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 好看(end)

Ms HighCold:


内容里有些奇怪的东西 恩 具体什么我就不说了 反正不是肉。





王俊凯跟着群众们在网络平台发布MV的时候才看到成品,公司还真是无私啊,王俊凯想。看完后他觉得自己需要跟公司提出一下抗议,“如果要继续以我亲儿子的形式继续再存在下去的话,请做一点作为亲爹的实质动作。”


同个滤镜下王源那么好看,但自己……


不说了,都是泪。


 


王俊凯replay了好几遍王源抱着满天星的画面,虽然后面不可避免的跟着自己在五毛特效下打不知道乒乓球还是小汤圆的后续,再次感慨了一遍自己的成(nan)员(you)真的好看。王源刚到,今晚上他们都住王俊凯家,因为第二天王俊凯要进组了,一去不知道几天,王俊凯说他要交代一下王源之后训练的注意事项,王源瘪嘴说你不会微信说哦,然后颠儿颠儿的就来了王俊凯家。


王俊凯妈妈还没回家,王源把书包放到沙发上就去厨房找水,王俊凯跟着一起去了,怕他需要拿新杯子,他们家外面的杯子用完了,新杯子在比较高的柜子上,怕王源够不到。


果然他一到就看到王源垫着脚开柜门,王俊凯站在他身后,压住他的肩,也踮起脚,帮王源拿了杯子,递给他后又弯腰去冰箱里拿牛奶。王源说他早上喝了,王俊凯说晚上也要喝,你想长高就乖一点。


王源呶嘴,王俊凯安慰他,“其实不喝也可以,有些人确实是长得比较晚。”王源呼了口气,说,“还是喝吧,我其实想喝草莓味的,比较有味道。”


“下回买给你。”王俊凯打开盖子,往王源手里的杯子里倒,王源看超过一半了忙叫就这样可以了,王俊凯也没再加,手一收,又把软罐放回了冰箱。


王源喝牛奶的时候会露舌头,王俊凯看了眼他,又转身去拿新杯子,边拿边问王源有没有看MV,王源说有,还说网上的人都说他们衣服不好看,王俊凯倒的是果汁,冰凉冰凉的,喝下去后从上至下什么火都浇熄了。


王俊凯喝完把杯子放下,说,“我觉得挺好看的。”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王源,王源被他看着不自觉的也笑了,嘴角弯弯的,眼睛也弯弯的,露出一点点牙齿,跟兔子一样,他手上还握着牛奶的杯子,唇边上是白色的液体,王俊凯偏头舔了下他的嘴唇,王源愣了下,但没躲,任由王俊凯足足舔了一圈。


“都是奶味。”王俊凯最后亲了下王源,啵的一声。王源被他亲的又开始耳朵泛红,王俊凯就喜欢看他这样,抬手去揉他的招风耳,王源微微躲了下,说王俊凯摸着他耳朵烫,王俊凯说,“瞎说,我手是凉的。”


王俊凯这么理直气壮的说瞎话,王源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反驳,他举起杯子又喝了口牛奶,希望凉凉的味道可以让他脸不是那么红。他喝完为了组织王俊凯舔,自己先舔了圈嘴,王俊凯凑上去,闻了闻,说,“还是有奶味……跟那天一样……”


 


 


那天是他们拍MV的那天,被泼了真·牛奶,王源那时候还吐槽不是说真的代言了就这么浪费啊,王俊凯说还好不是泼酸奶,要不然一身都是甜腻甜腻的,王源听他这么说打了个冷颤,摆出特别嫌弃的表情说,要是真的这样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喝代言的产品了。王俊凯看他的样子噗嗤就笑出来了,王源说真的,还反问王俊凯难道他会继续喝,王俊凯边摇头边笑说,“你可是真会脑洞。”


王源切了声,“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


晚上回酒店,王源还是觉得身上有牛奶的味道,发酸,拿着睡衣就进了浴室开始洗头,王俊凯进来刷牙,王源忘记把放在洗手台上的洗发露拿进来了,他打开玻璃门让王俊凯帮他递一下,王源才开水,自己都还没打湿,玻璃门也只有零星的水珠,雾气还没来得及爬满。


王俊凯看了眼王源,慢条斯理的吐泡泡,漱口,王源急着叫了他两声老王,王俊凯跟没听见似得还擦了擦嘴,这才拎着洗发露走到淋浴房前,王源拿了东西就要再进去,却没想到被王俊凯一把抱住了。


王源身上因为水汽蒸的正泛着热气,粉红色的,皮肤摸上去还有点滑,他推了下王俊凯,没推动,那人不放手,腿还伸到他腿间去逗他,王源让他别闹了,他要洗澡。


王俊凯说不是拍完的时候就洗过了吗,王源说自己没洗干净,“你闻闻,是不是有酸味?”


