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途》18

耦俱无猜:

上章


18.


 


某人的粉丝近日有些喧嚣,饭圈大炮女神昨日po了一张图,图中手指修长有力,骨节瘦削凸显,只是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银戒。女神配图文字仅有简单三字:祝幸福。


继王源生日当天发博到昨天某大炮女神语焉不详的微博,王源粉丝圈内反应可谓高潮迭起。


个人休息室内,王源转着戒指默念采访流程台词,对于粉丝的反应他不怎么在意,也不在乎直接把戒指戴在手上。王俊凯刚好就给他来了个电话,说是今晚赶不回来。


他到外市出外景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但是特地打电话知会王源,除了因为家里多了一只小东西,还因为他实在挂念王源。


“你能帮我喂一下嘟嘟么?”


“没问题啊。”


“钥匙我放在防盗门顶上。”


“行。”


说完这话,两人之间陷入奇异却和谐的沉默当中。自那日于王俊凯家中庆生,他送了他一枚银戒,王源便没有再与他见面,电话倒是打得多,可时常说着说着就不觉陷入并不尴尬的沉默。


——“你这是……求婚么?”


王源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说的。源于调侃的玩笑话在王俊凯微妙的沉默中成为昭然若揭的真相,所以……王俊凯的确是想要求婚?王源震惊过后便冷静下来,而王俊凯似乎也酝酿好了情绪。


“现在不能公开,等以后再……”


“……嗯?”王源不知何为有些紧张,连声音拔高了也不自知。


王俊凯瞥了他一眼,开口之际又把目光投注在他身上:“再……求婚。”


闻言,王源挑眉问:“以后是指多久?”


“五年。”


“唔。”


“所以现在先预定。”王俊凯拿过戒指,套到他左手的无名指上,“以后再补一个。”


王源举着手凝视片刻,“那要看你表现了。”


“你没机会反悔了。”王俊凯说着把他扯到怀里抱住,嘴唇贴着他的耳朵细语。


想到这儿,王源忍俊不禁。Keith敲门而进通知他准备录制,王源便收拾好心情进了演播厅。节目名字叫FTF名人面对面,主持人是多年前红极一时的女演员杨静,四年前转行做综艺访谈,也获得了大众的认可和支持。


开头播放一段王源成长史,他小时候拍的照片多遗留在与凌美辰生活的房子里,穿着小西装,笑得一脸灿烂,童年时代也是一个小太阳,少年时期的生活照片没有很多,中学连毕业典礼也并未出席,仅有几张剧照撑场。回顾了一遍成长经历后,杨静开始与他拉家常,多是询问他一些日常问题以及演出经历。


“听说你还会弹钢琴?”


“嗯,略懂一点皮毛。”


主持人让他现场表演一段,王源早知有这个部分,还好之前趁着无聊重拾钢琴,一曲过去,杨静笑容满面鼓掌,随后对着其中一架摄影机表情十足夸张地说。


“天啊,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完美的男人?长得帅,性格好,演技出众,还会弹钢琴,太完美了!”


王源挠挠鼻梁,“没那么夸张啦。”


“那是谁教你的呢?”


王源弯唇一笑,说出那个早已烂记于心的标准答案:“小时候上的钢琴兴趣班学的。”


杨静沉吟着转移了话题,方向逐渐从他的演员之路转到八卦绯闻上面去。


“王源长得太好看了,我跟他面对面坐着感觉呼吸都变困难啊。不知道跟你对戏的女演员什么想法哈哈哈,被你用深情的目光盯着会难以出戏的吧?”


“大家都是专业演员,而且娱乐圈长得好看的太多了啊。演一部戏就无法抽离那也太累了。”王源从容回道。


“那就没有特别的时候?”


“没有。”


休息五分钟开始录制,杨静让他说一下理想型。


王源略一思索后说:“年龄比我小,身材好,桃花眼,鼻子很挺,五官精致,笑起来像猫。最重要的是……”


“嗯?”


“有能力和我站在同一高度。”


“听着像是已经有了具体人选啊,难道就是送你戒指的人?”主持人突然抛出这个问题。


王源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不好意思,台本上没有这个问题。”


导演走了过来,“怎么了?”


“刚刚那段可以剪了么?”


