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我眼中的你是蓝色的

海星人:

学长凯X通感症源


   
          王源说,我看到很多只白色的绵羊噔噔噔跑过去了。


          从小王源就很难理解“感觉”这个词语给他带来的感觉,当他听到幼儿园的小伙伴说:“我最喜欢玩滑滑梯了。”他便开始疑惑,“什么是喜欢?”
          “你们听到这段音乐,心里是什么感觉啊?”老师暂停下磁带,“王源你来说说看。”
           王源站起来愣了半天,“我看到很多只白色的绵羊噔噔噔跑过去了。”
           老师冷了脸,让他坐下,继续提问其他小朋友,有的说很欢快,有的说很好听。王源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他真的看到很多白色的绵羊了。
小时候的童言稚语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慢慢发现这不是孩子异想天开的回答,王源似乎从来不能很好的感觉。爸爸妈妈带他去做了检查,最后结果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疾病——通感症。


           王源的感觉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在他的感知中,色彩是有味道的,音乐是有画面的,那些奇怪的情绪,难过、开心、生气,统统变成了奇怪的画面。
王爸爸和王妈妈不放心,又去做了智力测试,结果证明王源的智力是正常的,王妈妈无奈地摸摸儿子的头,“只要他健健康康就好了。”
          小王源骨溜骨溜转着眼珠,他好像在妈妈的身上看到了一只灰色的小熊。
          王源慢慢长大了,他开始避讳使用“我觉得”“我感觉”这样的词,因为他总会说出让人吃惊的话来。
“妈妈,我知道该怎么办了。”王源从学校回来,匆匆放下书包,“我只要把我看到的变成你们听得懂的话就行了。”
          从此,看到白色的绵羊,他就会说欢快。看到软软的棉花糖,他就会说温暖。看到绿树叶,他会说我困了。
          王源在书桌上咬着笔杆,他已经对一道阅读理解题挣扎了二十多分钟,他实在没办法写出“作者在提到漆黑的夜空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情绪”或者“第二自然段给人以怎样的情感升华”。小王源第一次因为自己的病哭了出来。
           虽然阅读理解做得乱七八糟,可是语文老师总是夸王源作文写得好,像是一篇充满趣味的童话,一件出门帮妈妈买菜的小事,在他笔下就像是爱丽丝梦游记一般生动灵活。
           毕业时,那位憨憨的有着胖胖肚子的语文老师对王源说,你活在童话一般的世界里,这让你更纯净地面对这个世界。
           王源觉得,他说的话就像是一颗薄荷糖,让他觉得舒服。
            第一次踏进大学校门,王源心里像是住了一只白色的兔子,学长学姐们带着微笑接待新生,王源在门口的宣传栏上愣了好半天。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好听的声音侵袭耳朵,王源下意识瑟缩了一下,像是一根狗尾巴草。他回过头,看到那人穿着素净的短袖衬衫,带着温柔的微笑。


