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强迫症

无声黑白:

考试复习中来个短文放松下。
第一人称,脑洞大开,不算写实。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我觉得我有轻微的强迫症。

这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体现了,我洗水果一定要洗两遍,我吃青椒肉丝第一口一定要吃青椒,很多年前我做一个综艺节目时,反复要求把道具摆正,还被那群怪阿姨调笑了很久。

有些细小的事情,在别人眼里完全不重要的事情,我却一定要坚持,如果我不能用自己的方式完成那件事,我就会坐立难安,甚至久久不能介怀。

我觉得王源就是天生来和我的强迫症作对的。他用完笔永远不知道合上笔帽,他的衣领永远不是整齐的对称,他洗完澡永远不知道把换下来的衣服收走,在私下排练时他的舞步永远和我们不一致。就连有活动去露营,我们睡在一个帐篷里,他也有本事半夜把好好的毯子睡成乱糟糟的样子。

我简直不能忍。

我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纠正他,他总是笑的一脸欠揍的样子,说,“老王你的强迫症不会好了。”

慢慢,我发现,我的强迫症遇到王源有明显加重的反应。并不是说,我怎么瞧他都不顺眼。而是,我越来越迫切的希望他的很多行为都能顺应我的意思,如果他没有,我就会产生浓重的焦虑感,以致我无法思考其他的事情。比如说,我希望我笑着看他的时候他也一定要笑,我瞪他的时候他必须一秒怂成球。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可理喻,毕竟再好的兄弟也不应该干涉别人的基本自由。我的内心并不想这样,可惜我控制不住,大抵强迫症都是这样,

我不知道王源知不知道我的强迫症已经发展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程度。或许他完全没注意,或许他早已意识到,只是在容忍我。我发觉,从小到大,王源好像从没有真的和我生过气,无论我做什么,他好像都会包容我。

嗯,他就应该这样,他必须一直这样。

你瞧,我的强迫症又发作了。

这些年来,除了我日益严重的强迫症,一切都很顺利。王源,我,还有千玺,学业与练习并重,成长的道路上早不乏鲜花和掌声。粉丝来来走走,我们三个的感情却一如往初。

直到,王源拍了一个电影。

王源今年读大二,川音,和我同校。上个月,那个国内很有名的导演突然指名要他做新电影的男一号。说起来,自从很久以前我们客串过一次好莱坞大片后,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得到正式出演电影的机会。

王源挺高兴的,虽然我分不清他是因为被知名导演赏识而高兴,还是和那个什么所谓的国民女神搭档而高兴。他在我耳边聒噪个不停,“白佳,白佳,是白佳诶。”熟悉的烦躁感再次涌上心头,烦死了,我现在迫切地想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我瞪了王源一眼,他果然闭嘴,唔,这还差不多。

电影已经开始拍摄了,好像挺顺利,听王源说,这讲的是一个求之不得的暗恋故事。啧,老土。

王源开始频繁地提到他的电影,确切地说,是提到他电影的女主角。他们好像很合得来,还交换了彼此的联系方式。这一天,我们去工作室录歌,中途休息的时间,他回白佳的微信,那边好像在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我听的极不耐烦,告诉他录歌中间不要说这么多话,他淡淡地回我了个,哦。

后来王源还是应约去找白佳了。难道他忘了这么多年每次录歌之后我们都要一起去吃鸡蛋面吗?录歌结束等于鸡蛋面,这在我心中简直像真理像定律一样,绝对不能改变。但是他匆匆和我打了个招呼,只给我留下一个很快消失的背影。有那么急吗?

算了,他不去,我自己去吃。到了熟悉的店,坐进了熟悉的位置,点了熟悉的鸡蛋面。除了老板十分讶异地问了一句,“王源怎么没来?”别的一切照旧。但是那种焦躁却来了,我不知道哪里不对,我以为我的强迫症体现在录歌之后一定要吃鸡蛋面,但事实证明,好像不是。

那是什么呢?