王俊凯伏在王源脖子间,狠狠吸了口气,说,“都是奶味,哪里来的酸味。”说完就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王源被他弄得痒,要推开王俊凯,王俊凯却换了个方法折磨他,不咬改舔,从上至下,舌尖划过王源的整个脖子。


“恩,都是奶味。”王源被他舔的腿都发软,抱着王俊凯的脖子,腰也被人环着才站好,王俊凯舔过王源的锁骨,胸口,最后才回到脸上。


他亲了亲王源的眼睛,又咬了下王源的鼻子。王源抱着他的手臂收紧了些,将王俊凯往淋浴房里拉近了些,建议,“一起洗澡吧。”


 


王俊凯给王源涂洗发露,然后打出泡泡,王源则在手上倒沐浴露,用手搓开后往王俊凯身上摸,上面都被他略过了,重点就在王俊凯的腰上,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王俊凯被他弄得痒,终于出声让他老实点别闹。王源让他也专心点,帮客人洗头呢,王俊凯哼笑,抓了两下王源的头皮,王源嗷了声,说疼,王俊凯也就是想逗他,听他说疼又心疼,问,“乖宝哪里疼?”


“你扯的,你不知道哪里啊?”王源说完把头上的泡泡撸下来往王俊凯头发上摸,王俊凯被他这样乱七八糟的动作弄得也烦了,说,“要给我洗头你就好好洗。”他把洗发露塞到王源手里,说,“喏。”王俊凯的头顶王源看不到,需要他微微低头,王源边搓泡边说还不如躺在浴缸里他给王俊凯洗头发,王俊凯说今天回来的晚,怕王源撑不住在浴缸里又睡着了,也不是第一次,现在变天,怕他感冒。


王俊凯总是说的头头是道,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合理,王源已经习惯了,恩了两声,想反驳,但又找不到依据,只好听着。


听多了,也觉得是很有道理,不住的会附和。


王俊凯の调教功力真厉害,此处应有掌声。


 


洗完澡后王俊凯拿过浴巾把王源给包了起来,又王源懒得穿睡衣,王俊凯帮他擦好身上之后他去拿了酒店的浴衣,腰带一松春光外泄那种袍子。王源穿好后让王俊凯找个地方坐下,他给他吹头发。王俊凯其实是个挺懒的人,吹头发对他来说等于纯浪费时间,因为有时候一吹起来他能耗半个小时因为某一根或者几根翘起来了,他很不爽。王源就是那种相反的,他觉得头发湿湿的睡觉很难受,随便吹完了就行了,只要能睡觉就行,所以强迫症王俊凯每次就极端的选择,不吹,或者,吹的很完美。


王源知道他毛病多,有时候他能代劳,也就会代劳,谁叫他也很疼王俊凯呢。王俊凯坐下后觉得哪里不对,要去拿手机,王源拦着他不让他去,王俊凯抬头冲着他笑,说,“哟,没想到不要去拿手机这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王源啧了声,推了下王俊凯,打开风筒冲着王俊凯的眼睛吹了下,把王俊凯给吓死了,立马挡开了。王源说王俊凯胆小,王俊凯说可能会瞎哦,王源一听还以为是真的,之后就小心翼翼的避开王俊凯的眼睛,王俊凯没有手机看,只能闭目养神,王源却以为他又惹王俊凯生气了,吹完了还主动从后面抱住王俊凯,压在他肩上,亲了亲王俊凯,问,“在想什么。”王俊凯的手抚过王源的胳膊,浴袍的袖子宽松,正好方便他,王俊凯说,“没想什么。”顿了下,下一句又换成了,“在想你。”


王源说,“哎,就知道唬我,真是不诚实。”


王俊凯轻笑,说,“我看你吹头发,吹完正好睡觉。”其实王俊凯是很想抱着王源,让王源坐在他身上他吹的,但是王源说自己动作大,可能会打到王俊凯,还是算了。王源随便糊弄完了,他脸因为刚刚吹到热气,又是红扑扑的,王俊凯亲了两下,王源问他,“身上还有奶味吗?”