                 他是蓝色的。


            王源这样想着,虽然蓝色对于他而言有时候会变成跳动的音符或者清冽的气味,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蓝色的。
             纯净的,凉爽的,蓝色。
             “学长好,请问入学手续在哪里办理?”
             “我带你去吧,你是哪个专业的?”
             王源递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他看了一眼,微笑的合上,“王源你好,我是王俊凯。”
             王俊凯,真是个蓝色的名字。
             办完入学手续,王俊凯又带王源去了寝室楼,慢悠悠的介绍,“等会儿先到宿管处登记填资料,然后就能领钥匙了。”
             “好,谢谢学长。”
              陪人到宿管处以后王俊凯就走了,王源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又有几只白绵羊跳了出来。
              因为所学专业分配的宿舍出了点问题,所以他就被安排到学长的宿舍,里面还算干净,简单的四人间,只有一张床铺上放了被子。王源想了想,不清楚其他几张到底哪张是空床,所以干脆就把行李放到一旁,出去办理其他手续了。
             炙热的天气让人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粘腻感,王源脑海中闪过几个光晕,他不由得嘟起嘴。
回到宿舍时已经接近傍晚了,他打开宿舍门,意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王俊凯,耳朵里还塞着耳机,看到他进来也是一脸惊讶。
            “呃…学长好。”王源对他点了点头,“宿管处那边说寝室分配出了问题,所以让我在你们宿舍过渡一学期。”
            “没事,欢迎你。”王俊凯笑了笑,“你睡我上面这张上铺吧,另外两张床都有人了。”
王源慢慢拿出自己的行李,王俊凯凑过去问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谢谢学长。”
            王源的行李很简单,怕重又怕麻烦的他几乎只带了随身的物品,整理完后他起身,正撞上王俊凯那对略带笑意的眸子,不由的红了脸。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大片的浪花,扑腾扑腾地拍在沙滩上。
             这一定是因为王俊凯太蓝了的关系,王源这样想着。
             傍晚,王俊凯学长说要带新来的学弟尝尝好吃的,王源看了看空床铺,问:“另外两位学长不来吗?”
“你们新生报到早,他们明天才过来呢。”王俊凯大咧咧地揽过他的肩膀,“走走走,吃饭去。”
心里啐了一口,卧槽,真瘦。
             “王源,怎么样?
             “很好吃。”
             “第一天进学校感觉怎么样?”
王源的筷子一滞,脑子里飞速运转着该怎么回答,小心翼翼的看了对方一眼,“很…开心啊。”
              王俊凯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说话。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王源几乎是立刻在脑中闪现出记忆里熟悉的气味,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有些为难。走出去接又太刻意,当着王俊凯的面接又怕被察觉,无奈只好接起了电话。
“喂,妈。”
             “源源,今天入学还顺利吗?”
             “很顺利。”
             “感觉怎么样?”
             王源其实很想说,他认识了一个蓝色的人,整个校园是 绿色的树,他的心里跑过好几只白绵羊,但是在看到王俊凯的时候总能感知到浪花,他觉得可能是王俊凯的眼神特别浪…
             “感觉很开心。”
             “源源是不是跟别人在一起呢。”王妈妈马上察觉到了儿子的隐晦,微笑着说,“那等你休息的时候再跟我说吧,好好照顾自己,源源。”
              “好。”


             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人,很快就熟了起来,另外两位学长易烊千玺和刘志宏也非常好相处,王源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他第一次听到易烊千玺这个名字的时候,眼前跑出了好多只轻松熊,面瘫的,软软的。
             他还是最喜欢王俊凯,想到他就能感觉到一片清爽的蓝色,毫无杂质,让人舒心。
             只可惜,他不知道怎么表达,王俊凯对他很好,王源在他眼里就像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孩子,总是很客气,甚至说话时不时会蹦出尊称,让人觉得有些疏离,却几乎在同时发现,王源望着你的眼睛,纯净地想让人拥抱他。
            王俊凯的心里产生了奇怪的想法,他渴望拥抱王源。
            马上要举行校园祭了,王源思考了许久还是退出了班级节目的排练,他看了看校园祭的介绍,在第一天晚上的文艺汇演中赫然写着王俊凯的名字。
            回宿舍以后,他问,“小凯,我在校园祭上看到了你的名字,你要表演吗?”
           “对啊,系里让我去唱首歌。”王俊凯看了他一眼,“你喜欢什么歌?”
           王源想了想,摇摇头,“我不太听歌。”
           歌曲对他而言不单单是一段旋律,也许会变成抽象的图 画或者在嘴里蔓延千奇百怪的味道,歌里表达的不同情绪会让他心里一团乱,他再也不想看到黑绵羊和白绵羊在一起打架的场景了。


王俊凯摸了摸他的头发,“那就听我唱吧。”


校园祭很热闹,王源帮班级里准备东西,到了下午才有空好好逛一逛,他今天看到了白鲸,王源知道这种情绪叫开心,于是他拿出手机给王俊凯发微信【我今天很开心】。
           王俊凯没回,他也不在意,晚上到学校会场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千玺和刘志宏提前帮他留好了位置,王源坐下后问,“什么时候到小凯?”
         “还早,王俊凯每次都压轴。”千玺递给王源一包零食,“这里大部分女生都冲着王俊凯来的。”
          王源好奇的往后看了看,太黑了看不清人,原来那么多人都很喜欢王俊凯吗?他们也会和我一样看到蓝色吗?王源的脑海里蹦出一只灰色的小熊,他知道,小熊出来的时候他并不是那么开心了,相比起小熊他还是更喜欢白绵羊或者白鲸,哦不,喜欢到底是什么呢?心里明明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小脑袋绕啊绕的,快要把自己绕晕了,不知觉发现舞台灯光都暗了下来,打了一束追光,台上是一个吧台椅和一支立麦,千玺在他耳边说,“王俊凯要上场了。”
           王俊凯穿得很帅气,他觉得平时看到的王俊凯是蓝色的,今天是更亮更亮的蓝色。他带了一把吉他,拨动一串和弦,缓缓开口。


