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少年侦探团(九)

风若吹:

我总算更新了╮(╯▽╰)╭

————————

第一章 

小番外 一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小番外二 

第六章

小剧场

第七章

第八章

————————

第九章  说到夏天就想到西瓜。

易烊千玺推开门的时候,一股麻辣辛香的味道就扑鼻而来。易烊千玺回到外面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又打开门问里面的人道:“你们不会是在煮火锅吧?!”

“是的。”回答易烊千玺的是王俊凯无波无澜的声音。

“千玺,你要来一份吗?”刘志宏贤惠地问易烊千玺。

“你们哪来的锅?”易烊千玺走过去。

“家政部借的。”王源说着,夹了块土豆塞嘴里,然后被烫到。一边的王俊凯淡定地递上饮料。

“她们给你们这些干什么?”易烊千玺很好奇家政部那帮吝啬的女生怎么会借东西给别人,想了一会又突然喊道:“你们不会是色诱人家了吧?!”

“易烊千玺,亏你还是学生会长,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刘志宏义正言辞的说道。

“那是为什么?”易烊千玺并没有反驳关于“自己思想很龌龊”的言论。

“因为他们把家政部所有的锅子藏起来后又全部找了出来。”王俊凯喝了口水,指着面前的锅碗瓢盆和蔬菜肉类说道:“这些都是报酬。”

“到底谁龌龊?”易烊千玺鄙视地看了眼王源和刘志宏。

“那你到底要不要吃?”刘志宏很大爷地问道。

“要。”易烊千玺接过碗筷,也吃了起来。

于是四人围着冒着热气飘着红油的锅子吃的不亦乐乎。

齐思音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我走错地方了?这是齐思音的第一个想法。

于是齐思音出了旧大楼又走回来,终于确定了,老娘没走错!

“咳咳”齐思音咳嗽了一声,想引起众人注意。

正吃得不亦乐乎地易烊千玺立刻呆住,完了,我忘了告诉他们今天有人要来采访了。

易烊千玺努力嚼了嚼,把嘴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转头向齐思音打招呼:“齐思音你来的好早啊!”

“是啊,我应该等你们吃完再来的。”齐思音面不改色的说道。

“……”

“说起来,社团教室是不可以吃东西的吧?”齐思音明知故问道。

“……”

“你想怎么样?”刘志宏像护崽的母鸡一样站到易烊千玺前面问齐思音。

“也没什么,你们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处。我就想对你们做个跟踪采访。”齐思音说道。

易烊千玺很奇怪,那她说这些威胁人的话是要干什么?“就这样?”

“就这样。不过先来问几个问题,请你们认真作答。”

“第一个问题,如果不做人的话,你想成为什么动物?”

“老虎。”王俊凯率先说。

“狼。”王源说。

“熊猫。”易烊千玺说。

“蜻蜓。”刘志宏说。

“为什么要当熊猫啊?”

“因为熊猫光靠卖萌就能活下去。”

“那为什么要当蜻蜓啊?”

“因为蜻蜓会点水啊。”

王俊凯回忆道:“我记得蜻蜓点水是为了产卵吧。”

刘志宏黑线:“原来是这样。”

王源开始狂笑:“HIAHIAHIA……产卵!”

“好的第二个问题。你们第一次看到另外三个人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没有人回答。

“那我先来吧。”刘志宏举手,“先说千玺吧。”

易烊千玺抬头看向刘志宏。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在演讲台上发言的时候不算吧?”

齐思音摇摇头。

“那就是他们入社的时候吧。我那时候就觉得他是救世主吧,拯救了我们社。”刘志宏说,“虽然最后发现并不是。王源的话,就是想要离他远一点,后来就不这样想了。王俊凯嘛,就觉得有点奇怪,不过后来也不觉得奇怪了。”

“你这段话得罪了所有人。”易烊千玺说,“我来说吧。我第一次遇到王俊凯的时候,就是这个学期开学,他转来我们班的时候,就觉得他好像是个面瘫啊。刘志宏的话,我第一次遇到刘志宏就是我入社那次,觉得他是个很好欺负的人来着,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刘志宏:喂!)王源嘛,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就是来给我添麻烦的。他那时候不是在学校各个社团都混过了吗?最后被所有社长赶出社团,我当时接收他就是接了个烫手山芋,最后就找到了这里。”

“你也得罪了所有人。”王源说:“我的话,其实这三个人,我第一次看的时候都很不顺眼。一个是面瘫,看了就想打一顿。一个一副不可一世的少爷样子,也想揍一顿。还有一个一脸瑟缩,怎么看怎么想打一顿。”

王俊凯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源。

王源立刻说道:“凯哥,我现在已经不想揍你们了。”

刘志宏气愤道:“你还真想打一次啊!”