“好的,我会注意。”杨静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私自改了台词。”


王源挥挥手,银戒指在灯光下闪过一道光。


结束录制已经华灯初上,王源让Keith送他回公司,自己开着跑车去了王俊凯的家,用备用钥匙开门,平时都会热情迎接爸比的嘟嘟这回没了声响,王源心里咯噔一下忙冲进客厅,嘟嘟窝在沙发脚边,蜷缩成一团,察觉到有人靠近只稍稍睁开眼皮几秒便再度闭上眼。


王源不知它发生了什么事,急忙给王俊凯去了个电话,那边闻言也傻了。


“咋回事?我今早出门还好好的。”


“你是不是乱喂他吃东西了啊?”王源拿了条毛毯子把无精打采的小狗裹了起来,边说边下楼,“我带它去看兽医。”


“我没啊……麻烦你了。”


听到王俊凯那边有人吆喝,估摸着工作要开始,王源便说:“你快去忙吧,我来搞定。”


匆匆挂了电话,王源上了车却不知道哪里兽医诊所,打电话问Keith,好在他女朋友的同学就是一名兽医,王源驱车前往短信上的地址。兽医姓张,戴着眼镜,看着斯斯文文的,说话却极其冷淡。


“你不知道不能给狗特别是幼崽喂牛奶?”他只轻轻按了按嘟嘟的小肚子,就得出了结论,第一句话便是责怪的语气。


王源难得气势矮了一截,默默站在一旁点头。


“小狗喝牛奶会拉肚子,以后买狗粮喂它。”张兽医用着命令地口吻说。


“好的。” 


回到王俊凯的家,王源不放心放着嘟嘟在没人的空间,便打算直接在这儿睡一晚。王俊凯忙到一点多才回酒店,先给王源发了条短信问他睡了没,接着便接到他的电话。


“刚带着嘟嘟看完兽医呢。”


“你明天有通告么?”


“下午要到A市宣传电影。”


“啊……我明天才回去。”王俊凯语气沮丧道,隔了一会儿轻声说,“要不我现在飞回去?”


“你不累啊?”王源小声责怪他,此时正躺在王俊凯卧室的大床上,被他的气息包裹住,他禁不住笑道,“我也想见你。”


“啊,我还是飞回去吧。”王俊凯说着就起身拿钱包,那边王源又制止他。


“别闹了,不看看现在几点。快睡觉好不,日子长着呢。”


“我现在特别怨念为什么我俩一个演戏的一个唱歌的,工作档期都撞不到一起。”


王源嘿嘿笑:“机会可以自己创造啊。”


王俊凯似乎打消了现在立刻飞回去的念头,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对他的话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你新歌什么时候录制?”


“什么新歌……”王俊凯愣了愣,回道,“啊,哦,应该是一月下旬推出。”


“唔……我去给你客串一下MV主角吧。这样不就撞到一起了?”王源笑道,他知道王俊凯这阵子一直没停过写歌,想必专辑过后还要趁热打铁发行新单曲,说起来,“年底音乐盛典有几成把握?”


“嗯?不知道。”王俊凯躺着躺着有些困,对他的问题反应度迟钝几秒才能做出回答。


“我让人打听一下吧,据我所知往年有一个评委是我舅舅干爹。”


“你说的是沈奕诚?”王俊凯这下困意飞走了一半,这个名字叱咤乐坛的时候,王俊凯还是颗豆芽小屁孩。


年过半百的音乐教父沈奕诚,如今在乐坛的影响力仍然不可小觑,堪称点石成金的手指,一句话能激起千层巨浪,多少新人甚至大咖慕名而去都吃了闭门羹。他现在定居德国,除了年底分量最大的SK音乐盛典,在国内已很少能看见他的影子。要不说凌英东本事大呢?连沈奕诚这种脾气乖张的音乐鬼才都对他另眼相看。


“嗯哼,问他肯定没错的。”


“不用了吧。反正是我的肯定跑不了。”


王源为他的坦然所折服,他当年坐在国际电影颁奖典礼台下,紧张得手心冒汗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而王俊凯面对得失似乎毫无计较。


谁知他下一句就是:“我对自己有信心。”


“嗯,我相信你。”王源闻言失笑道。


电影《龙战于野》的宣传期持续了一个多月,王源都不怎么着家,而王俊凯也开始为年底音乐颁奖典礼和初春新单曲做准备。


宣传最后一站在S市,剧组忙了一整天,晚饭就在下榻酒店解决的,因为是最后一站,导演大手一挥请客,众人吃饱喝足方散场。王源小酌几杯,脸泛着微红,他的房间是最顶层的豪华套房,刚踏出电梯就看到自己的房间前杵着个人。


