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12

流云绯白:

*这是一个萝卜精和兔子精的故事 


*这是一个相杀相爱的故事(?)


*设定:凯萝卜精(?),源兔子精


*嗯,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呢~(¯﹃¯)


01-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千玺,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同寻常?”


“嗯,有点。”


“一顿早饭都快用完了,他俩居然还一句都没吵,该不会其中一个是假的吧?”


“…有可能。”


“要不要都先捆起来,上辣椒油皮鞭审问审问什么的?”


“…志宏,你跟着王源都瞎看些啥了…”


此时易烊千玺嘴里的罪魁祸首正把头埋得低低的,耳朵里听着他俩人大声得能吵死人的“窃窃私语”却一点都不敢抬起头来反驳,只埋着头专心致志地咬着他的小糕点努力减低自身的存在感。


“王源,你…”


“哎呀我吃饱了我去巡视了回见!”被突然点到名的人像被针扎了一样筷子一甩丢下碗,跳起来火烧屁股般火急火燎地跑走,忽视掉身后俩人“大早上的巡视什么“”王源那边是茅厕“的呼喊声。


刘志宏和易烊千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肯定有鬼“四个大字,然后同时扭头看向桌边的另外一位当事人,后者淡定地端起茶杯刮了刮茶沫,眼尾抬起看着逃跑的人碗里印着牙形的大半块萝卜糕,饮了口茶,若有所思。


这厢王源跑出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才觉出不对,不是因为近在咫尺的浓郁刺鼻的茅厕味,而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跑什么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这么一跑反而落实了自己好像做过什么一样。


也确实没发生什么嘛,王源想,昨晚,昨晚不过就是被萝卜摸了下头,自己鬼使神差地没反抗,还中了邪一样春情荡漾了一会儿嘛,啊呸!什么春情荡漾!重来重来!


王源用力甩甩脑袋,觉得一定是这地方风水不对或者是被那采花贼迷了药才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瞬念头忆起昨夜的场景,王俊凯那温暖宽厚的手掌放在自己发顶轻柔摩挲,然后热度就从辗转难眠后的梦境里一路烧了出来,“砰”地一下,在他耳尖上炸出热烈火红的烟花。


“啊啊啊啊啊这种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老子紧张害羞个毛线球啊!!!”


王源抓狂着随手一甩光波炸开了茅厕的竹门,吓得里面一个族仆停住了解腰带的手。


“…源源源源源公子,我我我我我不不好男风…”


一句无常的话却好像戳中了王源的什么怒点,惹得他浑身一激灵冲那一脸惊恐的无辜仆从吼了回去


“你才好男风!!!你们全族都好男风!!!!!”


“嚷嚷啥呢,隔着三个院子都听见你的声音了。” 拐角一把温和沉稳的声音插进来,紧接着一抹白色身影信步而来。 


王俊凯一走进来就看见这么一副奇异的画面,俩人对峙着,兔子毛炸得厉害,仆从扶着摇摇欲坠的裤头两股战战地在茅坑上方哆嗦着。


“我…我真的不好男风…”


“行了,这里没你啥事了,走吧,今天的事不要出去乱说。”王俊凯看着下一刻就要眼泪鼻涕横流的仆从额角抽了一抽,开口发了话,后者如蒙大赦一般一边应着一边提起裤子趔趄着飞快跑走了。


扭过头来再看向炸毛的兔子,手抬起来自然地就要放上面前人的头顶,“慌啥呀,你慌啥呀慌。”


王源往旁边一躲,耳尖更加绯红,磕磕巴巴地开口,“谁…谁慌了?眼神不好吧你?”


“行,你没慌,没慌。对了,我来是跟你说,刚刚有人来禀报说在西边的茅草房里发现被敲晕的仆从,估计那人又混进来打听消息了。”


谈及正事王源立马正色,“那有人知道仿冒之人都出现过什么地方吗?”


“现在正在聚集了了准备问,这不就来叫你过去嘛。”


“那快走。”


言罢转身,风火大步走在前头,王俊凯跟在后头,打量了前方的人片刻,音色沉沉,悠然开口道来一句,


“千树万树梨花开。”


然后毫不意外地看见前面的人尾巴像突然炸开一样,脚底一滑,稳住身子后僵硬地脚下生风般跑掉了。


呵。


 


 


