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之后

浮尘说他是个蛇精病:

Title:415之后
Writer:浮尘说他是蛇精病
CP:凯源,千文
Tag:吐槽/现实向/凯源/王炸/千文/1002/不定时有肉/方言
Attention:
 不看的小伙伴看不懂文别怪我OK?!
方言解释♂
啥子-什么
累-那,的
安-晚
喊-叫
咯-了
撒,嘛,啊-语气词,带有些许撒娇意味【?】吧,吗。
一哈-一起
次-吃
恩四-真是的
没得-没有
缩-说
浪-那么
森-声
则-这
四儿-事儿
哈-下【例:等一哈-等一下】
拉-他
好耍-好玩
得很-很
跟-和
啊!-嗯
隔和儿-等会儿
半夜三杆-半夜三更
没得-没有
挑森-特意
桑-上
♂等待补充♂

Part1
 

领完奖回酒店之后三个人都是沉默的。

或许是在压抑难以控制的激动。

或许是在掩饰努力终究获得成功的感慨。

就连一向话多得让人有些烦的王源也没开口说半句话。

千玺默默地刷新着微博页面。小号关注的那些个账号都在以每秒几十条的恐怖速度刷屏。

大家都感动的哭了啊。

千玺极其隐晦地拭过眼角的泪花。

被锁在门外的工作人员们也安静着,似也不想打扰三小只的情绪波动。

王俊凯靠在床边半闭着眼睛。

长得快成蒲扇的睫毛盖下桃花眼里闪烁的泪光。

“我说你俩...”千玺少见地出声打破有些僵硬的气氛,语气隐隐夹杂着些许无奈的味道。

......明明是三个人当中最小的,结果却是其中最先正常起来的。

“......干嘛。”想到这个,王俊凯有些不爽,也只是些许。

“......”千玺没有马上回应,目光只悠悠地移向了靠在床另一边的卖萌担当。

“源源睡着了。”

“啊?”王俊凯闻声偏头,恰好对上王源熟睡中的脸蛋。

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少年这种劳累后毫无防备的睡颜。

但每次都抑制不住想张口咬上去的冲动。

这小子,长这么好看来引诱犯罪吗?!

“啧......”千玺瞟到王俊凯那似乎开始绿油油起来的猛兽眼神,不禁微皱眉头轻轻“啧”的一声,起身欲出门,“...真是够了...”

千玺好想学着微博上的叔叔阿姨...

呸,姐姐阿姨。

跑到厕所里呐喊。

“TMW!!!谈恋爱了不起是吗!!!我有弟弟啊我怕谁啊!!!!”

不行。

他可是易烊千玺,楠楠的亲哥哥。

这种只有逗比会做的,还毁他温暖眼光高贵冷艳兄贵形象的事儿怎么可能去做。

“今天早点儿睡,都累了,别又让千纸鹤们担心。”

王俊凯暗地里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拍拍千玺的背给他颁发百二十个奖。

面上还是风轻云淡的。

“...明天源源还要接受采访,看视频的四叶草....不,怪阿姨挺多的,劝你别太过火。”千玺听的那叫个明白,还是忍不住无奈地低声嘱咐了下。

....他可不想主页又被他俩刷爆。

....好吧也必须承认,不管王俊凯做没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微博上那群怪阿姨永远不会找不到亮点。

....所以说敢不敢不在颁奖典礼的时候紧紧牵手?!

说好的戏份平均呢?!

台下几万人啊屏幕前几万人啊大家都看着呢你们想让怪阿姨们的手机电脑屏幕被口水淹没吗?!

看节目还靠一起你俩当我什么了?!

TFboys是团队吧对吧为什么扔下 我一个默默地蹲下系鞋带?!

内心疯子一样咆哮的千玺平静着小脸咔地关上门。

“...楠楠该睡了。”

门口的工作人员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王俊凯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白皙少年。

是闹醒呢?

还是吃了呢?

还是吃了呢?

他也累了。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终究没有挪动指尖挑开少年的西服扣子。

另一只手也离开了王源诱人的脖颈。

轻轻地抚上他的额发。

就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

少年发丝的触感柔软至极。

这是昨晚因为太过紧张被自己推进浴室洗去全身冷汗的结果。

睡熟的脸颊还闪烁着兴奋和难以言说的激动。

王俊凯平静地注视着他。

“...啥子哦!....我...四我撒!!”