易烊千玺拍拍刘志宏的肩:“放心吧,他也就折腾下小弟们……和你。”

“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在给我添堵?”刘志宏揶揄易烊千玺。

“你猜。”易烊千玺卖萌。

刘志宏笑了:“你猜我猜不猜。”

易烊千玺也笑了:“你猜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刘志宏又被气笑了:“神经啊你!”

王俊凯瞥了一眼在旁边脑残的千文二人,自己说道:“我第一次见到千玺,就觉得他……呃……挺好的。”

刘志宏说:“一切尽在不言中。”易烊千玺推了刘志宏一下,表示抗议。

“刘志宏嘛,说起来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哭了吧,所以我就觉得,他一定是个奇葩。”

王源又狂笑:“HIAHIAHIA……”

王俊凯冷冷瞥了一眼王源,王源不再笑了,王俊凯接着说:“第一次见到王源不是在他们入社的时候,我们之前就见过了吧?”

王源缩了缩脖子,“是的。”

王俊凯笑了,“你自己说吧。”

“还是你来说吧。”王源讨好道。

“我刚转来的时候,王源来找过我茬,好像是要揍我。”说着,王俊凯又看向了王源。

“凯哥你说好不再提这事的。”王源开始装可怜。

“我今天突然不爽了。”王俊凯淡淡看着王源。

王源接着装可怜:“我当时就想找一个高二的练练手,试试看能不能拓展势力……然后就碰到了你。”

“你刚转来的时候……”易烊千玺突然回忆,“是你衣服很乱的回来的那次吗?”

王俊凯点头。

“是那次啊,我还记得你衣服纽扣被扯了。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呢。”易烊千玺笑道,“不过你没挂什么彩吧?”

“他当然没有,因为被打的是我!”王源忍不住抱怨一脸哀怨的看着王俊凯道:“我脸上都有乌青了,害得我旷了好几天课。”

“哈哈哈哈哈”刘志宏终于逮到嘲笑王源的机会了。

“谁叫你欺负我不认路,一脸纯良的把我骗到厕所,欺骗我的感情,还想揍我。”王俊凯说道,“对待不良,就要狠狠地揍一顿,这样他才会记住不再招惹你。”

 “不错。”齐思音点了点头,赞同王俊凯关于对待不良的方法,但是又说“不过王源把你领到厕所除了揍你,还能干什么?一起撒尿聊天吗?”

四个少年这才反应过来齐思音还在这。

“齐思音,这段别说出去。”易烊千玺说道。

齐思音邪魅一笑,“易烊千玺同学,作为一个在社团教室吃火锅的学生会长,你站在什么立场上要求我这些?”

“原来在这等着呢?”王源说。

“我只是想要维护采访者的权益。”齐思音义正言辞道。

“那被采访者的权益呢?”易烊千玺问。

齐思音没说话,耸了下肩。

“好吧,你想怎么样?”易烊千玺妥协了。

另外三人摇头,觉得学生会长真是靠不住。

“你们知道学校附近有一条小巷吧?”齐思音问道。

刘志宏点点头,其他人都一脸茫然。

“是不是那条大家都抄的近道?我经常走那个小巷的。”刘志宏问。

“就是那条。”齐思音点点头,“据说最近那条小巷闹变态来着,经常尾随经过的人。”

“不是吧?我怎么都没听说过?”易烊千玺觉得齐思音是在乱扯。

齐思音解释道:“其实主要是高三在传,据说是他们放学晚,天黑后才容易遇到变态。高一高二不是6点就散光了吗?那时候天还挺亮的吧,毕竟快入夏了。”

“刘志宏你有遇到过吗?你不是经常挺晚回去的吗?”易烊千玺转头问刘志宏。

“从来没有。”刘志宏摇头。

“我真的觉得这挺扯的,不会是高三生活太枯燥,编点段子娱乐一下吧。”易烊千玺说。

齐思音双手抱胸,“我本来就决定要把你们和这个小巷有鬼结合在一起做一个探索揭秘。你管他是不是编的?反正你们都必须做!”