其实那日也并未询问出什么特别有价值的消息,被仿冒的仆从被人从背后敲晕后丢在茅草房,对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其他人则先后在庭院、厢房、花园等各个地方见过仿冒的贼人,其中最要紧的信息大概就是他曾经试图接近族祠,但被守卫挡了回来,贼人此次仿冒成功混入却并未作案,加之于以前的试探,王源等人猜测他除采花外应该还另有目的,只是现在还未能准确确定。从交手那晚的对话中得知王俊凯与那人应该是旧识,王源想从他嘴里问些情况,后者却表现得不愿多谈,总是三言两语后打个岔将他调戏得面红耳赤草草地将话题带过去。王源事后思索也觉得懊恼,回想起两人对话,只当是旧愁深怨王俊凯不愿再提起,几次之后虽然心里有梗,却也不再提起。


是夜,王源和王俊凯两人巡视完后来到易烊千玺和刘志宏居住的庭院歇息,后俩人中间夹着一只松鼠,三个并排坐着,动作一致磕着松子,安静地看着眼前的俩人斗嘴。


自那令人好奇的神奇一夜之后,这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变得奇妙起来,虽然还是会吵会斗嘴会炸毛,但明显的,言语中少了许多刀光剑影,王俊凯的画风更是放开了很多,游刃有余间或插两句调戏的话,轻松地让王源节节败退羞恼地败下阵来。


今日按照话本剧情走向也该如此,易烊千玺望了望天,然后视线回到两人身上。


“跟你这种厚皮的萝卜无法讲道理!滚滚滚!”


“哦,我脸皮厚呢,也不看看是谁脸像个包子一样。”说着伸出手指去戳王源气得鼓鼓的脸颊,毫无意外地被一掌拍落。


易烊千玺翻了个白眼,呵呵,王源你生气是生气,可耳朵尖红啥呢,还有你拍的那一下力道跟小时候我俩打架揍出一片天地的气势可完全不一样啊,王俊凯那手背连红都没红呢。


“志宏,灯笼递给我一下。”


“啊,千玺你干嘛,要点火把吗?!冷静!千万要冷静啊!!”


“…刚刚捏爆的松子壳扎我手里了,掌灯我看看…”


“哦哦哦。”


 


 


“我要去巡视,你不要跟着我!”


“路是你开的?我爱走哪儿走哪儿。”


“泥奏凯!!”


刘志宏好不容易帮着把松子壳从易烊千玺手上拔出来后,抬头正好看见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的背影,一个从头顶冒起的烟可以猜到他气鼓鼓的脸,一个从悠然抚上发顶顺毛的手可以想象他咧开的嘴里得意的小虎牙。 


“诶?不是王源巡夜呢嘛,王俊凯怎么也走了?咦~这松子是放蜜糖烤了吗怎么有种齁得慌的感觉?”


“…志宏,灯笼递我一下。”


“啊,你手又扎果壳啦?”


“不是,我点个火把。”


“哦。”


 


 


王源和王俊凯在廊间走着,身后尺许的热度让他有些耳热,这个意识让他有些懊恼,毕竟源哥了那么多年因为一根萝卜最近频频耳热让他有些…不知如何道来好。


千树万树梨花开,千树万树梨花开,他一定是听着了啊啊啊!那只是一时口误臭萝卜不要误会什么啊!!


王源心里给自己解释着,忽如一夜春风来那是…夸臭萝卜你温柔,嗯,相比于前几天冷着脸硬邦邦地跟石头一样的样子,确实能称得上…温柔…


只是那天温柔吗?王源思绪慢慢溜远,贼人假扮云耳的那晚焦急的神色和问候算不算?山洞里递来的温水烤热的白薯和那个…不明确的怀抱算不算?客栈同床时意识朦胧间掖紧了的被角算不算?醉酒的那个夜晚的照顾…


醉酒的那晚,王源做了一场奇怪的梦,梦里像海草缠住了手脚一样没入了海底,汹涌的海水涌进口鼻呛进喉咙,咽不下去吐不出来让人窒息,濒死时奋力一挣才突破了沉重的海面获得一丝生机,像跟老兔仙说过的鬼压床一样,更奇怪的是第二天凭着动物天生敏感的嗅觉,居然在自己嘴里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现在想来,有点像是……


“王源。”


“啊…啊?”沉浸在思海中的人一下子被拉回现实,懵懂地看着王俊凯,后者一脸肃穆的,


“你听,是不是有什么声响?”


王源心神一凛,竖起耳朵听了片刻,鼻子耸动,在空气中闻到一阵浓烈的异兽腥气。


“南面!“


 


 


两人风火赶到时,入眼看到的是大开的房门,屋内一片漆黑,微薄月光下一条黑影翛然一闪出现在门口,左右手臂各自抱着一个睡着的粉嫩娃娃,正是族里的那一对双胞胎姐妹儿,采花贼这次什么容貌都没有变,完完全全自己的一张脸,月光下斜斜抬起,半边明媚半边昏暗,妖娆得祸害众生。


禽兽!