好像又在和什么人争论似的,梦话的声音竟然也那么可爱。

王源开始停不下地嚷嚷,双手伸到半空中乱打乱舞。

王俊凯笑弯了眼。

“恩四!!明明里没得我帅!!有我帅也没得我家老王帅!!”

王俊凯笑傻了。

或许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和微博上那群自称全废的画触姐姐们图里一样。

被萌得心肝颤,变痴汉。

果然到了这小孩面前,自己什么伪装都会脱落。


Part2
 







“....活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王俊凯眼瞳猛缩。

突然地,眼前这个本该是小白兔般睡熟的少年毫无征兆地开始流泪。

王俊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对啊,这些个歌都是自己选的。

还记得那时候这孩子满脸天真无害笑容,凑过来报出《孤独患者》这并不陌生的歌名,自己还一脸奇怪地说他有病。

看来是我太不了解。

本以为一起度过这么多光阴,自己可以称得上是了解他的人。

结果在B站上重看当天LIVE的时候,被人的专注给讶异到。

当时自己还在想

哟,演技越来越逼真了。

真想一巴掌把自己扇进厕所。

明明那么投入。

明明是在用真实的情感,在唱真实的他。

明明他早已不再是幼时那个奶声奶气的纯真蠢萌二货。

明明他早已不用学着mv里前辈们撕心裂肺的表情来歌唱。

“我就一个字儿,装”

现在呢?

眼里闪动的不是星星而是像刚化的玻璃浆液般仿佛一触即碎的泪珠。

手掌不是因为紧张发抖而是因为太过用情忍不住地随着心的抽动。

感觉胸口有什么在被抽打一样。

好烦啊,干嘛啊,好痛的。

我也是孤独患者啊。不外向罢了。

谁像这个傻子。非要用所谓的暖男形象来掩盖心底的死灰。

王俊凯认为,不想笑就不笑,内心孤独不用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就是王俊凯对外的冷漠。

还好,有这个外向孤独患者陪他。

受伤了也没事,至少有这个活宝。

笑得温暖。

恨不得把他据为己有。

“...外向的孤独患者有何不可。”

无意识的流泪,王源没有停下颤抖的歌声。

此刻少年的脸蛋已经被泪痕毫无忌惮地爬满。

和从前唱歌一样,紧皱眉头。

真真切切的情绪,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出现在那张总是微笑的,尚还稚嫩的脸上。

轻咬着唇瓣,活像只受伤的小兔。

王俊凯抬手,轻柔拭去王源的泪。

王源抬手,用力扯住王俊凯的手臂。

“王源儿。”

王俊凯顺势轻松地把王源拉进怀里,摸摸他的头发。

心疼地捏捏人发红的脸颊。

王源一双亮晶晶的眼眸摇着未尽的泪珠,直直地看着王俊凯。

“......抱歉,弄醒你了。”

王俊凯露出在外少见的温柔表情。

不过这次好像王源没了起床气,被弄醒不闹腾也不赌气,只是用那双明晃晃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王俊凯。

或许是受梦里情绪波动的影响。

“......小千千呢?”

王源乖乖地窝在王俊凯怀里。

“先回去了。你很累,再睡一会儿吧。”

 完全没有询问的意思。

王俊凯爱不释手地抚摸王源的额发,嘴角难以控制地上扬。

“你不睡啊?明天还有...哈...”

王俊凯嘴角蹦出虎牙。

“累个啥子台累采访啊...好安咯...”

王源在王俊凯怀里伸懒腰。

一个哈欠让眼眶里再次挂满了可怜兮兮的泪。

“挺早的,我不慌。”

王俊凯简直快被逼疯了。

尼玛王大源你再不睡小心王先生会图谋不轨心猿意马快马加鞭趁热打铁饿虎扑食把你吃得一干二净上不了首页啊?!?!!!

“你今天都不喊我洗澡啊?你怎么了?”

少年想去揉自己视野模糊的眼睛,被王俊凯一手按住,当场阻止,扯回来。

“你怎么那么sa,揉眼睛会更红,而且对眼睛不好。”

“嗯...我sa..你咋子咯嘛?”