“那我们做吧。”一直不说话的王俊凯发言了,“正好做个揭秘,让高三的安安心心复习。”

“顺道可以宣传一下我们侦探团。”王源立马顺着王俊凯的话说下去,尽全力讨好王俊凯。

易烊千玺终于点头了。易烊千玺都点头了,刘志宏这个挂名社长自然也没意见了。

于是侦探团一行人决定趁今天是周五,住宿的不住宿的都要回家的机会,天黑下来之后去那条小巷看看。

齐思音看事情都交待完了,就对易烊千玺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完事后,写份报告给我,我就当采访稿了。”

“也太敷衍了吧?”刘志宏忍不住说道。

齐思音耸了耸肩,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采访稿,说道:“把这些问题都答了,我就不一个一个问了。走了。”说完就转身出门。

 

“我是四角派的。”刘志宏说。

“我也是。”王源赞同。

“我也是四角派。”王俊凯说。

易烊千玺低头记着,在纸上写下“四角派*4”

“这都什么奇葩问题啊?连内裤穿三角还是四角都要问。”王源一脸受不了。

“难怪齐思音不想自己问。否则多尴尬。”刘志宏说。

易烊千玺写完后,又拿起采访稿说:“好的,下一个问题,初恋是在什么时候……”

少年们早早的来到小巷对面的面馆,一人点了杯饮料坐着,一边解决采访稿一边监视着对面的小巷,希望可以看到变态出现。

小巷被称为“小巷”其实不太贴切,但是却也找不到更适合的词汇来称呼它。它其实就是两个小区中间夹的一条过道,两边都是小区的铁栅栏。这里离上次少年们去的HELLO咖啡馆其实不远,中间就隔了个F高。不过两者却完全不同,咖啡馆那边很是热闹,到了晚上各种小吃摊都会沿街摆出来,F高的学生们称其为“黑街”;这条小巷因为被两座居民区夹在中间,所以十分幽静。附近只有马路对面的一家不大不小的面馆和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太好了,总算弄完了!”王源一下靠在了椅子上。

“我突然好想吃西瓜啊。”刘志宏转头看向窗外,如此说道。刚才的采访稿有问到“最喜欢吃的食物”。

“你不是刚刚才吃过火锅吗?还吃?”易烊千玺说道。

“火锅和西瓜完全是两类好不好,一个是主菜,一个是饭后甜点。”刘志宏解释完,又问道:“你们喜欢吃无籽西瓜还是有籽的?”

“当然是无籽的。”易烊千玺回答。

王俊凯和王源点头表示赞同。

王源又说:“不过我倒是不介意把籽吃进去。”

另外三人都觉得王源很奇怪,特别是王俊凯,瞪着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看着王源。

“你知道西瓜的存在意义是什么吗?”王俊凯突然这么问王源,“就是被吃。它们活着存在着就是为了被吃。”

“那猪也不是一样吗?”刘志宏问道。

“才不是呢,是人类一厢情愿要吃它们的,你去问问它们愿不愿意就这样被宰杀;它们被宰杀前撕心裂肺的惨叫你听过么?”易烊千玺代替王俊凯回答。

王俊凯点头,接着说道:“西瓜之所以愿意被吃,是为了繁衍后代。他们就希望有人把籽吃下去,然后籽就会寄生在人肚子里,在里面生根发芽,西瓜秧一直长到人的胃袋里、血管里、肠道里,长满人的全身,不停的吸收人的营养。人日渐消瘦,日渐憔悴,一直到西瓜秧撑破血管。宿主死亡后,藤蔓里头就会爬出一只只西瓜虫,去寻找下一个宿主。”

王源和刘志宏呆呆地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又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吃西瓜一定要吐籽。”

“脑洞好大啊你。”王源呆呆地说。

易烊千玺说:“你怎么知道西瓜是心甘情愿被人吃的呢?也许西瓜是一种全身都是大脑的生物,他们智商超高,比全世界的任何一个人类都要高。”