王源开始把白佳往公司带,他说他第一次演戏要多交流多揣摩。呵呵,谁知道呢。

那天,我路过练舞室,门没关严,我看见王源在给白佳跳一支舞。我隐没在阴影里,我发觉我从来没见过这只舞。更确切地说,我从来不知道王源竟然可以将舞跳的这样好。这只舞有点hip-hop的意思,王源的动作干净流畅,好像平时那个每个小动作都需要我纠正的人不是他似的,透过他的舞,我好像看见一棵生机勃勃的树。

在舞的末尾,他向前跳了一大步,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引得白佳一下子大笑起来。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安静地笼在笑做一团的两人身上,我突然想到很多年以前,我在节目里问王源对待喜欢的人会怎么做,他犹豫了好久,说,前者。

原来他没说错,他并不是犯蠢吸引,是我一直想错了。

王源演的电影找我唱主题曲,我本来对这电影题材嗤之以鼻,最后却莫名其妙应了下来。后来,我们去参加电影首映式,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和王源一起站上舞台的,不是我。

我坐在下面当嘉宾,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在台下作为观众看待王源的感觉,他好像,离我那么远。不知道主持人问了什么问题,不知道白佳回答了什么,反正是一脸娇羞的样子,台下粉丝突然疯狂的喊在一起!在一起!

等等,什么?

王源出道这么多年,没有过什么绯闻。除了我以外,大概从没被人喊过和谁在一起。而粉丝喜欢起哄我俩,嗨,这么多年,我们都习惯了。

被调侃的王源脸上没有一丝尴尬,反而是很随和地笑笑。我坐在粉丝中汹涌的声潮里,觉得困惑又奇怪的不安。为什么要起哄他们,我还坐在这里啊。

我想我的强迫症大概发作了。我的强迫症似乎包括了必须要和王源站在一起这一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就保持了这种习惯,无论是三个人还是很多人,我一定要和王源站在一起,如果没在一起,我千方百计也要凑到他的身边去。很小的时候,就有人叫我卡位大神了。没办法,你知道,强迫症是改不了的。

如今,我看着台上这两个人,很有冲动把王源领下台或者把白佳推下去。我知道强迫症是一种很难改变的思维定势,但我从不知道,对抗自己的强迫症是如此难忍。

外边王源和白佳绯闻满天的时候,王源和白佳补拍了电影主题曲的MV。作为彩蛋,有一个海边求婚的场景和一场吻戏。拍摄的时候,我也去了,以探班的名义。王源在我身边蹦蹦跳跳地说,“小凯小凯,我要拍吻戏啦,好紧张,我初吻诶。”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好像一根刺,我浑身都开始有一种微妙却持久的钝痛感。

算了,大概又是我神经质的强迫症。

王源把他的包翻了个底朝天,他念念叨叨地说“奇怪,明明放进来了,怎么没有了”,然后又转头问我“小凯你带口香糖了吗?”我回答说没有,他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下,然后偏了偏头,笑了,说“算啦”,心情好的不能再明显。等他走后,我从我卫衣口袋里拿出刚才被紧攥住的两条口香糖。

呵,我这算是什么强迫症?

海边有微风,对于两个从小在山城长大的孩子,大海是我俩小时候最单纯的向往及渴望。在这样好的天气里,在王源喜欢的环境里,我看着他一步一步朝女主走去,距离有些远,我看不清,他应该是笑的很开心吧?

我突然发现,我不能接受。

我不能接受他和别人站在一起,不能接受他对别人露出那种好像很满足的笑容。最关键的是,在今天,我恍然间有种真的参加他婚礼的错觉。这种错觉,让我疼痛到无法呼吸。

我不能接受,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他。我绝不能接受,我在王源的人生里,只能演配角戏。

拍摄结束了,大家收工开始往回走。王源自己一个人站在海边上,等我向他走去,他好像早有预料的回过身来,展颜一笑,像他11岁那样好似一道光照进我的生命。

我一步步朝他走过去,长久的阴霾一扫而空,我说,“王源儿,我强迫症不会好了。刚才那样,我觉得十分不合适。”王源闻言笑的更开,他的双眼好像容纳了整个宇宙的繁星,他说“那怎么才合适?”