王俊凯勾起唇角俯身在少年耳边轻喃。

嗯,先让你有个准备。

“有.点.饿。”

他妈的老子管他明天去采访还是去表演还是去厕所里嚎啕老子现在就要上了这家伙!!!!

王源依旧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眼角泪水啪嗒地打在王俊凯发际上,再滑至衣肩。

“饿了去找姐姐阿姨要次累撒...刚好我也有点儿饿了!帮我一哈那点儿!”

王源顺手搂住脸旁边少年的脖子,怕人不答应还撒娇样的蹭了蹭。

“嘶......”

王俊凯倒吸长长一口凉气。

“好。你换好衣服吧,盖好别感冒。”

说罢王俊凯起身出门。

“嗯好......欸不对为啥子我要换衣服????老王...你缩清cu点儿会死啊..”

门前,王俊凯嘴角扬起一个在B站凯源频里出镜率超高的,色♂气♂弧度。

王源儿,这是你自找的。

Pet3

 




看着怀里小孩儿嫩嫩的睡脸,千玺一阵满足。

什么团队啊劳资还不如在家陪弟弟来得划算痛快。

千玺把楠楠耳边的一根发丝撩走。

抬眼看了看时间。

嗯,是时候了。

千玺把楠楠放进被子里裹好,手臂环着小孩肉肉的小腰。

另一只手如是点开微博界面,看着微博上发羊癫疯一样刷领奖台前台后粉丝抓拍到的图片的阿姨们,一阵心塞。

新婚现场是什么鬼?

花童是啥玩意儿?

救命,说好的千苏崛起呢。

千玺有些不耐地飞快往下拉动界面,从鸡蛋里挑骨头——

呸,从大海里捞珍珠。

瞧吧,千苏们还是这么可爱。

奖你一个赞,虽然是小号。

怎么能用正号对外表现出一副像那个被称为蠢萌二傻吃货弱受的旺仔的自恋样子呢。

首页自己存在率又在下降了,是时候搬什么东西出来让他们清醒清醒了。

真不知道另外两个家伙除了脸和基情以外还有啥好看的。

是什么造成他这种心理的吗?

千总裁啊,tmw啊,不被带一起飞啊啥的。

数不过来。

这个时候突然伴随着手机震动响起的婴儿呓语,着实吓了千玺一跳。

“千千,没事儿吧?”

门外立即传来妈妈压低的声音。

“没事儿,你睡吧妈妈。”

千玺瞟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利落地掐断,同样轻声细语地回应母亲的问候。

不一会儿手机再次响起来。

千玺皱眉,起身走到窗边,接通。

“你大半夜不睡给我打电话干嘛呢,想听冷笑话了?”

“你还没碎啊原来?缩话浪小森,你弟碎咯?”

电话那头是男孩会意的轻声应答。

“嗯,刚刚碎的。”

千玺嘴角绽出两朵小小的梨涡。

像是在讽刺,又像是真的被逗到了。

“......你这么晚还不碎,长不高。”

电话那头因为千玺标准得赏心悦目的普通话中掺入了极其违和的川普而意识到不好意思的男孩,迅速换上似乎和方言没多大区别的普通话。

语气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但参杂了太多东西。

“刘志宏,你似乎比我矮吧?”

千玺此刻漂亮的梨涡好像不用直接目睹,都可以出现在刘志宏眼前一样。

“你笑得真好看。”

“谢谢。不过还是没源源漂亮吧。”

千玺保持着微笑。

像是专门给千里之外的那人保留的一样。

“暑假你会过来的吧?”

“......废话。”

“哎,先别挂,多缩缩话嘛。我好无聊的。”

刘志宏好像早就知道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及时阻拦。

“好吧。不过有什么可说的。”

千玺预料到什么一样走出卧室。

“嗯很多啊,冷 笑话,唱歌技巧,跳舞技巧,家常,关于你家弟弟,或者关于凯源..”

“早些日子一起看的东西真把你拉进他俩的坑了。”

千玺默默地给自己上香。

“哪有,我还四觉得你跳的好。”

刘志宏立刻这么来了一句。

“谢谢。”

“你要睡了吗,晚安。”

千玺已经不想再问一次每晚都会问的问题了。

“你又知道,呵呵,晚安。”

“最后不来么么么么么么哒一个就太不够意思了,亏我帮你拉辣么多千苏。”

“.......你每晚都这么说你知道吗?”