王源心中惊怒交加,身影一动欺身赶上拦住他欲逃走的身形,王俊凯也紧随跟上,三人在瞬息间已经交换了几番拳脚,贼人双手被俩小孩占住了腾不开手脚,王俊凯和王源二对一对付他游刃有余,采花贼跃起险险躲过王源扫向他下盘的腿,后仰着狼狈地避开王俊凯袭向脖颈的掌,尚未站稳,冷不防从旁里又伸来一双手意图抢过左臂里熟睡的孩子,慌乱间一个念头猝然闪上心头,顺势用力一推将左臂里的孩子越过王俊凯头顶抛了出去,方向正是院中水井的方位,王源心里一惊,顺势抢去的身形来不及收回,眼睁睁地看着那团粉红色的身影从自己面前一闪而过超水井飞去,心里既惊且急来不及发出一丝声音。事发突然,正近身搏斗着的王俊凯也来不及反应,只遵循本能侧着身随小孩的身影往后飞退,千钧一发间伸出长臂堪堪搂住,身体却来不及收势,肩背撞在石井壁上,发出沉沉的一声闷响。


那一声响动王源听得真切,眼角扫到之处王俊凯微蹙了下眉头,然而此刻却无暇顾及慰问,只能专心致志地从贼人手里救另一个孩子。空出一只手的采花贼与王源搏斗间自在很多,躲避的间隙还能不时主动出击,王俊凯看着焦急,缠斗下去王源不是他的对手,欲将孩子放下加入战局,却惊异的发现自己如被巨石压住了般根本挪不动身子,定睛一看,小孩粉红的中衣上停着一块拇指长短的白石。


千斤石!


王俊凯心下震惊,这家伙是有备而来的!丢孩子估计也是一个计谋,这石头估摸就是在抛出孩子后紧跟着丢出来了,就为了震住他!若果真如此,那王源就危险了!


王俊凯咬紧牙根使尽了全身的劲试图挪动身子却都于事无补,千斤石有一特性,旁人拿起如寻常石头般无何特别,但一旦放在人或物的身上,那就有如千斤压顶般,虽不觉重,却被镇得无法动弹。


采花贼在一个转身的间隙眼睑掀起扫向这边,瞳中嘲讽之意清晰可见,王俊凯更加确定了心中想法,想唤王源来帮自己拿起石头,却见贼人招招凶猛步步紧逼,怕自己惊扰了他。


此时王源应对得也颇为吃力,他已经完全确定这人的功夫法力在自己之上,对方刻意的步步紧逼让他连召唤式神的功夫都没有,更不要说去救他手中的另一个孩子。王源一个低俯躲过对方袭向自己胸膛的爪,隐约间可见指尖上黑色的锋芒,下一刻却被一掌拍在臀上。


我艹艹艹艹艹你大爷!!!!!


王源心中如果有一口火山的话现在一定能喷发出一大汪岩浆溶掉他,几十回合里他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似乎不在于使狠招灭杀自己,更多的是挑逗惹怒自己,恼火中又想王俊凯是摔傻了还是眼瞎了怎么还不过来帮老子忙!


远处熙攘的人声响起,越来越近,估摸是听到了这边打斗的声响正赶过来查看,王源趁对方偏头分神的片刻伸手抓向他右臂中的孩子,却不想正好打开了胸前阵地,让贼人瞅准了空隙再度伸爪袭来,避无可避。


既然如此,不如斗个鱼死网破,王源手方向一变,从离孩儿衣袍半寸的地方急转爪向对方的喉咙,拼了我这一身不能生擒你弄个半死也成。


千钧一发间,一道光波急窜而来炸在两人之间,保住王源胸膛的同时也将对方拉远了他的指尖。


啧…


采花贼掸了掸衣襟拍去烟尘,刚才十分好的机会都被王俊凯破坏了,再来一次可就不容易了,喧闹的人声也近在咫尺,再待下去并非良策,他跳上墙头,伸出两根手指来在自己嘴唇上抹了一把,后慢慢贴在熟睡孩子的脸颊上,抬起眼来暗示和挑衅意味十足,朝王源勾了勾手指,后者双目赤红,衣摆不知是被怒火还是夜风震得冽冽作响,他一跃而起想紧随而去,却惊坏了王俊凯。王俊凯被千斤石压着无法动弹不能阻止心如火焚,万般焦急中灵光一闪伸手虚抓用力一扯,王源脖颈上立马现出一条绿色细环,急速一勒将他扯倒在地重重摔入泥土中,他爬起欲再度追击,却被更大的力再次勒住拽倒摔在地上。