“喝点什么?”在吧台调配饮料的王源侧头问坐在沙发上的陆熠,是不太明白他为何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前,对方提出说有事想谈谈,于是王源便让他进门。


得到他“随便”的回答,王源倒了杯冰水放到桌上。若眼前的是王俊凯,他该会和他你来我往调侃几句,换了别的不相干的人他就没那个心思了。心道这人脸皮倒厚,想着快点结束这种完全没有必要的应酬,王源刚想开口,陆熠便说话了。


“说起来,我刚出道就进了《暗恋》剧组,第二部电影还是和你演对手戏。”他笑了笑,“挺有缘的。”


王源打量着瓷杯面上的藏蓝花纹,对于他这句话仅没什么表示地歪歪头。


“你是我的前辈,我很敬重你。对于你的私事,我本不想插手多管,可看你这样陷下去我真的不忍心。”


“嗯?”王源闻言侧头笑道,“你也说这是我的私事了……”


“是,我不希望你因小失大。”


王源挑眉示意他继续。


“你的演艺事业还有很长一段路,我敢说只要你未来十年稳步走好,往后必定是星途一片坦荡,演艺成就也许无人再能超越。”


“你的意思是……?”


“你肯定不愿意重蹈艾晨的覆辙……喔,我说的是她的艺名,本名凌美辰,现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V&G设计总监,对吧。”陆熠微微一笑,“当年未婚生子的消息被压下来了,可演艺事业也毁于一旦。你肯定也不希望看到自己走上她的前路。”


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王源眯眼打量眼前笑容笃定的男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很简单。”陆熠坐到他旁边,抬手想摸他的侧脸被王源冷着脸躲开,倒也淡定,他抬眼望着因自己的举动而站起来的王源轻笑,“跟他分手。”


王源闻言像听了个笑话:“呵,我还以为你要干嘛。就这样?大费周章挖我的隐私,不听你的就要爆给八卦杂志是么。”


“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我多的是办法让你身败名裂,可我没这么做。”


“哦,我谢谢你啊。”王源弯腰放下杯子,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指闪着光。


“你太疏忽了,你们的私照我这有一堆。”


王源心想不是你特意派人跟我能拍到这么多?


“说完了么?”王源朝着门口方向扬了扬下巴,“说完就走吧,明天还要赶飞机。”


陆熠盯着他看了半晌,忽而笑道:“你还真是,不愧是……”


说到一半打住了,他边往外走边转了话题:“我等你们分手。”


“做梦。”王源甩上门。


 


年底是各种颁奖典礼密集期,王源一年内出了两部电影,其中一部还是名导演群星云集的大制作,风头一时无两,尤其《龙战于野》入围金像奖囊括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动作指导、最佳电影等7项大奖,王源与霍启昇将于同时竞逐最佳男主角,到时自见分晓。


王源摁了遥控器,娱乐新闻报道画面切到了八点档偶像剧,旁边的王俊凯递过去一个削好皮的苹果。王源不发一语接过就咬了一大口,王俊凯随手揩掉他嘴边的果汁。


“穿什么衣服好呢?”


“不照旧去老庄那儿?”


“唔,我妈给我寄了5套礼服。”王源说到这个突然激动地侧过身,“对了,你是金像奖表演嘉宾哦。”


王俊凯迟疑地点点头,“嗯,我知道。《信徒》还入围最佳原创OST呢。”


“这样哦!”


“啊?”


“咋这迟钝。”王源不满地坐正了,“那我们可以一起走红地毯。”


“这有什么好激动啊。”王俊凯笑着啃了口第二个削好皮的苹果,“重点难道不是到时候你可以看到我帅气的演出?”