深色的海面布满白色的月光,我出神望着海心不知飞哪儿去。
           王源愣了神,他的心里冒出了大片大片的云朵,灰色的,沉重的。


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画一出沉默舞台剧,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再大声也都是给你,请原谅我不会说话。


           他低下头,鼻尖酸涩,听着王俊凯唱出最后一句词,台下是热烈的欢呼声,云朵仿佛更多了,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千玺,我得先走了。”
          “嗯?”千玺疑惑的看他,“你不等小凯了吗?”
           他摇摇头,离开了会场,身影有些狼狈。
           王俊凯走到观众席,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他看了眼千玺身边空空的座位,不禁有些失望,“他没来?”
          “来了,听你唱完歌就走了。”
          “去哪儿了?”
          “没说。”千玺意味深长地看他,“你认真了?”
          “我本来也就没开玩笑。”
他无奈的摇摇头,“我看他跟别人不太一样,你可要加油了。”
王俊凯无所谓地冲他摆摆手,走了出去。
            
            天色已经晚了,夜风很冷,王源穿的少,不得不像小松鼠一样把自己抱成一团。他不想回寝室,也有点害怕王俊凯。心里的云朵还没散去,不知道看到蓝色会不会好一点,可是他不愿意这样。
             这太奇怪了,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王俊凯真是个危险的人。
            他拿出手机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我看到了很多很多云朵,我该怎么办。”
           王妈妈想了想,“你为什么会感觉到云朵。”
          “因为我听了王俊凯唱歌。”
           王源说了很多话,他一直很困惑,跟王俊凯在一起能看到清爽的蓝色,也会出现白绵羊和白鲸,可是又会有很多云朵让他不舒服,他不知道该怎么消化这些情绪,王源觉得很累。
           王俊凯有些焦躁地挂电话,他给王源打了七八个电话都是在通话中,千玺说他还没回宿舍,他到底会跑到哪里去。
           沿着校园路找了很久,终于在长椅上看到了王源,抱着膝盖缩在长椅上,垂着头打电话看不清表情。
他一步步走过去,王源听到声音,猛地抬头,看到迎着路灯走来的王俊凯,沉稳坚定。
           
             妈妈,我看到羽毛了。王源说。


王俊凯在他身边坐下,“你跑这儿干嘛来了?”
脸上露出别扭的表情,王源生硬地挤出一句,“看风景。”
            “哈?”王俊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王源不好意思地看着地上,感觉到心里的云朵慢慢散了。他使劲儿看着王俊凯,周身布满了蓝。
           “走吧,回宿舍。”
            王源跟着王俊凯站起来,发现他正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他看不懂的情绪。王俊凯张开双臂,把自己抱在怀里。
            “以后不许乱跑。”好听的声音在耳边传来,过电一般穿过脑子。
            王源呆呆地任他抱着,他又看到羽毛了,白白的,软软的,在心里轻轻扫过,触得他心痒。


            拥抱转瞬即逝,回寝室的路上他想,王俊凯真是个神奇的人,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云朵也第一次感受到羽毛,可是这两种情绪到底叫什么?
            不管是什么情绪,他都觉得有些害怕,思绪依旧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害怕连情绪都掌握在别人手里,哪怕那人是王俊凯。
             最近王俊凯很生气,因为王源老是在躲着他,这孩子实在是耿直得不行,把抗拒都明显地摆在脸上,一点儿也不会拐弯抹角。可偏偏是那么明显的疏离,又让王俊凯无可奈何。
            王源塞着耳机躺在床上,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听《不要说话》,可奇怪的是,听原唱的时候云朵并没有出来,这让他更加坚信是因为王俊凯的原因。
            王俊凯这段时间好像很忙,千玺说他在负责一个学生项目,经常看到他脚不沾地的跑来跑去,回寝室也很晚。王源已经很久没看到让人舒服的蓝色了,他用被子蒙住脑袋,小灰熊又跑出来得瑟,真的是很讨厌。
午后,宿舍里只有王源一个人,他随手点开一部电影,看了一会儿才觉得不对劲,这个电影走向怎么那么奇怪,好像是…两个女生谈恋爱啊?
            好奇心驱使他继续看下去,电影里的女主角说,喜欢一个人心里就像有一百只蝴蝶翩翩起舞。
王源合上笔记本,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不是蝴蝶也不是小熊绵羊,在他感知到的所有情绪中,他不知道哪一个是喜欢,又好像都不是。
             虽然没有确定,但是在那天拥抱他的王俊凯让他感知到羽毛,还有他身上的蓝色,都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这叫做喜欢吗?
             王源下床换衣服,也许他该去找王俊凯问问,他突然发现,对王俊凯坦白自己的病似乎不是什么艰难的事。
            他急匆匆的跑到学校话剧社,他知道王俊凯最近在帮话剧社排节目,社团门没关,他站在门口缓了口气,抬头,愣在了原地。
            王俊凯穿着一袭牛仔外套,手上的台词本卷成卷儿,在他手肘处挽着另一个女生。
            大概是忘记台词,王俊凯笑场了,打开台词本跟女生一起对词,两个人低头轻语的模样实在般配,女孩子的脸上带着一点点红晕,王源抿紧了唇。