刘志宏和王源呆呆的看着易烊千玺。

“但是,西瓜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它们无法行动。它们没有四肢,也无法像蛇一样蠕动,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人用刀剖开,鲜红甜美的汁水是它的脑浆子……它越是聪明,就越是痛苦。”

“你脑洞也很大嘛。”刘志宏评价道。

“已经八点多了,变态怎么还没来。”王源突然提起正事

四人伸着脖子看向对面的小巷口,依旧没有人在那驻留,只是偶尔有人经过,也有人走进小巷融进黑暗里。

刘志宏一边看着小巷口一边说道:“其实你们别看小巷口挺亮堂的,里面其实黑漆漆的,小区里的路灯离得远,只有一点点白光照过来,勉强能看清脚下的路;有时候有风吹树叶,‘沙沙沙’的,怪渗人的。我每次都不敢自己走,总要在那等个人过来和我一起走,虽然是不认识的,但有个人陪着走多少会有些安心吧。不过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啦,经常会戴顶帽子遮着脸……”刘志宏说着说着,发现另外三人都转过头来,直楞楞地看着他,刘志宏便停下了,也直愣愣地看着三个少年。。

“变态!”王源说道。

“诶?!”刘志宏很不明白。

“刘志宏,你是不是经常晚回家?”易烊千玺问。

“是啊,我们社情况特殊,我经常要写报告的。”刘志宏答道。

“是不是经常走这个小巷?”易烊千玺问。

刘志宏点点头。

 “是不是经常在巷口等人来陪你一起走?”易烊千玺又问。

刘志宏又点点头。

“你就是高三在传的变态。”易烊千玺说。

刘志宏一脸惊恐,然后委屈的低下了头。

“天哪!”王源哭笑不得。

易烊千玺拍拍刘志宏的肩膀,“以后别在巷口等人了,怪渗人的。”

王俊凯说:“千玺你还要写报告给齐思音吧?你准备怎么写?”

“就照实说。”易烊千玺回答。

“不要把我说出来!很丢脸诶!”刘志宏喊道。

易烊千玺受不了的摇摇头,“那就写‘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少年’,其他都照实说。”

刘志宏点点头。

“那我们原地解散吧。”王俊凯说,“走啦王源,回学校。”

王源不能回家,所以本来可以在周末回家的王俊凯也不回家了。

“哦。”王源应道,又招呼刘志宏,“再见啦,小变态。”

“快走吧你!”刘志宏恨恨说道。

易烊千玺背起书包准备回家了,临走问刘志宏:“你还不回家吗?”

“你先走吧。”刘志宏回答。

易烊千玺看了刘志宏一会儿,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你不会是害怕吧?”

刘志宏恨恨地说:“老子就是怕怎么了?还不许我酝酿酝酿感情,壮个胆啊!”

易烊千玺看着眼前破罐破摔的笨蛋,摇了摇头说:“走吧,我陪你。”

“我又不是小姑娘,你陪我干嘛?”刘志宏板着脸说。

“那你到底要不要我陪?”易烊千玺拽拽的问。

“要。”刘志宏背起书包,和易烊千玺一起走出面馆。

面馆老板看着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

刘志宏一边走在黑漆漆的小巷一边问身边的人。“千玺,你陪我不绕远路啊?”

“谁说我是易烊千玺?你看看我到底是谁。”易烊千玺压着嗓子吓唬刘志宏。

刘志宏停下脚步,易烊千玺也跟着停下脚步,刘志宏转头看着对面人隐约的轮廓,表情越来越惊恐,突然啊啊叫着向前飞奔,很快就融进了黑暗里。

“切,胆子也太小了吧。”易烊千玺笑得很欢乐,摇摇头看着前方刘志宏刚刚进去的黑暗。

不知何时风开始吹了起来,周围的树木发出渗人的沙沙声,偶尔有鸟类的怪异叫声,树木摇晃,伴着远处朦胧的路灯白光,仿佛重重鬼影。

“呵,不会吧。”易烊千玺笑得越发艰难了,呆立在小巷中,易烊千玺心里头升起一阵诡异。

“咳”的一声,易烊千玺身边似乎有人在咳嗽。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头皮要炸开了,一边一脸惊恐的喊着“刘志宏!等等我!”一边像支离弦的箭一般,朝刘志宏刚才消失的方向飞奔而去。

 


评论
热度(82)
  1. 微微这样讲风若吹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