“嘿,底下坐的全是大佬,我怕你吓得把Mic扔了。”


“咋可能?”王俊凯随口答道,过会儿思绪又跑到王源刚刚的话题上,“对诶,可以一起走红地毯。”


王源裂开嘴笑道:“迟钝。”


“不过又不是正式的红地毯,没什么好激动啊。”


“你是没走过吧?周围全是记者菲林粉丝尖叫呐喊,你不觉得那个场景……”王源顿了顿,侧身撑着头温柔一笑,“很像结婚现场报道么。”


王俊凯望天脑补了一下下,顿时露出傻笑:“是诶,还要接受采访。”


王源用另一手戳戳他的太阳穴,两人对视着笑成傻子。


“傻子。”


“你才傻。”


“来,我们预演一下吧。”王俊凯顺势捏住他的手,放到嘴边轻吻:“现在,王源先生,你愿意嫁给王俊凯先生,无论生老病死,一辈子不离不弃吗?”


王源不乐意了,瞬间就抽回手,王俊凯立刻又拉了回去。


“凭啥我嫁啊!”


“诶那好!我们省略这一步直接进入洞房啦!”王俊凯说着把人扛起来往卧室走。


王源猝不及防发出惊呼,随后失笑着拍他后背:“你没吃药是吧!哪有这样中西合璧的婚礼词的?……喂快放我下来!”


他们最终穿着V&G同款正装出席金像奖颁奖典礼,隔天便是圣诞节,本是打算让老庄做一套,可就在那个晚上,庄思明一通电话把还在睡梦中的两人惊醒。


那时赶到医院天已微亮,小男孩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见他们走过来也不言不语。


“发生了什么?”


“爷爷从楼梯上摔下来。”庄思明眼睛发红道,“从三楼一直到一楼,我被响声吵醒了才发现……”


如今老庄躺在医院单人病房里,庄思明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子没法照顾老人家,王源雇了个看护,小孩子暂时寄住在他家里。


王源刚刚下车就察觉到王俊凯的视线,两人默契十分同时跨出车门,咔擦咔擦拍照的声音达到顶峰,美颜谋杀菲林。


两人一黑一白仿若神仙眷侣,缓步走过红地毯,王俊凯跟在王源侧后方,两边粉丝尖叫个不停,王源隐约听到了“结婚!结婚!”的呐喊,不由侧头看了看,与王俊凯相视而笑。


在墙上签过名后,接受场外主持的采访,王源拿着麦克风答道:“得奖与否不重要,重在参与。”


女主持笑着问王俊凯:“Karry是第一次参与金像奖吧,紧张吗?”


“还好。”


“啊呀,有师兄打头阵肯定不怕,相信你会给大家带来完美的表演。”


“谢谢。”


采访很快结束,王源先往里走,几步之后回头揶揄道:“师兄罩着你。”


王俊凯勾着唇用手拂了一把他的后背,在灯光阴暗处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师兄?”


这低吟尾音轻佻地叼住了心尖上的软肉,王源差点站不住,被扶住侧腰方侧头斜睨他一眼。


王源的座位在第一排,王俊凯的座位在第三排,两人离得远了在颁奖典礼期间用微信聊天说八卦。王俊凯正对着手机傻笑,旁边有人撞撞他的手肘,他这才听到自己的名字。


“啊?”


镜头给他一个特写,舞台侧面的大屏幕照出王俊凯呆愣的表情,观众席后方的粉丝有阵子骚乱。王俊凯迷茫地站了起来,就看微信有一条最新消息。


[你得奖了傻子,上台去啊。]


“再次恭喜王俊凯获得最佳原创OST奖,恭喜《暗恋》剧组!”主持人激情慷慨。


王俊凯微微弯着腰致辞:“感谢支持我的歌迷,感谢电影剧组给我机会创作,感谢……唔,今天坐在这里的人里面,有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他给了我前进的力量和追逐的动力,我……谢谢。”


说到最后嗓音哽咽了,王俊凯一个九十度鞠躬,台下掌声雷动。《信徒》作为首张专辑主打歌曲不仅夺得国内最具权威的华语音乐榜五连冠,如今在金像奖上还捧得一座小金人,不得不说这是个开门红好彩头,期待接下来的音乐盛典也将获得好成绩。


表演过后,王俊凯回到后台的休息室就看见了王源。


“恭喜。”王源迫不及待第一时间赶到后台,希望自己是与他分享成功的第一人。


王俊凯在门口愣了1秒,随即迈开长腿跨过几步之遥,右手还握着金色奖座,张开双臂就把人抱在怀里。


说不激动是假的,站在台上尚还能保持镇定,可看到王源出现在后台那一刻,他真的无法再压抑。即使这仅仅是金像奖里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奖项,也算是对他实力的肯定了。他想起自己3年前刚出道,这一路走来所受的不公平对待,不得不咬碎牙往下咽的艰难,想起被人瞧不起受人非议,也想起了去年冬天第一场雪时与王源的初遇。