那我这么说是因为宣你你造吗?

刘志宏吓了一跳,赶紧把冲在喉咙的反射性回答压回去。

“你想说什么?”

千玺笑着反问。

“没啥子,快睡吧你!”

说罢,啪地挂了电话。

那个问句怎么可以那么好听,明明原来是比大源还少女的音色!!

刘志宏把头捂在被子里。

脸好烫。。。。

点开一边的手机,补凯源视频。

就这样来消除心中的不安吧!!

中国好僚机也有因为小粉红心跳的时候嘛!

看我助攻惹那么久,给我个cp呗!

你整我呢!同是处女座为何我是受!

而且cp还是个弟控!

刘志宏为自己默认易烊千玺为自己的cp这件事感到好笑。

好笑,那种人怎么可能属于我。

Part4

 






“这心动降临在了春天还是初夏,ohmygod我的脸怎么发烧到......”

刘志宏翻身起床拿过手机。

“啊......”

虽然知道不可能是那人打来的,真正面对现实的时候幻想破灭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刘志宏稍稍犹豫了一下。

嗯,不接的话会怎样呢?

王俊凯一回来就会闭关吧。

要是突然兴起跑来拍短剧呢?

......想想就不敢活了。

刘志宏接听电话。

“喂...”

“喂刘志宏,里缩,我喊老王帮我拿哈次累,拉居然喊我换好衣服在床上等拉,啥子意思哦!”

电话那头是少年激动的声音。

刘志宏黑黑脸。

“关我p....”

“但四我和拉都四男森啊。”

刘志宏话还没出口完毕就又被王源自言自语似的话打断。

搞飞机啊原来里懂得起啊?!!!!

“要四我把则四儿传到微博上去,阿姨们会不会喜大普奔地抱团兴奋到突破天际?!”

“关我....”

“哈哈哈哈想起就好好笑,明明四我跟老王累事情结果拉们居然比我们还激动,还开心!!!要不然我再整拉们一回,好耍得很!”

又被像疯子一样的人打断。

不过这二货居然能懂那个中二晚期的意思还真意外。

难道自己点进去的那些视频他也跟着看过?

哎不对,那时候公司不是只剩我和易烊千玺两个吗。

难道是我的消息记录被翻了?!

刘志宏陷入了森森的沉默中。

电话那头也是简短的沉默。

好像是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仔细看了看屏幕。

咦,明明显示了通话。

“喂刘志宏你有在听吗?”

“我有......”

“发表些意见撒。”

刘志宏深吸一口气。

“...里zen累要我发表意见?”

“啊!有啥子不好意思累啊?”

那端明显的不明觉厉。

不过刘志宏已经不相信那是单纯的不明觉厉了。

事到如今才终于体会到阿姨们的痛楚。

他不像王俊凯,甘愿被骗。

他更不像易烊千玺,开挂直接秒。

长长地叹一口气。

“嗯?”

电话那边有些捉急刘志宏长久的沉默。

“喂里要缩快缩撒,隔和儿老王都回来咯。”

“...........我缩王大源里耍够没得啊秀恩爱也不带则样半夜三杆挑森打电话过来装一脸无辜累缩里懂不起啊喂!!要被丧就被丧犹豫个串串啊!!!要在微博传粗去也不关我四儿吧!!当我没得宣累人是不哦!!大半夜累还要不要我碎咯哟!!!”

一口气对着那边咆哮完毕,又有些在意是不是太过火,刘志宏压低声音尽量不吵醒卧室里的其他两人, 意思意思用普通话了结了这段让他立刻就想拨个电话也不管那么多大声表白的通话。

“总之,王源你就安心吧。阿姨们都被你耍好多次了,还他们一个天真吴邪萌萌哒笑起来是天使的二傻吃货源好吗?如果我是女生,我都不会爱上现在的你的!我睡了,拜拜!”

.........啥意思?

当小爷我没人气?

哼唧!小爷我还就要再耍她们一次怎么着!

抓过刚刚摔在被子上的手机,按开微博界面。

嗯......是用王俊凯的号发好呢,还是用我的号发好呢。

或者说用他的小号?

.......