            那个女生心里,一定有一百只蝴蝶在跳舞。


            他沉默地转身,这一次小灰熊和云朵都没有出来,他不再想,只是觉得有点疲惫。王源又走到了那天的长椅上,头靠在膝盖上发呆。
            从小到大他想过无数次,为什么他感受到的和别人不一样,他怕极了乱窜的感官系统,没办法很好的说出我很难过或者我很开心。就像现在,说难过未免太过敷衍贫瘠,大概就是在心里长出了一棵沉默的大树。
            夜晚很冷,他缩了缩身子,想着王俊凯会不会像上一次那样出来找他。王源看了看手机,事实证明并没有,现在才八点多,王俊凯最近回寝室都超过11点,他正在忙,发现不了王源。
             于是王源放弃了和自己闹别扭,冷风吹得他脑袋疼,整个人混沌沌的,一步一步走回寝室。进门时千玺和刘志宏都在玩游戏,他打了个招呼就睡下了,千玺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自己在梦里拼命奔跑,像个孩子一样感统失调,混沌不堪。从梦里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嗓子火辣辣的疼,王源艰难地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躺回床上。接下来三天是小长假,千玺和刘志宏约好了去周边玩两天,一早应该就出门了,王俊凯因为要忙学校里的事所以没去,王源也表现地兴趣缺缺。也因为这样,寝室里就只剩下王源一个人了,他伸出头朝下看了看,王俊凯的床铺很整齐。
             也许应该去买点吃的和药,王源这样想着,身体却发出强烈的抗议,浑身上下肌肉酸痛,动一下都觉得累,算了,还是躺着吧。
            王源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重感冒让他所有的感官都失灵了,他带着混沌的脑子去买了点吃的和感冒药,吃完又躺到了床上。每次醒来都会下意识地看下铺,可是王俊凯始终没回来。
            直到假期第二天下午,王俊凯才回到宿舍,连轴转的事务让他疲惫不堪,其中也不乏一点私心,一直在王源身边他都习惯了,自己突然的疏远说不定会让他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可是让人失望的是,他没有接到王源的一个电话。
             打开宿舍门一眼就看到了那团隆起的被子,王俊凯看他睡着,轻轻叹了口气,走到桌边取下手表也打算休息一会儿。突然看到桌上放着拆开的感冒药,药片已经吃了半盒了,还有凌乱的外卖盒子没收拾。王俊凯皱眉,爬到上铺扯开王源的被子。
             他脸颊泛红,呼吸有些沉重,王俊凯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烫得吓人。
             “王源,醒醒。”王俊凯晃了晃王源的肩膀,他睁开眼,带着迷蒙的水汽。


