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之年 13

凋芥草:

六月初,高考开始了。




这场影响着全国千万学子命运的考试,在蝉鸣声中拉开帷幕。




王俊凯和王源在不同的考区考试,一南一北。王源没有再让父母送自己上考场,十年磨一剑,少年带着自己的梦想和追逐,去迎战自己人生中这一役。




这些年他生长、他学习、他选择,他第一次失去亲人、第一次体验社会,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第一次被喜欢的心情驱使,第一次告白、第一次失恋,第一次喝酒、第一次醉酒,他的人生,都由王俊凯参与王俊凯陪伴。




他们像两棵并肩成长的树苗,王俊凯的确为他遮风挡雨,给他庇佑,可若不是王源自己拼命地汲取养料,拼命成长,如今又怎么会赶上他的高度。




他并不是只能依靠他的弟弟了,他在不经意间也长成了可以依靠的男人,他会为自己的感情负责,他勇敢而又坦白,喜欢就喜欢,难过就难过。




如今他也懂得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对自己负责才是对关心他的人负责。高考两天他并没有给王俊凯打电话,王俊凯也没有联系他。加油或是鼓励都是不需要的,就像那年并肩跑5000M时,只要听到你的呼吸声,我心里就有莫大的安慰。




 




千玺特意等到高考完之后再回北京,刘志宏也从球队请了假出来,还有好久没见面的四饼,几个老朋友聚在大左的新店里,吃着大左妈做的家常菜,听大左吹牛逼。人生不过如此了。




喝到晚上的时候刘志宏忽然嚷嚷着要爬山,几个人来疯还真就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爬山去了。




司机师傅把他们扔在公园门口就赶紧开车溜走了,生怕这几个神经病让他在这等。刘志宏嚷嚷着要追车,说还没给钱呢,要追着给人家车费。千玺把他脑袋夹着拽进了公园,让他别丢人。




“他丢人丢的还不够多啊!”




王源高声大喊。




一旁的王俊凯赶忙把他嘴捂上了,怕被保安听到,谁想到王源属老鼠的,一口啃住王俊凯的手。王俊凯疼地一甩手,准备训斥王源几句。结果大左在前面又喊,你俩快跟上,黑灯瞎火的我害怕!




王源冲王俊凯一吐舌头,就跑去追大左了。




爬到山坡上的时候,王俊凯觉得刘志宏这傻逼犯病犯的还挺值得的,这里能完全俯瞰到整个山城的夜景,霓虹闪烁,让人有一种,这就是我大C市的感觉!




“这就是我大C市啊!”




刘志宏喊道。




刘志宏起了个头,大家开始没命的狂喊。




“我想我妈病治好了!今年再赐我一媳妇吧!”这是大左的愿望。




“我要挣大钱!做个拉皮儿!买大房子!取大奶媳妇!”这是四饼的愿望。




“刘志宏,对不起!要不是当初打架的事!你爸也不会认识那女人!”




刘志宏震惊地看着千玺,




“你他妈说什么呢,我爸那种人,就算那次没去见那女人,保不准以后就找了别人,你自责个什么劲!”




“不管怎么说,那次打架也是诱因,对不起。”




王源没再管那俩人之间的纠结,对着天空大喊,




“王俊凯是傻逼——”




大左听着一乐,说这也是我心声啊,于是跟着王源喊,“傻逼——”




于是四饼,“傻逼——”




三活宝还搞出三个声部来,连在一旁争执着的千玺刘志宏都忍不住乐趴了。




最后大左让王俊凯喊一个,别端着了,王俊凯想了想,上前对着整个山城说,




“谢谢老天让我这个傻逼认识你们!谢谢你们,兄弟!”




 




高考成绩是半夜十二点出的,当时网页直接崩溃了,直到十二点半王源才刷出成绩。超常发挥!




他粗略算了一下,估摸着北京那所语言大学分是绝对够了。立马去给王俊凯打电话,电话那头的王俊凯也挺开心的,说跟估的分差不多,估计能上dream school了。王源就装作不经意地问他,你dream school是哪所大学啊?问完他就屏住了呼吸,不敢错过一丝一毫电话那头的声音。




王俊凯说了一个北京的理工科学校。




王源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他抱着手机吧唧吧唧猛亲好几下,然后又倒在床上嗷嗷地打滚。




哈哈哈哈!小爷我的直觉果然没有错!