人声已到院口,采花贼见没得再玩,右手一挥,嘴角咧起,一声“回见”不知是说给谁听,后一个翻越,抱着孩子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易烊千玺和刘志宏等人赶到时,看见的是这么一幅场景,王俊凯背靠着石井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着粉衣熟睡着的小姑娘,脸上是极度焦急后放松的疲惫,王源脸朝下趴在地上看不清表情,气氛怪异得很。


“王源,你没事…”


尚未等刘志宏问候完,王源就从地上一下子跃起,跳到王俊凯身上给了他一拳,赤红的双目和砸在肉体上响亮的声响惊呆了不明所以的众人,易烊千玺赶紧去拉他却被反手一个用劲甩开,高举的拳头再度落到王俊凯的脸上。


王俊凯还被石头压着不能动弹,在挨打的时候双手小心护着怀里的孩子,几下后终于被王源蹭掉了身上的石子,双腿一个用劲将王源掀到一边,站起身将孩子递给迎上来的仆人,后转过身接住他挥来的拳头,反手一剪把他的胳膊压到背后将人紧紧制在怀里,两人面对面站着,粗重的呼吸在迟许间的距离喷在对方脸上。


王源咬肌绷紧双目赤红,眼里却有些微不合时宜的亮晶晶,不知是带着何种情绪的生理液体。


“你是不是故意?!故意放走他的!嗯?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小孩才这么小,他这种禽兽!”


王俊凯看着他的眼睛,心脏像被细小的针刺了般猛地收缩了下,以同样粗哑暗怒的声音回道,


“不是!你相信我!”


“相信你?我怎么相信你?”


王源往后一退挣扎开他的怀抱,说着动起手脚来,


“你们是旧相识,我之前问你他的情况,你都避开不谈,我当你是深仇旧怨不愿提起就算了,今日呢?今日你三番阻止我击杀他,阻止我阻拦他,你他妈人性呢?!小孩还那么小,万一他!他…”


王俊凯只守不攻,一招一式地应对着,等王源发泄完了才顺着最后一招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镇定下来,王源还欲挣脱,却被拽得死死的。


“松开!”


王俊凯压抑着怒气,抬头看了一圈众人,声音低沉,


“都散了吧,我们自己能解决。”


然后不顾王源挣扎将他趔趄着扯进屋里,衣袖一挥关上房门。


“千玺…他俩不会有事吧?”里面砰砰咚咚砸东西和拳脚相触的声音让刘志宏下眼皮抽了抽,一脸担心地问易烊千玺。


“没事的,你们都散了吧,明日我会向族长说明。”易烊千玺遣散了众人,拉着刘志宏在院子里等着,嘴上说得淡然,眉峰间的微蹙透露出了他的担心。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说那天晚上你放出去的是什么?鸽子?你他妈是不是早就跟他串通好了?我怎么就信了你?!”王源愤怒的声音透过窗户传了出来。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你先冷静点听我说!“


“冷静?我他姥爷的现在十分冷静!!“紧接着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


两人进去好一会儿,开始还有些声息,后来一声巨响后是一片死寂般的安静,漫长得让门外等候的两人有些不安。


“千…“


砰的一声,房门从里面暴力地拉开,王源从屋里大步走出,面上阴沉晦暗,像暴风雨到来前的沉郁又像风雪里的冰霜,


“以后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刘志宏想去拉王源,被易烊千玺扯住了手,眼睁睁地看着他从面前一身寒霜的走过,屋内一片漆黑寂静,里面的人没有任何响动,也不知是什么状态, 回过头来看向千玺,后者只抿紧了唇,朝他轻轻摆头。


 


 


三月初春的气候最是不稳定,前两日还是和熙温暖的春阳,转个眼又变成了刺骨冻人的寒风,变换突兀得让你措手不及,刘志宏紧了紧衣襟,拎起煮得嘟嘟作响的酒给自己、易烊千玺和王源各倒了一杯后,将自己那杯捧在手里,抬眼看向往日的上翘嘴唇如今抿成一条线的人。


王俊凯和王源已经七日没有说话了。


这几日来,两人虽然还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但时有昏晓,你早出我就晚归,路有百条,你向西我就向东,在允许的情况下基本不怎么碰面,就算碰上必不可少聚在一起的时候,俩人也是各做各的不理睬对方,刘志宏知道王俊凯和王源两人心里堵着一口气都不好受,思索了数番,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慰两人。


“王源,你这是驯龙吗?你这是虐待御云!”