              又看到那片蓝色了,真好。
             再次清醒的时候,王源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的输液室了,他挪动僵硬的脖子,长久地靠在身边人的肩膀上让他的脖子酸疼。烧好像退了,身上慢慢变得清爽起来,还有些许无力感,但是已经比之前好太多了。
             王源看着身边沉睡的人,长睫毛阖起,落下一片阴影,挠得人心痒。他轻轻戳了戳王俊凯的脸,他本就是浅眠,一戳就醒了,下意识的看了看王源的吊瓶,又把视线移到王源的脸上。
            “好点儿了吗?”
            “好多了。”
             王俊凯捏了捏他的脸,“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忘了。”王源低下头,脑子里闪过那天看到的场景,灰色的小熊占据了王源的内心,他不想这样。
打完针配了药,两人一路沉默无言地上车回学校,王源按着针孔,其实已经不出血了,他还是发狠地摁着。
              “王源,我有话跟你说。”王俊凯坐在王源对面,看着他的眼睛,“我喜欢你,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躲我,我明白,如果你觉得困扰我可以申请调换宿舍,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很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
             王源吓了一跳,沉默了一会儿,“我…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
             王俊凯眼神一黯,“我明白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王源连连摆手。“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我有通感症,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难过什么是开心,我感受到的情绪跟你们不太一样。
我的感知只有软软的棉花糖,大片的乌云,白绵羊白鲸和小灰熊,还有羽毛,我听到的音乐可能是一幅画,我看到的人可能是一些颜色。”


王源顿了顿,“我眼中的你是蓝色的。”


             王俊凯愣了神,他突然明白了王源一直以来的奇怪举动,他不和别人分享他的感受,是因为他感知到的东西与众不同,他没办法说出来。于是就让人觉得他太难接近,从不交心。王俊凯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摸了摸他的头,“那在你心里,喜欢是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我分辨不出来。”
             王俊凯俯身,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轻轻柔柔的吻,带着自身的体温附着,他的唇瓣柔软,像是果冻,品尝起来未免太可口。本想浅尝即止,却忍不住厮磨碾转,加深这个吻。
             王源闭上眼,脑海里呈现大片大片的蓝,他突然明白了喜欢,原来蓝色就是喜欢。
             一吻毕,他睁开眼笑了,从第一眼看到王俊凯时的蓝色,原来并不是王俊凯的颜色,而是喜欢。
又或者,因为王俊凯是蓝色的,所以他的喜欢也是蓝色的。
            他不再对王俊凯隐瞒情绪,虽然有时候王俊凯会听不懂,比如今天的天气是棉花糖,或者心里下起了糖果雨,又或者他会说不想看到灰色的小熊了。
             可是这些都是王源真实的表达,让他觉得很开心。
             王源第一次对妈妈提起喜欢,他说,原来喜欢是蓝色的。
             面对儿子的改变,王妈妈欣喜又担心,因为孩子的特殊性,让她对儿子并没有太大的奢求,现在孩子找到了喜欢的人,她不确定如果这片蓝色消失了该怎么办。
             王俊凯在电话里说,“阿姨请你放心。源源是个很好的人,比别人单纯但他也不傻,他的特殊让他更直观的看到这个世界。而我喜欢这样的他。”
             不因为他的特殊性,只因为我是他的蓝色,他是我的王源。


            不过有件事情也让王俊凯头疼,知道了什么是喜欢以后,王源开始热衷于盯着王俊凯看,时常能看到他在桌上看书,过了一会儿跑到他床边来看看他。
            王源说,因为蓝色看着很舒服,所以想一直看着。可是脑袋里又有了其他想法,如果有一天王俊凯不喜欢我了,那他的蓝色会消失吗?
            面对王源古灵精怪的想法,王俊凯略带无奈地拦住他的肩膀把他抱在怀里,“放心啦,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蓝色的。”
            时间过得很快,大学毕业以后王俊凯和千玺他们一起创业,王源继续读研,两个人租了一套小房子,王俊凯越来越忙,王源也天天泡在导师那里做项目,王源的心里又产生了奇怪的感觉,有几只小兔子在心里蹦跶,王俊凯说,这个叫思念。
           在办公室里忙碌的王俊凯突然收到了王源的一条消息:我的兔子快要蹦跶死了!
           王俊凯笑了笑,回,晚上就回来。
            打开门就看到王源拿着大容量的杯子咕噜噜的喝水,他问道,“源源,你在干嘛?”
            王源白了他一眼,恶狠狠地说,“我要把讨厌的兔子都淹死!”
            王俊凯哑然失笑,走到他身边在额前轻轻一吻,如果小兔子都淹死了,你以后就不想我了。


后来,王源毕业了,王俊凯送他的毕业礼物是一本护照,他明白了王俊凯的意思,狠狠地拥抱。


             我看到的天空是蓝色的,我眼中的你也是蓝色的。





END

评论
热度(1551)
  1. 是流星海星人 转载了此文字
    强推 海星人: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