王源认真地盯着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自己隐约看得到嘴边银丝的睡相照片。

嗯,果然帅哭了。

这手机还带自拍功能,真好。

还自动切屏保。

自己的睫毛也短不了王俊凯多少。

.........

不对?!什么时候小爷的手机屏保变成这个了?!

应该是一张又帅又可爱,尊敬师长爱护同学,又温柔又体贴的我的帅照啊!

难道谁开了小爷的手机!

要死!世界再见!

小爷的桌面是那张从老王小号首页微博上扒出来的!色气满满的王俊凯啊!!!

不能让别人看见的嗷啊啊啊//////!!!

还有图库里姐姐们p的图图!!

美出世界的我和比不上我帅的老王的图图嗷!!

......王源第一次领会到了一种名为【羞耻】的感情。

还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文件缺失吧。

开锁。

窝巢!!

屁啊!!

密码都被改了吗!!!

王源正处于疯癫的边缘,手指却触到陌生的凸起。

.......啥,原来这不是小爷的手机。

翻过来覆过去。

绿色的手机壳。

王俊凯的手机。

........槽你大爷。

Part5

 





王俊凯扭动门把的时候,还是有一丝忐忑的。

幸好老板娘是位矜持的,富有素养的女人。

看到自己拿去付款的东西也没多说什么。

没尖叫,也没一脸惊恐见鬼一样。

只是意味不明地微笑,一脸我懂的。

和那次从广州回来在机场里阿姨们看自己和王源的表情一模一样。

而且......他似乎看到老板娘没来得及关掉的手机屏幕上,闪动着自己的名字。

在他发现这一点后老板娘的表情在他看来越来越诡异,像是在拼命压抑什么一样。

王俊凯从她不断轻微张合却控制住不发出声音的唇确认了自己被认出来的事实。

只得无奈地叹口气,把老板娘迅速退回来的钱再次推过去。

“不要告诉别人。给我一个黑色口袋吧,谢谢。”

王俊凯微微凑近,压低了声音。

老板娘利落地从抽屉里拿出黑色口袋,装好那些东西。

“对不起我还是想知道,这些东西是...给那位...王少年用的吗?”

老板娘小心翼翼地套好袋口,眼神怯怯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嘴角抑制不住地一挑。

“嗯?哪位王少年?”

老板娘见这反应,整个人快疯了一样。

“OK...我明白了,要幸福啊少年们!”

“好的。谢谢。”

王俊凯接过黑色口袋,转身出门。

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身,给老板娘一个微笑。

“嗯...还有什么我可以给你当作谢礼的吗。帮了我很大忙。”

“不用,你们幸福就是给我最大的礼物了。”

老板娘摇摇头,比王俊凯还迫不及待地给他挥挥手。

“加油吧小伙,幸福就在眼前,事成后别忘了阿姨我就成。”

老板娘和善地微笑着。

王俊凯当然懂她的心思,他也乐在其中,再次冲老板娘点点头,没入京都浓浓黑暗中。

回忆完毕,紧接着王俊凯面临的还是那扇突然沉重无比的酒店房间木门。

上好的材质,轮廓也没有丝毫违和。

怎么就那么重呢。

“艾玛!老王里回来啦!!”

好不容易开了门进去,王源立马从床上跳起来。

扑向王俊凯。

准确地说,是他手里的袋子。

王俊凯心一紧,来不及把袋子藏到身后,便被考拉一样的少年挂在身上。

为了不让人落下去也只有松开紧捏袋子的手,放到人的腰上,稍稍用力地搂住。

.......好薄。

王俊凯皱起眉头,狭长的墨色眼瞳渐渐带起什么微妙的情绪。

“王源儿,你想感冒?还是发烧?不想让汤圆们看到最完美的你了?嗯?”

王俊凯紧搂着王源走到床边,一个松手一个推送把王源扔在床上。

想早点被吃干抹净?!

王俊凯就 这么用一种大灰狼看自动送上门来的绵羊一样的眼神盯着少年画一般的美颜看。

“哎还不是你叫我换的。”

王源显得有些委屈,抬头就这么毫无畏惧地跟王俊凯对视,一副是你的错我才不管的表情。

王俊凯咧嘴,笑出声。

“是,我的错。......王源儿,你碰了我手机?”

王俊凯目光聚焦在枕头边明显被翻动过的自己的东西。

卧槽不是说好不准在我不在的时候翻我的手机吗!