易烊千玺看不下去了,伸手一抓将白龙收回手中,他和王俊凯吵了架后没人陪他消遣,那小松鼠也是会看脸色,两边都不落下,一会这边撒会儿娇,一会那边卖个傻,卯足了劲想哄好俩人,这会儿松鼠跑那边去了,王源没事可做唤出御云训练,催着龙转了几百圈扇了几千次翅膀,白龙都要吐沫了,看着主人阴沉的脸色却还是不敢停下来。


“你自个过不快活不要发泄在别人身上。”


刘志宏扯了扯千玺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王源刚要张嘴顶回去,眼角瞄到一抹白色又闭上了嘴。


王俊凯走到院中停下,那原本立在他肩上的松鼠立马顺着他的衣袍跳下地来,一溜烟儿地冲着王源跑过去,扒着裤脚爬到膝上,转了两圈后坐下来。


“族长唤你们一起过去。”


几日不曾交流,这突如其来的言语听起来却有些沙哑,像磨刀石般带着些粗粝。


“好,我们知道了,马上就来。”易烊千玺应道。


王俊凯点了点头不再多留,转过身走出院子,背影渐渐远去,隐约传来两下从指缝中露出的沉闷咳嗽声。


“天儿冷,估摸是染了风寒吧。”


刘志宏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看见王源眼神几乎微不可见的一下滞缓,随后又恢复如常,神色淡然地继续喝酒,心里感叹,


唉,这俩人啊。


 


 


又过了几日,气温持续下降,终于受不了寒冷的刘志宏撺掇着易烊千玺一起分别找两人谈谈,易烊千玺估摸着也差不多火候了,便应了下来。


夜晚是人最脆弱最适合敞开胸怀聊心事的时候,易烊千玺提了壶酒去找王俊凯,加点催化剂效果会更好。


还没走到西院,他就在赏梅的园子发现了王俊凯,一个人坐着冷清地喝着酒。


正好,气氛都不用渲染了。


易烊千玺踱入亭子,将酒放在桌上,翻开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捏在手里眯了眼细细品尝。


王俊凯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又一杯温酒下肚后易烊千玺才放下杯子,慢慢开口,


“我和王源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竹马竹马,虽然经常打闹对方,但我俩人基本不会有什么秘密,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王源对我只字未提,你的来历我不清楚,呵,或许他连自己都还搞不清楚,他表面上看着傻,大大咧咧的样子,可心里,比谁都要门儿清,他认可的,誓死捍卫,他厌恶的,快刀斩断。”


回想着,嘴角突然咧起,梨涡带着炫耀的意味一般,补上一句,“我了解他。”


片刻后,又有些无可奈何,


“但我能感受到他对你存在一种信赖,他在,嗯,维护你。”


“我不知道他从何而来的凭信,但,我相信他的选择。”


王俊凯正式抬起眼睑看向他,他们都不是平和近人能迅速以真心待人的人,从见面时起,两人对对方的存在更多的是一种猜疑和试探,如果没有王源在中间,两人在一起根本不用故作姿态,他们都知道对方大概是什么样的人,表里如一,深沉得像海,能让如此深沉的人这么坦白地摊开来说…王俊凯心里沉了沉,看来王源的情绪确实是不太好了。


易烊千玺得不到回应也不恼,手指慢慢地转着酒杯,目光悠悠落在枝梢上的点点红梅上,像是有情又似无意般吟出一句诗,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目光相撞处,瞳中皆波澜无惊,唇齿轻启间像是什么话都没说,又像什么话都说尽了。


片刻后,王俊凯依旧不发只言片语,只提起酒壶将他的酒杯蓄满。


 


话说明白了,三月里寒冻的空气易烊千玺也不愿久坐,陪着喝了几杯酒后站起身准备回去,就听见刘志宏哼着欢快的小曲从墙角处拐出来。


“诶!千玺你在这呢让我一顿好找,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不用劝他们啦,我刚刚去找王源的时候听到俩人正谈着呢,我们…王俊凯!!!!!”


易烊千玺身形一动露出身后的人,惊得刘志宏立刻瞪圆了双眼,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看着对方铁青的脸色,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那个!!!”


不等话说完,眼前的人已经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消失在廊坊尽头。


 


 


TBC


 


*这章快7300字,后面还有一段本来也是要写进来的,可我真的写不动了( ´╥ω╥`),分量这么足还不夸我就要吃饭给你看了。我们继续相约下周五吧~


 

评论
热度(201)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