 




王俊凯是拜托王源帮他去学校取的通知书,他爸妈带他回了趟老家,说是家里那边一个舅老爷不行了。然而王俊凯这一去就是整个暑假,不过王源也被爸妈拽去东南亚转了一圈。




 




俩人在北京见着面的时候,互相差点没认出来,两个炭头凑在一块儿都忍不住乐了。王俊凯说他这一夏天在农村一直干粗活,说完还给王源展示了下手上的茧子。王源说滚蛋你那是弹吉他弹出来的。王俊凯回说你太不关心我了!你看左边那块才是弹吉他弄得,我真的干了不少活,你不觉得我壮了很多吗!王俊凯伸出胳膊,说你摸摸。




王源于是伸手摸了摸王俊凯的胸肌,说哦,是变大了。




王俊凯,“··· ”




 




王源走着走着发现不对,他说你们学校不是这个方向吧!




“对啊,我陪你去报道。”




“不用你。”




“我就顺便熟悉熟悉你们宿舍。”




“哎呀你熟悉我们宿舍干嘛!”




“以后来方便啊!”




迎新处的学姐说,“哎呦学弟们不要吵架嘛!”




另一个学姐说,“你懂什么,床头吵架床尾和。”




王源,“···”




谢谢你们了。




 




王源报的是西语专业,语言学校就一个特点,女多男少。这里有如狼似虎的学姐、如狼似虎的学姐和如狼似虎的学姐。王源就觉得从进了这所大学的门开始,不知有多少如当初沈默一样的目光看了过来,他让王俊凯赶紧走,王俊凯也没理他。




自顾自地帮他买了被褥领了饭卡,又从临近的超市临了一大堆生活用品回来。




最后把他安顿在宿舍,又同他宿舍的室友们交待了一番王源年纪小你们多担待,才肯走。




室友大A说,“你们哥俩感情真好,嘿嘿。”




室友小B说,“呦,哥哥对弟弟当然好了。”又给王源投过去我懂的表情。




室友小C说,“你高考多少分?”




王源心说这都什么人。




不过虽然室友们略奇葩,但对王源还都是蛮好的,尤其是日后每次王俊凯来看他的时候,小B就对他尤其好。




 




开学第一天吃完晚饭之后,王源趴在宿舍床上给王俊凯发微信。




【你安置好了吗?】




大约过了40分钟王俊凯才给他回,




【源源,刚刚和宿舍同学出去吃饭了,手机放在宿舍充电,没看到】




【都弄好了。】




【你吃晚饭了吗?】




【源源?】




【生气了?】




 




【不抗毒素恢复aaaaa】




 




【?】




【源源?】




 




【啊啊,刚才手机卡住了死机,重启了一下】




 




【都告诉你不要买三星】




 




【三星怎么了,我是安卓自豪】




 




【··· 】




【早点睡】




 




【睡不着,想让你陪我睡。】




 




发完这句王源心里咯噔一下,糟糕了,把心里话发出去了。妈个鸡,对待王俊凯怎么能放松警惕!




他看到手机里,




对方正在输入···




王俊凯 




对方正在输入···




王俊凯




然后一条语音发了过来




王俊凯声音低低的,好像故意压着,估计是宿舍有同学睡了。




他说你们宿舍条件不好,你坚持一下,晚上别蹬被子,明天别忘了买个蚊帐去。然后他沉默了一下,才又开口,等大二的时候,我们在出去租房子住。




 




王源反反复复把这段语音听了好多遍,都要听硬了,抱着被子滚了一圈才清了清嗓子回复,知道啦,晚安。




 




王俊凯这次没再发语音了,只是回了个晚安。




 




大学军训开始了,这次的军训可不像初中高中那两次好糊弄,王源作为为数不多的男生,还要每天帮同学们抗水买水,因为盘亮条顺被选为了排头兵,几乎被晒脱了皮。




还好每天小B都要糊他一脸面膜,然后在他出门前糊他一脸防晒。小B说王源作为他们宿舍的门面,是不可以晒黑的!结果军训之后王源反倒白了一圈。




王俊凯则要苦了些,他们被拉去了军事基地军训,同真正的士兵一起站军姿爬土坑,更没有室友给他糊面膜,只有每晚能同王源发微信聊以慰藉。




 




以前他们两个很少有通过文字的方式聊这么多的机会,多数话都当面说了。可现如今忽然距离拉开了,就不得不靠手机联系了。但俩人都不约而同地着迷于这种方式的交流,很多当面说不出口的话也能让彼此知道,说不出口的喜欢也就肆无忌惮起来。




 





评论
热度(28)
  1. 微微这样讲凋芥草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