里面的东西!

谁准许你看了!

“啊?没有啊!像我这种耿直的帅小伙怎么可能暗地里偷看别人的手机啊对吧!话说老王,我的手机不见了,拿你手机给我拨个号找找呗!”

想恶作剧却拿错手机还为此生闷气最后还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去哪儿了这种丢面子的事儿会说?

“别扯其他的,不说清楚别想让我帮你找。还有,袋子还我。”

王俊凯自然明了少年的小心思,冷下脸不让人有再打哈哈糊弄过去的机会。

王源却不让那只伸过来的手得逞,把袋子往背后一藏,吐吐舌头。

他自然是知道吐舌这个小动作对面前这人来讲有多大的杀伤力。

“我真的没动啦!袋子里面有啥子嘛还不要我看,等我看了再还你。”

果不其然,王俊凯渐渐冒出雏形的喉结上下迅速地滚动了一下。

不行......得问清楚。

等你看了。。。

等你看了不就啥都暴露了吗,你当我和你一样傻啊。

“你觉得,会有什么?我的手机里,我的袋子里。”

王俊凯勾起毫无血色的唇角。

小巧却尖锐的虎牙微微露出痕迹,背着房间里不知何时被调成昏黄的灯光,凑拢去。

像极了传说中西方夜的霸主。

血族。

王源此刻倒是没那么多心思去欣赏王俊凯那张笼着黑影的俊脸。

其实要是还穿着盛典时候那身西装的话,还真蛮像优雅贵族范儿的吸血鬼的。

不对,看这趋势,是下一秒就要上的节奏?!

王源和王俊凯差不多,都没少看微博上贴吧里各种优秀的凯源文章。

所以他们清楚的很,这么下去该做什么,或者被做什么。

只是彼此天真的以为对方只是玩玩儿。

“啊......类啥,老王,还是先找手机吧...不然我...我...良心不安”

王源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虽然早就无数次地在脑里上演过这样的情形。

手机找不到的话才是真的糟了。

里面的东西是拿八十个王俊凯脸上的痣都换不来的啊!

王俊凯立起身子。

“......你还能找个再烂点的理由吗。”

不就是逃避吗谁不会啊。

不过你以为你逃得脱?

王俊凯眯起了眼睛。

Part6

 




发泄了不满以后,刘志宏反而更加无法安眠了。

把手机媒体音量调到最小,按在耳边静静地听着那边的声音。

嗯——循环到这首了?

刘志宏有种想跟着哼出声的冲动。

“...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追究什么对错,你的谎言,基于你还爱我...”

哎呀,怎么感觉膝盖和心脏有点儿疼呢。

我不是农夫山泉,不甜。

少年的声音比起从前来,俨然褪除了那种被戏称为少女音的色彩,慢慢的带上独有的磁性。

越来越好听。

越来越每一个发音都直直地抨击刘志宏的心脏。

搞得自己反倒像个少女。

但是听阿姨们说,王大源和王俊凯也会像自己这样。

憧憬着不该憧憬的人。

陷在禁忌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呸吧又不是亚当亚当,吃啥禁果。

想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回过神来,歌曲已经进入了高潮。

少年格外空灵的声音撞入大脑。

“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凋落,再亮眼的星,一闪过就坠落,爱本是...”