我凑上前去,微微低头,毫不犹豫地吻上他的唇。

唔,该死,我早该这么做了。

我含住他的唇瓣,模糊不清的问“刚才是你初吻?”王源愣了一下,更加用力地回吻我,呢喃着“不,现在才是。”



番外 催眠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和王俊凯在一起这个念头已经在我脑袋里根深蒂固了。

没办法,粉丝十年如一日的调侃我们,而我在这种坚持不懈中居然十分自然地接受了。我一定是被怪阿姨们催眠了。

不过反观王俊凯,就什么事也没有。这么多年,他对外界的反应还和小时候我俩唱夏秋别人问我们看网上评论了吗一样,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些年来,他努力练歌,努力当学霸,努力做一个好leader,努力追番,就是从不考虑个人感情问题。啧,这个死宅。

王俊凯对我是真的好,只可惜这好实在是太过坦荡。

不行,这不公平。

我发现老王有强迫症,他洗水果一定要洗两次,他吃青椒肉丝一定要先吃青椒,他在意一些甚至有些奇怪的细节。

很快我就发现了,如果我做一些事情,引起了他的强迫症,他就会跟着我解决这些问题。比如,我不合笔帽他会帮我盖,我不收衣服他会帮我收,甚至我跳舞动作不规范,他会不遗余力的教我。

其实为了跟上整个团队的节奏,我自己在家练了很多次,但排练时看着他不时看向我,我就忍不住故意跳错一些动作。

有人说催眠是一种暗示,当你长期接收这种暗示,你就会对它信以为真,根深蒂固。

我发现当我无孔不入的侵进老王的生活,他的强迫症就会时刻对我发作。比如,我刻意保持每次分别后都会给他打个报平安的电话,有一次我故意不给他打,结果第二天早上就得到他怒气冲冲的质问。看着他眼下的青黑,明显是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但更多的是,窃喜。

习惯,暗示,催眠。我大概找到方法了。

有一次我们专辑得了大奖,我们三个人关了手机瞒着公司偷偷跑出去庆功。我们在一个钱柜小包厢里喝的酩酊大醉,老王乖乖的睡着了,完全没有平时那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千玺半躺在沙发上,眼睛半睁着,琥珀色的瞳仁在灯光下漂亮极了,他嘟囔着说“王源,你老说让别人耿直,就你……最不耿直”,“小凯他就是……”,他说到这顿了一下,好像在脑中费力搜罗什么,隔了一会,好像确定似的,大力点了下头,接着说,“哈”!然后,也翻个身睡去了。

不得不说,小千千真是个聪明人。

后来,陈导找我拍电影,女主是白佳。我知道,万事俱备,我的东风也来了。白佳是谁,国民女神,同时也是话题女王,关键词不外乎是炒作。从小到大我对炒作十分厌恶,但这一次,我欣然接受。

过程比我想象的曲折,但好在结果是好的。海边微风徐徐,王俊凯一步步向我走来,好像太阳也一步步跟着他来了。

即使是默默守护,这一天我也等的太久了。

对了,关于后来王俊凯问的那个初吻的事,我是骗他的。

两年前,公司为了一个活动组织我们去露营。半夜里,我感觉到王俊凯起身为我重新掖好毯子,我就醒了。我等了好一会,他又陷入熟睡,我在满是青草味道的帐篷里悄声说,“王俊凯,你一定要喜欢我。”

然后我在黑暗中小心却准确地碰触了一下他的唇,那,才是我的初吻。



评论
热度(903)
  1. 星辰无声黑白 转载了此文字

© 微微这样讲 | Powered by LOFTER