隔这么久碰上前女友还真是尴尬,况且还是和自己对象呆在一起。

这下完了。王源想。他偷偷地打量着王俊凯,果不其然看到那人的表情一黑再黑。

“这是你哥吗?长的挺帅的嘛。你们家基因真好。”女生在王源面前多停留了一会,似乎还想再续前缘一样,又生硬的搬来了个话题。

王源笑着打哈哈,想也没想就接过女生的话,“这是我远方的一个表哥,来我家住几天…”

王源越说越没底气,声音最后小到了听不清。他感受到了身旁那人传递而来的低气压,让他又心虚又胆怯。

 

5

 

王俊凯当然是生气了的,但他没表现得太明显,还是一路忍着把王源送回了家。下车的时候王俊凯倚在车上看王源,夏日晚上特有的凉风吹过,且有鹅黄色的月光打到他细碎的头发上,王源有些看傻了,心想王俊凯到底是吃什么才能长得这么好。

王俊凯被王源盯得别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把王源往防盗门那个方向推了推,就转身准备回到驾驶座。其实刚刚路上王源不停的说笑话的时候他气就已经消了一半,现在也只是做个样子,没想到王源道别后还赖在这不肯走。

“唉,你等等。”王源在王俊凯绕过车头的时候一把拉住了他。“我爸妈今天去奶奶家了,你要不要上去坐坐?”

王源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把手一缩,放到脑后挠了挠,嘴里还嘟哝着什么,模样可爱。

王俊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只是没想到进度会这么快,不过他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送到家门口的猎物谁不乐意要。王源却没想这么多,笑眯眯的拉着王俊凯往楼上跑,黑暗中两个人的小拇指偶尔还会勾到一起,空气中飘动着甜腻的糖分子。

王源家不大,普通一家三口的布局。两室两厅,明亮整洁,王俊凯看着心里舒坦。他换上了王源的皮卡丘拖鞋,软乎乎的,王俊凯心想,还真是和它的主人一样。

王源不知道该干什么,不可能跟王俊凯坐在沙发上聊一晚上天吧,又从冰箱里拿出两瓶芬达递给王俊凯。

“想看电影吗?”电视机旁有个书架,大概三四层的样子。都是一盒盒的碟片。王俊凯说王源复古,现在基本上都在网上在线看了,哪还有人买碟。

“你不懂,这叫收藏。”他白皙的手指划过最上层,上面还落了一小层灰“哝,这个怎么样?”

王俊凯接过王源递来的碟盒,看上去有了一些年代感。是霸王别姬,很老的片子了。王俊凯曾经看过这部片子,九三你上映的。因为故事同是发生在民国,让他深有同感,可惜讲述的是戏子之间的爱恋,但还着实感人。他眼神暗了暗,抬头看向王源,那人整捣鼓着许久未动的碟机。

“好,就看这个。”

真是命运啊。王俊凯心想。

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王源又变戏法似的从冰箱里拿出一块草莓蛋糕,半靠在王俊凯身上看。王俊凯看着电影里一闪一闪的画面心里实在五味杂陈,故事凄凉,他低头看着王源,那人眼眶已有些泛红,轻叹一口气,王俊凯把王源给揽到了自己肩膀上。


吃肉戳我 完请继续回LOF看剩下的文

 

6

 

王俊凯和王源自那天离开之后都没有互相联系对方了,似乎都尴尬得快要忘记。王源经常撑着下巴想,王俊凯现在在干什么呢,有没有记起过自己。可只要稍微一回忆,令人脸红心跳的镜头又会一一闪过脑海中。如此往返,令人纠结。

王俊凯大概是人间蒸发了。王源猜。王俊凯把工作都给辞了。他每天都给王俊凯发点自己所遇到的有趣的东西,然而王俊凯却再也没有回过他的微信。他妈也问过他,为什么这几日都不和王俊凯出去玩,王源说他忙,没空。王母也并没有多纠缠,年轻人的爱恋总是要有点起伏的。

要说王俊凯去哪了,其实他回到了老家。他此行一是想要到长老所赐大婚之日要送的礼物,二是想要报备自己准备离去妖身,断掉余下八尾,成为一名凡人。

他可不想再等几百年了,宁愿这一世普通一点,陪王源度过余年,然后等待转世,也不要这不老的躯体。

长老威严至极,却也通情达理。此前并不是没有这方面的例子,只是与男儿相爱还是头一糟。他给王俊凯了一点磨练,或是说惩戒更为确切。总之,这耗了王俊凯几个月的时间,但每每当他想要放弃的时候,总会想到王源那亮亮的眼睛,好像一切都值了。

 

王源早上是被一阵冰凉的触感而刺激醒了,至此,他已有三个月又二十一天未见到王俊凯了。若不是王俊凯在走之前给他留的最后一句话,他或许现在已经放弃。在睁开双眼的那一刻王源整个人都诧异住了,他使劲眨了眨眼,又从被子里伸出温热的双手,戳了戳那人糯糯的脸蛋。

“王俊凯?是你吗?”

“是我。”王俊凯轻笑一声,狭长的桃花眼饱含爱意,他仿佛在怜惜一块宝物,将王源从床上扶起来,又刮了刮那人的鼻尖。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

回应他的是一个急促而又深情的吻,王源说了一半的话又被堵回了肚中。

“你看,我这不是来陪你了吗?”

王源吐了吐舌头,把赖在他身上的那人推开,面染绯红。

“谁要你陪了!”



FIN.

反正我是很喜欢这个设定 不知道看文的你喜不喜欢

想看评论 应该会有番外 因为正文我还意犹未尽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鞠躬

评论
热度(228)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