听上去完全没有难度的真假声变换和长音的三路十八弯一样的变调。

只有在自己唱的时候才知道有多难。

声乐老师是一个人啊对吧难道是差别待遇问题。

我也挺帅的啊对吧也有阿姨姐姐爱我啊。

刘志宏扼住自己的喉咙,防止它难以控制地振动发声。

不自觉地掐紧了。

看着首页没什么全新的亮点了,千玺把手机放好在床头柜。

艾特里除了被翻出来的从前的微博以外就是各种催睡的阿姨姐姐。

也到点了,该睡了。

伸手关了床头灯,眼前突如其来的黑暗却没让少年半分慌张。

身边的婴儿已经睡得死死的了。

在大脑里梳理了一下今天的经历和明日行程,千玺熟练地没发出一点声音地躺下。

明天早上,是吃三碗呢,还是六呢。

半饱吧,明天除了采访,似乎也没什么了。

紧了紧肩边的被子。

重庆那边,这时候应该已经有火炉的苗头了吧。

窗帘上破碎的镂空星星点点的映进京都即使是夜,也毫不平静的天空。

那边应该没有雾霾这回事儿,天天应该都艳阳高照吧。

后天也没有训练的样子,去哪儿玩呢。

长城去过好多次而且太长。

故宫去过好多次而且太大。

天安门广场其实也没啥好看的。

记得上次那人说过想看看北京的繁华大街。

坐车还是步行呢。

千玺很快放弃了坐公交车出租车私家车自行车三轮车电动玩具车的想法。

北京的交通,恐怕还不如自己走路来的快。

要不然把楠楠也一起带出去玩玩儿?他好久没和哥哥一起散步了。

那人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呢?

千玺半掩在被窝中的脸上两颗小太阳再次升起。

梦里可不可以看到呢?

突然就期待起来了。

此时此刻的王源和王俊凯正在翻箱倒柜地找某人的手机。

就连王源自己也忘记了刘志宏说完以后自己一赌气把手机扔哪儿了。

不过比起这个他目前更在意的是王俊凯解开手机密码锁后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

这让他强烈地想要知道那里面有什么。

有什么是不能给我看的吗,不行,王俊凯是我的。

我要了解他的所有。

这就是所谓天蝎座最强烈的占有欲吗。

根本不像怪阿姨们所说的。

什么王俊凯占有欲旺盛啊,小爷才是,好吗。

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东西。

王俊凯这样想着,眼神落在同样这么想着的王源身上。

“还没听到铃声?你确定你没开静音?”

“没有哇!我记得没开的!小凯你先别说话我听听...”

王源迫不及待地想要让王俊凯听到他的铃声。

能听出里面的意思就再好不过了。

王俊凯只得再拨开王源的号码。

默默地往王源背后站了站。

王源毫无痕迹地跟着把袋子护在身后。

“......找不到的话怎么办。”

王俊凯终究按耐不住长久的沉默,挂断打不通的电话。

“.......那让我去死吧。”

王源没回头看王俊凯,他低下头一副马上哭给你看的样子。

王俊凯毫不犹豫地再次点开通话界面。

“买个新的不成?”

“不成。”

王源迅速地回答。

存储卡里的很多很多都再也找不到了啊,丢了怎么行。

至少有那些好文我还可以看着字里行间对我爱得无法自拔的你好好地自我满足一把。

王俊凯眼睁睁地看着王源脸越来越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四处扫动着目光妄图寻找到什么线索。

嗯,应该不至于丢出去了。

收回窗户处的一束目光。

枕头下面?一片雪白。

被子里?掀开的话感冒了怎么办。

突然被两只有力的手臂抱起来着实吓得王源不轻差点儿大叫王俊凯快来救我这儿有鬼啊啊啊。

然后从王源身上落下来一部手机,屏幕还亮着。

王源直直地看着它。

王俊凯把王源拎到枕头上坐着,拿起那部手机。

“诺,自己身上。”

“......你怎么看到的?!”

现在王源不过就穿了一身白色短衣。

“你觉得我怎么看到的?还有,你不是没开静音吗,这啥?”

王俊凯把手机拿到王源眼前摇晃了一下。

“好啦好啦既然找回来了就不说那么多了现在我要看看你到底买了啥。”

王源几下就balabala扯过去,接着把话题转移到护得好好的黑 口袋上。

“先别看——”

王俊凯及时制止了王源的动作,把人两只手的手腕牢牢捏在手心里,镣铐一般禁止了人手的一切活动。

“王源儿,你那么想知道里面有什么?”

“难道不是吃的吗?”

王源回以一个纯良微笑。

他这个微笑可是百用不厌的。

哼哼所以说长得帅就是好。

“嗯——怎么说呢,是吃的,不过和你平时吃的有些不同。”

王俊凯纠结于该怎么向这个他认为纯真善良的孩子解释。

“哪里不同啊?”

王源觉得太好玩了简直比玩怪阿姨还刺激。

反正最后都要被上,玩玩儿他也不算太过哈哈!!

他就想看王俊凯被自己骗到还良心不安地不敢和自己明说的样子。

太蠢了。


-------未完持续------- 

评论
热度(138)
  1. 微微这样讲浮尘说他是个蛇精病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