“你怎么老纠结这个啊,不想就没有了。”话虽然这样说,王俊凯还是嗅了两下,说,“下回让你家儿子来闻。”


“儿子他爹鼻子果然不灵。”


“恩,灵的都遗传他妈。”


“……”


王俊凯看王源被噎住哈哈大笑,拖着王源的腰就往床上带,王源拒绝,王俊凯干脆武力镇压,把他丢到床上,坐到他身上,解开王源的腰带,手划过他的胸口,按住他的腰,王源说一句就拍一下他的脸颊,“还跳?”


“狗日的王俊凯给我下来!”王源抬起腰,两手推着王俊凯,结果王俊凯把他的手一压,整个身子俯了下来,将王源盖得死死的。


王源欲哭无泪,蹬着脚,王俊凯收紧手指,王源的手被他完全扣住,王俊凯凑到他耳边说,“乖宝,乖宝,睡觉好不好,明天还要早起。”


王源不情不愿的不反抗了,连偏去了另外一边,王俊凯伸手去关灯,躺下来时又带了下王源,王源别别扭扭的转身,窝进王俊凯怀里,王俊凯帮他把浴袍重新整好,说小心着凉。


王源用鼻子蹭了蹭王俊凯的下巴,表示感谢。


 


“诶,王俊凯!”王源看王俊凯看着自己出神,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王俊凯回过神,王源说,“是不是啊,你源哥这么帅啊,看都看着迷?”


王俊凯呵呵,说,“对啊,我源哥特别帅。”王源咦了声,表示不信,王源把杯子放回水池,王俊凯牵着他回房间,路上顺便把书包给带走。


王俊凯坐在椅子上一直盯着坐在地上看手机的王源,王源被他看的有点恼火,问干嘛,王俊凯突然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件衣服丢给王源。王源打开一看,是条裙子。


“王俊凯,你有这个嗜好!?”


“……”


王俊凯心想,明显给你的好不好。王源当然不会同意,说才不要,王俊凯说,“网上很多人说你穿的会好看,我想看看。”


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丝丝的不好意思,一本正经,理直气壮x10,王源对他的装模作样技能再次佩服得五体投地。


王源这个年纪的小男生,其实对这个世界还是非常善良的。


他跟王俊凯讲好不许拍照,为了保险起见,他没收了王俊凯的手机还关机了。王俊凯说王源这是不信任不爱护不喜欢他,王源说,“别扯那么多有的没的,你啊,我还不知道吗?去那边坐着。”王源把裤子一脱就去那裙子,他比划了下不知道前后,王俊凯说,“有标签的那边是后面。”


“你还研究了?”


“这是常识……”


王源往腿上套,拉到腰上,系扣,拉拉链,他拍了拍裙子,问王俊凯,“怎么样?”王俊凯看了看王源,觉得哪里奇怪,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个兔耳朵,递给王源说戴上试试,看王源犹豫,又补了句,“做都做到这步了,全套吧。”


王源把兔耳朵也带上了,他看王俊凯还是不说话,忍不住踢了下那人的小腿,说,“你不说我自己去看了啊。”


王俊凯干脆起身把他带去衣柜的镜子前,说,“是不是这个上衣太丑了?”


“你源哥挑的上衣能丑吗,就是不合适,我脱了啊。”


王俊凯叹了口气,说好吧好吧,他给王源找了挑睡裤,带着兔子卡通,王源专用那条,王源换上后这就舒服多了,想到刚刚王源那样,白色的袜子,半长的裙子,简单的白色T恤,还有兔子耳朵,其实是挺好的搭配,不知道怎么的王源穿上就是别别扭扭的,不喜欢。


还是现在这个再跟长裤搏斗最后需要跳起来才能把裤子传好的王源可爱,王俊凯没想到的是王源把裙子拎到了自己面前,说,“换你了。”王俊凯立马摆手,说,“你如果穿的都不好看,我一定穿的更丑。”


“所以你是说源哥比你好看对吗?”王源嘿嘿一笑,眉毛还动了动。


“恩。”王俊凯没跟王源争这个,他起身,亲了下王源,把裙子给丢到了角落,说,“乖宝最好看。”


 



评论
热度(431)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