王源抬手抚上他的后背,轻轻拍了拍。


语言对他们来说显得多余,索性什么也不说,反正对方也能懂。两人在后台默默拥抱,并未多言便回到座位上。


重头戏当然在最后的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是《龙战于野》的“毒娘”扮演者李爱,最佳男配角获奖者是陆熠,最佳女主角是一部悬疑片的女主演,最后轮到男主角时,颁奖人是一位实力派老戏骨,入围名单播放。


《龙战于野》叶惊澜出演者,王源。屏幕上长发飘扬紫纱黑袍拢身的青年于魔教殿内睁眼轻笑,眉眼流转邪气肆意风流无限,是以逃出中原后获毒娘相助功力大增,与昔日好友中原之巅决战在即,曾经的叶少侠叶惊澜如今的魔教教主却是坦荡至极。“生死由命成败在我。吾自逍遥,愿与一战。”


《龙战于野》席穹出演者,霍启昇。白衣飘飘席大侠本性潇洒,待人诚挚,即使是面对昔日敌人阿兰朵,在其生命弥留之际,席穹眉头紧蹙,眼中情绪复杂难辨,阿兰朵抬手却来不及触碰,男人一把握住已没了脉搏染血的手腕。中原之巅,黄沙漫天,衣袂飘扬,席穹持剑仰天大笑:“何为江湖?”


入围名单共5名,一分钟便如走马灯花般播放完毕。颁奖人打开纸卡,故作神秘地笑了笑道:“自古有云长江后来推前浪——”


王源不觉坐直了腰,只听那苍老的声音续道:“可现在看来后浪还要继续努力啊!”


“……”王源愣了愣,下意识抬眼看了看摄像机。


“第23届金像电影颁奖典礼最佳男主角获奖者霍启昇——恭喜霍影帝蝉联五届最佳男主角奖!”


王源吸了口气,扬起嘴角站起来与身边的霍启昇握手:“恭喜。”


霍启昇始终淡然处之,致辞时仍然寡言少语。


王源坐在原地,脑中飞快地跃过了许多画面。尽管已得知自己获奖机会不大,可当现实迎面袭来,他还是稍微地,小小地,失望了一下下。唔,真的只有一下下。


第23届金像电影颁奖典礼圆满落幕,新晋影帝空手而归,新人歌手获首奖,霍影帝蝉联五冠,各家悲喜自知。


王源和王俊凯同坐一车归去,半路上王俊凯握住了王源的手。


王源侧头看他随即笑道:“你这什么表情。”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佳男主角。”王俊凯闷声道,好像失了这奖项的人是他一样。


王源点头,凑过去轻吻他的下唇,郁结在心里的烦躁感才消散了些许。


 


隔天重看走红地毯的视频,王俊凯调侃真的好像婚礼现场发布会。


庄思明端着奶酪放到矮桌上,路过听到这话不由翻了个白眼。王源抬手摸摸他头顶的刺毛,笑道:“别在孩子面前乱说。”


小男孩歪头躲开他的手,淡定道:“是挺像的。”


“……”


王俊凯嘿嘿笑:“小明有眼光!”


“别喊我小明!”


小孩儿回房间了,两个大人在客厅对瞪。王俊凯伸手一拽把人拉到怀里,王源顺势坐在他腿上。今天是圣诞节,路上行人匆匆,年末聚会饭局多不胜数,天气寒冷,王源借口身体不适推掉了大部分邀约。老庄刚做完手术还在医院疗养,尚未清醒,下午去看望了一趟,医生说有可能这辈子无法再站立。当时他们就在医生的办公室里,往外看就见庄思明在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玩儿抛球。


“如果……”


“嗯?”


两人对视,显然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们旋即相视而笑,王源说:“反正我们这辈子不可能有小孩儿了,那就收养小明吧。”


“嗯,都听你的。”王俊凯撩开他的刘海,与他接吻。


窗外不知何时飘下了雪,屋内的两人紧紧相拥,似乎都想起了那一场让他们相遇的初雪。




10W2字了有点小激动


“吾自逍遥,愿与一战。”“何为江湖?”灵感来源于剑网三群像同人歌曲《江湖意》

评论
热度(1050)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